這個時代,需要吟遊詩人

(曾刊於明報世紀版)

記得日本有一個遊戲,名為《ef – a fairy tale of the two》,其中的女主角新藤千尋罹患了一個病,只能保有13小時的記憶,每天都要將自己的經歷和注意事項寫在筆記上,以免忘記重要的事情。當時我就想,如果有人不懷好意地竄改了千尋的筆記本,會不會就控制了她的行動和思想?

而千尋這個特殊的病,其實是所有香港人,不論是藍絲、黃絲、甚至是強調本土的勇武派,也集體患上了的病,一種沒有過去、沒有歷史的失憶症。

原因就在於這個資訊爆炸的世代,尤其是在Facebook世代,歷史和記憶越來越受被排斥,處於邊緣的位置。今天你在面書留下一件值得回味的事的帖子,但是幾天後就被幾百上千的新帖所淹沒了;加上新資訊在不同媒體推陳出新,原本幾十年前的事才會被人遺忘,現在變成了幾天前的事也會迅速退場。人類的記憶,因為資訊科技而變得不可靠。

這不啻是對野心家、煽動家的大喜訊。就算他們在謀取一己之私時犯下多少錯誤,只要他們的跟班不停在不同的媒體開新帖,再輔以資訊轟炸,就能改寫歷史,抹黑別人,甚至以錯誤的歷史去指揮這些善忘的人前仆後繼地為野心家和煽動家們去犧牲。

誰操縱群眾的記憶,誰就能控制民意

原本,第一群提出激進抗爭的群體,就是零五、零六年的時候,在囍帖街和天星、皇后進行抗爭的社運分子,後來被稱為「左膠」的人。當日他們為了喚醒因發展而麻木的香港人,重拾自己的本土歷史和意識,不惜以卵擊石,抗衡龐大的統治機器。到最後,今天的年青人,才懂得牙牙學語說「平衡發展和保育」。

可惜,樹欲靜而風不息,野心家,煽動家為了自己的權力慾,不惜對他們的敵人進行抹黑。藍絲帶的那一群已經深耕細作了十多年,從傳統媒體到現在的網上媒體,無一不冷處理政府的過失,抹黑反對者的人格。而因工作壓力大的香港人,很多已經遺忘了政府滿天繁星的瀆職和過失,只餘下對反對派壞的印象。

更令人痛心的是最近的勇武派,也學了藍絲帶的手段,意圖竄改歷史,以爭取群眾盲目追隨他們。他們的手段就是在網上的論壇和Facebook透過大量的留言轟炸,好讓自己的意見成為主流。如果有網上有反對意見,也迅速被這一留言海嘯所吞噬,最後被Facebook世代的人所遺忘。另外,他們也樂得發佈假消息來唱衰別人的人格。

於是,原本是第一群提出公民抗命、激烈抗爭的社運分子,在藍絲和勇武派合作下,迅速被打為過街老鼠。就算他們在不同的活動站於最前線,也得不到眾人的諒解。遺忘歷史,民粹就會來之不絕。

所以,在這個時代,更加需要吟遊詩人。吟遊詩人傳揚史詩,在希臘的黑暗時代保存了不少希臘的歷史,他們傳播事實,拒絕遺忘。希望在這個紛亂的時代,有更多人出來充當吟遊詩人,以抵抗野心家和煽動家竄改歷史的攻勢。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