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擦鞋仔難為!」

(曾刊於明報世紀版)

某澳洲籍大狀建議成立「反港獨法」,並自比岳飛,說岳飛保護了宋代的領土完整,國家統一,所以自己就算為了中國的領土完整和國家安全,也寧願做擦鞋仔。然後網上罵聲四起,認為某大狀其實擁有外國國籍,應該是可比擁有金國護照的秦檜。

先不論秦檜,就退一萬步而言,岳飛真的是如某大狀所言為擦鞋仔,那樣,若有記者訪問他,他一定大嘆,擦鞋仔難為!因為,他當初受到重用,是因為維護宋代的領土完整和國家安全;最後父子被殺於風波亭,也是因為維護領土完整和國家安全。

當權者天威難測,一時把領土完整和國家安全喊得大義凜然,一時把兩者棄如敝屣。如果不在適當的時候站對邊,諒你擦鞋功力有如韋小寶一樣,也只有落得殺身之禍。岳飛就是因為站錯了邊,所以得罪了宋高宗而被殺。

當初,岳飛因為厭倦軍中的權鬥,因而想淡出北伐,所以提議自己為亡母守孝三年,不管軍事了。但是當時宋高宗要以民族大義來鞏固皇位,所以不能失去岳飛此類將才,所以連下幾十度詔書挽留他,甚至要脅若岳飛不從就要流放他們全家,迫得岳飛再出山。

但是,當岳飛北仗大捷,直搗黃龍,快要成功維持到宋代的領土完整和國家安全時,高宗擔心欽宗回來就會威脅到他皇位,那怕岳飛保證不會擁立欽宗,只做高宗的忠臣,他仍然十二道金牌招回岳飛。最後,在金國暗示只要殺掉岳飛就可以保高宗一世皇位,高宗就以國家安全為名殺掉岳飛了,甚麼領土完整就全然不管了。

可見中國歷史中,所謂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從來是當權者說了算,若果當權者利益有損,那怕你像岳飛真誠維護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都得死在叛國罪的頭上。

另一個悲劇角色是秦檜,原本以為站對邊高喊「求和=國家安全」,一時權傾朝野,結果孝宗執政時重提北伐以維持領土完整和國家安全,秦檜就只好受到清算了。

近代的例子是,我們的祖國放棄了許多土地,例如伊犁、東北、藏南等地。又不見得某大狀要維持這些地方的領土完整。如果,有一些人堅持要維持這些地方的領土完整,又會如何?我最近看到一則新聞,說一個藏南地區的小解放軍軍團為了維持所謂的領土完整,已經死了二十九人,但是中央只是給他們一些虛銜,沒有實質支持他們,而國內的五毛亦本著中印友好的大前提對此噤若寒蟬,這些軍人只能繼續死傷枕藉。

由此可見,並不是所有領土完整都可以拿來擦鞋,表錯忠輕則受到冷落,重則丟腦袋。我真誠為某大狀擔心,萬一日後新人事新作風,認為香港如藏南般不是重要領土,那樣,香港的某處,就會成為某大狀的風波亭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