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禿鷹,告別不了包公

禿鷹終於退休,網民頻頻召喚小鳳姐,甚至祝賀禿鷹人生最後幾年。的確,在禿鷹治下,香港的警察不再政治中立,對於反對者有明顯的惡意對待,而香港的新聞自由自禿鷹治港開始,已經不停下跌。

想起了禿鷹,讓我聯想起包公。其實,他們只是硬幣的兩面。只是一個為民請命,對權貴鐵面無私;一個疑似為權貴請命,對反對者諸多留難。兩者人,都是傳統的中國人,沒有法治精神中,對程序公義的重視。

看到這裡的黃絲同好,說不定已經勃然大怒,認為我在為高牆添磚,打擊雞蛋。我絕無意為禿鷹護短,只是我們中國人,的確自古以來,就不重視程序公義,古代荀子有云:「有治人,然後有治法。」,認為結果正確可以不管制度法章,要去到黃羲之的《明夷待訪錄》,才開始重視制度的重要,但始終是微弱的聲音,不受重視。

不如,我們作一個假想,現在我們身在另一個平行世界,那裡的禿鷹和律政司,對藍絲或權貴用各種手段將他們入罪,一罪不成,改控以另一罪名,死纏爛打;警方甚至竄改證詞以使藍絲權貴更易鋃鐺入獄,被傳媒質疑的時候,就說「為民請命要道歉是天方夜譚」。然後黃絲被控,警方和律政司就故意放軟調查的力度,真的證據充足就故意告較輕的罪名,甚至大玩拖字訣,被質疑時就說「市民有不合作的權利,希望大家不要充當法官未審先判。」最後,禿鷹因為這樣而被梁振英勒令提早退休,我們這些黃絲網民,會不會去聲援禿鷹,為禿鷹不值?

當然,這可能是某一個平行宇宙的故事,現在破壞香港法治中的程序公義,是政府、禿鷹和律政司。然而,如果我們對這個平行宇宙發生的事額手稱慶,這可能代表我們其實和禿鷹一樣,都是不相信程序公義,只相信結果的人?

也許大家認為沒有甚麼問題。只要那些人是十惡不赦的,就算像包公劇中的展昭、王朝、馬漢用不符合程序的手段來讓犯人伏法,那就沒有所謂。

但是現代的法治觀不是這樣想。現代的法治觀相信,哪怕被告席上的是魔鬼,在法庭上牠也享有應有的權利。記得美國弗格森鎮一名白人警員開槍射殺黑人青年布朗,引起警權過大和種族歧視的爭議。但是當布朗被射殺前入商店行劫的片段被公開,華人的網民就好像得了失語症,不知如何評論。他們想乘機抽水說美國歧視嚴重,但是又自覺警察開槍射殺犯人是應該。

但是美國的媒體和知識分子不這樣想,他們繼續抨擊警方在這件事濫用武力和不遵守應有的程序,所以錯的一方仍然是警方。

這就是現代法治和禿鷹的包公律法觀分道揚鑣的地方。那怕犯人像包公中的陳世美十惡不赦,執法的時候仍然有一定的程序要遵守。除了因為程序公義可以減少冤假錯案的出現,亦因為西方人知道,如果不重視司法的程序公義,只重視結果,這把屠刀可以成為政府打壓異見的不二法門,一如禿鷹治下的香港——只要被警方定性為敵人,就可以不管任何規則而處置。但是,現實不是包公劇,不是所有犯人也是十惡不赦,有不少是關心社會的人,如果用包公律法觀來處事,這樣政權就可以把這張屠刀對準民間,一如南韓、台灣未民主化前,那些警政機關如何嚴刑對待反對者。

當然,禿鷹的厚黑在於,他利用香港人在包公律法觀和現代法治觀的爭扎,上下其手為政府護短。當警方打壓反對者的方法不符合程序慣例時,禿鷹就強調結果的重要,強姦程序公義,例如他的名言低調通緝就是好例子。但當暗角七警過了大半年仍未被檢控,禿鷹忽然說要尊重七警的不合作權利,忽然強調程序公義了(儘管是片面地歪曲)。他之所以能哄騙不少香港人,就是利用了香港人沒有完整的法治觀念的原故。

話說回來,香港人的走精面性格,又有多少人是重視程序公義?還是有利自己的時候就大談法治,不利自己的時候就破壞規矩以實現自己的利益?藍絲的論述就是在不停強調政府做的事都是福為民開,所以可以不管任何程序公義(例如司法獨立、立法會、言論自由),將這些東西斥為「反中亂港」,意圖為赤化修橋補路。當法官的判決不利反對者說,他們就說法官英明;但當法官判決不利政府,就痛罵法官不愛國、法棍。

連身為民主大本營的教育機構,之前的監事會選舉,也爆出懷疑現任幹事不依程序辦事,打擊反對者的選情的新聞。連這個擁護民主的教育機構也如此,我們還能期待有多少香港人尊重法治?

也許,無論黃絲和藍絲,都看得太多包公片,對於奸角的嘴臉都大為憎惡,所以希望能不拘規則地讓奸角們伏法。而這種移情作用去到現實,就改為憎惡與自己理念相反的人,所以心裡總是想用法外手段來對付別人。

身為信仰法治黃絲的我們,有必要理清思想,和禿鷹背後的包公式律法觀劃清界線。我們身為反對者,在和怪物作戰的時候,小心自己也成為了怪物,變成了送香港到末路的一群。我們在鄙視禿鷹破壞法治,也要將心中因為憎惡敵人而想葬送程序公義的心魔去除,告別禿鷹,也要告別包公。

但是前景不容樂觀,當反對者的陣營內,堅守普世價值和程序公義的一方都被譏為大中華膠或左賊,可能我們這些反對者,也有些人變成了包公,送香港一程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