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論看保皇黨脫逃

昨天政治方案被否決,而建制派突然之間有33個人離場,結束方案被大比數否決,做不到中央嚴令要將票數做成大比數支持,以責難泛民的效果。事後建制派辯稱是為了等發叔回來投票,這是十分懷疑的,以下是我一些陰謀論分析,歡迎大家討論,我認為這是計中有計,牽涉到中港的權力鬥爭。

先來個免責聲明,我不是國情專家,請不要盡信我的推論。

首先,我認為為甚麼要等發叔,是有玄機的。如果政改真的鐵定否決,發叔的一票就毫不重要,根本不用等他,只要用大比數的支持票來責難泛民違反民意即可。就算要等發叔,建制派有多人未發言,每人發言的話,發叔也有足夠的時間過來。

偏偏這個時候,就是在十二點時,建制派突然間不發言,並將議案付諸表決,這就令人懷疑其動機。要知道,當時是泛民支持者最少的時候。我大膽猜想,中共已經有收買了部分泛民,有足夠票數可以通過政改,只是加上發叔一票,就足夠通過政改。而選擇中午通過,是因為外面泛民支持者為數甚少,現在通過了,也不會有甚麼嚴重衝擊。

所以建制派才選擇離開議會,等會內人數不足,造成要等候的時間。這時候王國興和黃國健還信心十足,如果他們不是想像中這樣蠢,就是他們已肯定會場內人數不足。就算流會也沒有所謂,只是下次再有場外泛民支持者少的時候,發叔加建制派加泛民內鬼的票,就足以通過政改。

但問題是,有八個議員並不離場,我認為中共是一個老謀深算的政黨,這樣的低級錯誤怎會犯下?這個建制派全部都是狗,在重要時刻怎會臨時抗令?就像一向訓練狗隻站立,在表演的時候,牠不站立,這樣的機會率是很低的。

所以我猜想,這次投票的八個人,是收到中共的另一個派別的命令,才留在議會內。留心投票支持政改的八個人,除陳婉嫻和陳健波之外,另外自由黨五票和林大輝都是唐營的,他們的頂頭上司就是江澤民的上海幫。我認為是江澤民一派找中間人協調這些議員留在議會,以湊夠法定人數,讓政改以大比數被否決。泛民的內鬼見到大勢已去,更加不會跳出來說自己被收買了投贊成票,被迫要投反對票。

我認為這是習近平和上海幫的權力鬥爭,造成了這個鬧劇。如果中共內部真的是團結一致,這樣這種低級錯誤絕不會發生,頂多全部建制派外出造成流會,而等下次再通過政改,絕不會有唐營議員為了羞辱689而這樣做,他們也付不起抗令的代價。他們這樣做,可以就是在幫他們的上司上海幫辦事,借否決政改來羞辱習近平,因為習近平最近集權的時候所向披靡,現在他的命令突然間被一個地方議會所反對,尷尬之色可想而知。當然,事後習近平會否對這八個議員報復,江派會否力保他們,就不知道了。

這是我的陰謀論猜想。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