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will when you believe

政改表決還有最後幾天,林煥光先生質問反對者,否決後怎麼辦?如何去爭取民主?為甚麼不見好就收,袋往先?

這一派可以說是理性至上派。他們將政治化約為理性的利害分析,只有利益最大化才是王道。他們自信自己精密的計算,而道德和原則只是垃圾。

不過這讓我聯想起了《大時代》的大結局,丁蟹本著人性本惡打賭股市一定大跌;但是對手方展博卻不屑以股災來賺錢,所以賭股市一定升。結果「大奇蹟日」出現,丁蟹父子們也受到應有的報應。

故此,有時西瓜偎大邊,未必是正確的。也許你會說故事不可信。但是,科學研究應該比起政治權謀或故事劇情更可信吧?然而吊詭的是,科學發展往往不像林煥光先生和政改三人組所言,只依靠理性計算而進步;相反,科學家很多時候本著自己的直覺和信念,拒絕袋著現有的非常可信的主流理論先,堅持己見,結果反而刺激了整個文明的進步。

友人Isaac舉了科學哲學家Paul Feyerabend的觀點來印證。一般常識認為日心說取代地心說,是因為伽里略的理論比古人的理論解釋力更強,更加理性(有點像林先生勸泛民不要被感情沖昏頭腦)。但原來現實剛剛相反,原來日心說剛登場的時候,無論在數學、物理學、天文學觀察上都漏洞百出,解釋力比地心說更差;而當中有不少人更是因為反抗教廷專制而支持日心說。

面對雙方強弱懸殊,當時地心說的理論比日心說解釋力更強的時候,伽里略一行人是否應該像政改三人組所言,袋往地心說先,無謂爭扎?如果他們真的放棄了,那樣就沒有後來的科學革命和啟蒙運動了。而隨著之後的天文觀察技術和數學的發展,日心說才被證明是對的。Feyerabend總結,過度「理性」只會扼殺科學發展。

由此類比,連最講求「理性」的科學研究,科學家有時也得繞過「理性」,用自己的信念來推動科學發展。這樣,在政改的問題上,政府高舉的所謂「理性」、「務實」,未必強得過群眾對真普選的感性追求和決心了。儘管否決了,前路不一定易走,就像伽里略之後,日心說受到瘋狂打壓;但是,到最後,日心說仍然被證明是對的,就像民主終會戰勝歸來。

最後,就以一首歌作結,歌的背景是在迪士尼的動畫《埃及王子》中,摩西率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當時他們拋棄了埃及安穩的生活,拒絕「袋往先」做奴隸,在前路茫茫下,這首音樂響起了,大意是只要相信,奇蹟就會出現,是後一句就是,you will when you believe.

就像以色列人最後建了國,日心說被確立。我相信,香港人在眼下一刻拒絕「袋往先」,真正的民主將會到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