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平行宇宙;我們‧動力

李安在宣傳電影《斷背山》時曾言:「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來形容人難以言傳的欲望;我就主張,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平行宇宙。

平行宇宙,是所有人的酒,哪怕這個人一生滴酒不沾,他也一定喝過平行宇宙這道「酒」。這「酒」,與李白和陶淵明詩詞中的酒也不同,它不是專為失敗者而設,連呼風喚雨的成功者,那怕他有多堅定的意志,也得拜倒在平行宇宙的醇香之中,為它而失魂喪志——短則一、兩分鐘;長則漫漫長夜。

上至號令眾人的權者,富可敵國的商賈;下至流落街頭的街友,身陷劏房的窮人——都對平行宇宙的自己,有著不可估量的恐懼或羨慕,甚至兩者有之。當人們在回首過去的時候,權勢者可能慶幸自己選擇正確,否則就可能像平行宇宙的自己身敗名裂;然而,他們也對於平行宇宙中,擁有平凡的幸福的自己感到妒忌,因為他們注定要一生爾虞我詐下去,不能靜心。而受困苦的人,也悔恨當初的選擇錯誤,若果選擇另一間學校,考試作另一番答案,選擇另一份工作,這樣現在的自己就可能活得更好,更完美。

所以,在平行宇宙的自己,就像那酒鬼在夢中的自己,總是過得比真實的我們好,值得我們去仰慕,是我們的終極偶像,值得我們「但願長醉不用醒」,去永永遠遠成為他。

然而,是否有一些人,不會沉溺在平行宇宙這如酒的虛幻美好,清醒地面對現實,那怕現實是灰暗不明,也不後悔自己的選擇?如果有這種人,恐怕,也稱得上是尼采口中的「超人」吧!?

我不知道,因為我軟弱得妒忌另一個宇宙中的自己。但是,有時候,我又不想將自己愚蠢和失敗的選擇予以改變或一筆勾銷;因為若是這樣,我將變得不是我,連妄想平行宇宙中的自己的基礎,也變得無從談起了。例如,正因為我失敗,所以我才對基層的困苦有很大同情和感通。若果我是公開考試狀元,進了商科,是否會變得冷血無情,銖錙必較,把人當作工具,用完即棄?不,我不想變成這樣的人。

看起來,就算不是「超人」,有時候,我們也對自己的選擇,那怕是失敗和愚蠢,也有莫名的光榮。因為沒有失敗的自己,也許就成全不了平行宇宙中那完美的自己,是我們控制他們的存在與不存在,生與死,而不是顛倒過來。

更重要的是,我們還未到人生的終點,也總有機會,嘗試朝平行宇宙中的自己前進一點,儘管我們可能失敗,但自有後人為我們這些無名者歌頌。

突然聯想起孔子。孔子是因為與國君不合而出走魯國,晚年他一無所得,回國修撰《春秋》,他在晚靜無人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若果當初他願意奉承國君,現在可能是呼風喚雨了權貴了,他,願意跳進去這個平行宇宙嗎?不,我想,他可能只是想一想,然後又埋首寫《春秋》,為自己心中的天下努力了。

所以,我們,就算是喝過平行宇宙這酒,也可以像孔子一樣,不後悔自己的決定,繼續前進。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