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珠甜心男孩:顛覆性別定型

日本真的是一個奇妙的國家。說保守,她有某些方面比香港還保守;說開放,她的作品的開放性,比起香港的作品大膽進取得多了。我看漫畫一向是小眾的,現在推薦一本可以稱作「女性主義友善」的漫畫:《水珠甜心男孩》。

誠然,最後漫畫的套路仍然是王子保護公主,但是劇情的發展卻打破了一般人所想的性別定型:男的一定要剛健、女的一定要柔弱。

女主角仙石芽衣是女生劍道部主將,曾打入全國大賽,又曾經幫女同學打退色狼,擅長幫女生搬重物,是一個剛強的人。相反男主角藤司郎卻擅長一切家事甚至反過來教女生縫紉、製作甜品,體力虛弱,氣質十分像一個女生。學校的女生說,最好芽衣就是男生,很想被她保護;學校的男生說,最好司郎是女生,好想和她交往。

故事的開始,就在於司郎向芽衣表白,但是芽衣只想專注自己變強,無暇談戀愛,所以拒絕了司郎的表白,但是經歷過種種事件後,芽衣不得不感受到司郎的強大,以及自己的力有不逮。

一般的「逆後宮」動漫畫,都是公式地以「柔中帶剛」的女主角去保護「軟弱的」男角。但是這個漫畫有趣的是,將芽衣描寫成一個很剛強沒有弱點的人,一開始的情節都是在描寫芽衣的強大。而看不出司郎會有強勢的一面,而且他說話也十分娘娘腔。

但是往後的發展,故事就會描寫剛強的人也會有軟弱的一面,當芽衣被跟蹤狂纏繞,因受傷而無法還擊,司郎挺身而出保護她;在陸運會時,偷竊犯用刀想挾持芽衣時,芽衣被司郎推開。雖然這兩次司郎都是用扮女生的方式,讓對方誤以為自己是人妖嚇退對方。

一般人只是看表面的強大,所以芽衣在陸運會趁司郎和偷竊犯糾纏時打昏了偷竊犯,就被所有同學稱贊成「很強的人」。但是只有芽衣知道,當時是司郎挺身讓她不被挾持,於是芽衣開始反思甚麼是強大。這也符合女性主義對主流文化的批評:並不是有女性氣質的人就是虛弱。

然後敗給芽衣的男劍道部主將七緒過來向芽衣挑戰,芽衣卻不像以前能夠快速取勝。這時候她自責是否變軟弱了,但是司郎過來開解她,說自己也許擾亂了芽衣的心,但是因為相信芽衣很強,所以不會離開她。讓芽衣釋然了。

同一天,芽衣為了救女同學而腳部受傷,在和七緒作劍道比試時快要輸掉的時候,司郎不管自己身體虛弱,出來把七緒的竹刀擋下,痛罵七緒不關心自己心儀的人。讓芽衣重新了解自己之前所想的強大有很大缺失,為了了解司郎的強大,於是想和司郎約會一天。

之後的劇情就按下不表,因為想鼓勵大家支持本作者,買下這本漫畫。這本漫畫畫功不俗,而且劇情有趣,值得一看!

而且,它也顛覆了主流作品給我們對情侶的認知。主流的作品一向是以剛強的男性保護柔弱的女生以主調,但是這個作品卻作出批評,女性氣質不代表弱,有時也更加強大。而且芽衣和司郎是互相幫助的,沒有一方比另一方強勢,這讓我們反思,情侶一定要像文化霸權給我們的認知般,有主從之分嗎?

另外,芽衣原本擔心自己的強大會被溫柔的司郎所侵擾而變弱,但是我反而認為,正正是因為和司郎相逢,才讓芽衣重新反思甚麼是強大,強大其實不是她想像只要有剛強氣質就可以。最後,這次相逢,反而成為她進步的動力!就像井底之蛙從井中跳出,才能了解世界之大。

誠意為大家推薦本作品。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