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革新議會:這會淪為共產黨的承諾嗎?

曾刊於明報觀點版

學民思潮領袖黃之鋒提出司法覆核,爭取參選年齡降到十八歲,並謂這是帶青年視野進入議會,對此,我雖然支持,但不感到樂觀。

就像共產黨在蘇俄和中國革命,承諾改善最受壓迫的工人和農民的處境。然而建政後,共產黨立即違背承諾,極盡壓迫工農之能事。恕我妄言,學民思潮可能是一群披著青年表皮而視野老年的社運分子,並未能在青年議題有甚麼新衝擊。最後,青年入議會,只會淪為一個口號。

共產黨在革命時都尚算有政綱吸引工農支持,提出工農的願景為何。然而學民思潮成立幾年,除了反國教、反普教中及最近的反TSA之外,並沒有一個像樣的青年政綱可以號召政治冷漠的青年重燃激情去參加社運。

政治冷感的青年,並不能用一些宏大的議題(例如命運自決、修改憲法)來吸引他們關注,因為無力感已經讓他們不了解事情的重要性。改變,得從日常生活的議題著手,讓他們在為自己的權益奮鬥時,知道政治是可以改變命運,他們才有機會從中參與更大的議題為其他人奮鬥。

最影響青年的範疇,莫過於學校和流行文化。但是不見得學民思潮對青年在學生的權益有甚麼有力主張;舉如學校對學生的人權限制(例如髮型服飾的限制)、民主的無理操縱(例如用行政手段對付學生會)、訓導老師權力過大、校規沒有經過學生的「制憲大會」討論及影響然後執行(很奇怪學民思潮為甚麼不提校規要「命運自決」)、民主治校及規劃功課等等。這些議題,都是深深影響青少年生活,影響青少年如何看待政治,是屬於徒勞無功,可以放棄還是奮勇抗爭,永不放棄?若果學民思潮要培養一種新的議政文化,好應該從這些切身的青年議題著手。然而,我總是難以在主流媒體看到學民思潮對這些青年議題有所倡議。

這是因為學民思潮目前被宏大議題弄得疲於奔命,無力倡議?還是議題不夠宏大,不值他們去爭取?還是他們心中其實都擔心容許青少年對自己的生活自決會「亂」?我不敢猜度他們的心中所想,但若果有少許後兩者的思維,他們,又和立法會的老人政治,有重大的分別嗎?

最後以一個故事作結。在國產片《走向共和》中,孫中山就任總統,一個深受皇權思想影響的農民「謹見」孫中山。此時國父不是用宏大的道理去教這農民民主的重要,而是透過宣示共和國的官員和人見面、吃飯等等日常生活,向農民呈現甚麼是共和。若果有一天,黃之鋒有幸當立法會議員,有一天接到一個個案,是一個青年質疑Online game的虛寶抽獎機會率不透明(這是青少年生活的日常一環),黃之鋒是以此為契機去傳播民主?還是因為理念不夠宏大而拒絕?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