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化」的系譜學

曾刊於明報觀點版

鉛水事件,泛民對政府窮追猛打,並在備戰區選時也用來批評建制派的對手。而建制派總是回應一句,泛民把民生問題政治化。

甚麼是將民生問題政治化?政治乃眾人之事,既然鉛水問題牽涉公眾,已屬政治,又如何再政治化?但是,每當建制派將用「政治化」來攻擊泛民,總能挑起公眾對泛民的負面情緒,而泛民總是被迫三令五申,他們沒有政治化事情。

這種非理性的情緒,其實是中國歷史多年來的發展,影響我們的集體無意識。

建制派所指的「政治化」,潛台詞指泛民以一些大義凜然的議題作借口,事無大小都攻擊政府,影響香港和國家的穩定,為外國勢力服務。在西方人看來是很奇怪的,在野黨批評執政黨的做得不足,執政黨起碼會表現得虛心受教,不會扣在野黨帽子,說他們「政治化」執政黨的缺失,以權謀私。他們所言的以權謀私,是要真正調查到該政客收受某團體利益為其賣命,方才成立。

然而,在香港,凡批評政府,都會先被扣上「政治化」、立心不良的帽子。這可能和中國歷代的黨爭有關。說白一點,就是中國人思維分不開道德和政治的範疇,以致思想混亂,加上奴性,所以才先驗地認為反對派議政都是動機不良。

以宋代的新舊黨爭和明代的東林黨爭為例,雙方都不是理性討論政策的得失,而是自稱自己一方的黨友都是道德高尚的君子,敵方黨友都是奸惡的卑鄙小人。兩方對於對方的政策討論完全不管,只是不停扣對方帽子,批評對方議政之名,謀利為實。他們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鬥垮另一個敵對集團。然而最黑暗的是,無論是哪一派上台,他們最後都會官官相衛,結黨營私。

將政治泛道德化,無法監督官員慎獨,反而歷代黨爭都是以道德之名行私利之實,一直到近代的國共兩黨鬥爭無不如此,這樣深深形塑中國人的潛意識,犬儒地認為凡在公眾事務出聲的人,都是以權謀私,不懷好意。代議政制在香港只是三十年的光景,無法扭轉港人那種種幾千年來累積的偏見。加上政府在回歸前比較正常,是回歸後開始禮崩樂壞,開始對市民張牙舞爪,這造成市民的思想空白,他們始終比較願意妄想政府是為人民著想,批評的人都是在搗亂。就像傳統中國人相信皇帝是聖君,只是官員的黨爭和貪腐讓人民受害。

所以建制派能夠以「政治化」攻擊泛民有效,就是利用了中國人的「反官員不反皇帝」的思想,以及英治時代政府積累的「善治」名聲,來愚弄市民,污衊批評政府的人都是以私利為目的,就像以前黨爭的官員一樣,而皇帝(政府)都是身不由己,是被迫不作為的聖君。

是時候學西方的一套,西方政治最精明的地方,就是承認所有人都有實利的欲求,所以政治家在從政前,請先申報所有利益聯繫,在執行政策有利益衝突就得抽身,被發現有嫌疑以權謀私就得下台,而不是像香港人祈求一個聖君自我慎獨,只懂抱怨反對者把問題「政治化」!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