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我不堪回首的補習時光

幾個月前有中文補習天皇以近億元被挖角一事,令人反思現在的教育文化。然而,補習是不是有用?如果回想起我不堪回首的公開試記憶,我只能這樣總結:補習只能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對根底好的人,補習或可助其奪星爭甲;但是對於根底差的人,補習只是虛耗金錢,最後一場空。

我在高考時代曾經在兩間名氣很高的補習社補習過中文、英文、中史、歷史,但是最後也只能倉惶敗走大專,然後費盡吃奶的勁才升上大學。其中中文、中史、歷史都大約有一個C,但是英文因為底子太差,結果補習也幫不了我,最後下場堪虞。

回想起來,中文、中史、歷史都有一個C,是因為自小都愛好此三個科目,在大量的閱讀下,自然爛船還有三千釘,成績還能見得到人。但是補習這三科是否有幫助?我覺得其實和飲香爐灰和符咒水沒有甚麼分別,都是買一個安心,在安慰劑效應下讓你見到試題時不致太過慌張,能夠靜下心來回答。

我們恐懼甚麼?就是答出來的東西,不能命中考評局所擬好的標準答案,以能取悅改卷員,爭取到高分。雖然每一年的考評報告中,考評局都三令五申標準答案不是唯一的評分標準。但是全體學生,包括我也不相信。

就像打工仔會千方百計取悅上司以便仕途暢順;我們考生也會不惜工本去找到一個終極答法能夠取悅評卷員以爭取大學入場卷。當一些補習天王挺身出來表明自己有方法輔助學生們順利在考試中答到最佳的答案,我們就像在溺水時找到救命稻草,先抓起來再說,這也是無論成績好壞,學生也會去補習。

但是補習社比起日校,是更加功利和非人性化。因為他們的課程設計完全是為了輔助學生取A取B(現在則是五星星和五星),對於能力稍遜的學生,他們更加缺乏資源去關注,這些學生只能自求多福,看看能否領悟一招半式,在考試過關。若果日校已經忽略了成績稍遜的學生,那麼提供影像班的補習社,更加不能幫到考生了。而我的英文底子太差,所以在補習社的艱辛課程和詞彙下,仍然摸不著頭腦,結果沒有好結果。

這也是補習風氣大盛的原因。然而,若果根底好,補習是否真的可以保證有A有B?有時真的要看運氣。在大學時期讀文化研究,其中一個理論是伽達默爾(Hans-Georg Gadamer)的詮釋學。很顯淺來講,他指出我們考生所追求,定於一、能夠取最高分的模範答案,是不存在的。因為所有人都有偏見,考官會根據自己的經驗和所知,來詮釋不同考生的答案。那怕有兩個考生的答案進路和內容是大致相同,也會因為他們的用詞、遺詞、例子,考官會因為他們的人生經驗而作出不同的詮釋,產生不同的喜惡來作出不同的評分。故此,是否取五星星,就看你落在甚麼考官身上。(按:通識科拿五星星的張秀賢,有題大題也只是拿極低分數,很可能是因為他遇到保皇的考官!)

所以,若果我再去考公開試,也許最好的方法是,不要患得患失追求模範答案,在閱讀考評報告避開大忌之後,做你自己就可以了。至於補習,還是量力而為吧。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