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論泛民為何要為本土派崛起負責?

記得有個知名左翼寫了一篇文章,析論美國的自由派為何要為Donald Trumps此類極右政棍在最近的美國政壇獲得巨大的支持度而負責。

他的解釋是,因為美國自由派只空談寬容、自由等概念,但是卻為最近幾十年興起的新自由主義和資本家服務,大力地劫窮濟富,無視中下層的群眾生活困苦、工作不穩、收入銳減,也不談及政經改革,財富再分配的倡議,結果只要有一些極右的政客主張外來者是一切問題的成因,中下階層他們就會瘋狂支持排外和極右。

回到香港,旺角騷亂的被捕者大多是基層,為甚麼他們會忽然同意雙黃一陳的仇恨大陸人論,甚至上街作暴力行為?我想因素和為甚麼Donald Trumps受到追捧,是差不多的。就是因為香港的泛民和自由派政客,一直以來沒有給願景和論述給予中下階層的市民,結果極右抬頭,他們就節節敗退了。

這種願景和論述是甚麼?就是在政治和經濟的論述方面強調階級矛盾,去穩住中下階層的心,讓他們了解自己貧窮和受壓迫是因為中港資本家和政府勾結而來的結果,所以抗爭就應該針對他們,而非另一個族群。

但是回歸以來,主流的泛民政黨一直以中產選票為標的,他們深恐強調階級矛盾會流失中產的選票,所以在政網倡議和公開論述,都是比較強調民主自由等抽象價值對港人而重要,而比較少強調資本家和新自由主義如何讓香港的基層水深火熱。因此,現在雙黃一陳將香港一切問題歸咎於大陸人,就像美國的Donald Trumps強調墨西哥人和穆斯林是美國人的敵人,兩者都得到不少貧窮的本地人支持。

這也許是左翼放棄了強調階級矛盾,轉而和自由派的論述滲和下的惡果。我見本土派很多無知的網民,大多將自由派和左翼的論述混淆,就是明證。例如他們以為左翼只談道德寬容,大愛包容(這剛巧是左翼不會無條件接受的),這正暴露了現在左翼的不湯不水的困境。

記得聽周末趙集節目中,趙善軒指城市的中下階層因素恐懼競爭力不夠,所以就傾向排外。這點我從另一個民主黨派的大佬,也聽過相同的論調。但我認為這個問題忽略的是,若果一個地區的就業工作前景,福利政策做得比較好的話,排外的情緒就不會太強。但是一些排外比較嚴重的國家,都面臨基層工作流失、褔利保障衰退的局面,在對前景感受不穩的時候,極右思想很容易得到追捧。

所以為甚麼梁天琦在補選時為何在公屋區拿到不少票?多數就是那些貧窮又看不到希望的人支持他,就像Donald Trumps得到許多藍領白人也支持。相反中產由於有相當資源,所以不會支持本土派。但中產的下一代因為政經問題,置業困難等,又會比較支持本土派。

而香港由於政策掌握由政府控制,所以政府這幾十年來讓劫貧濟富,漠視中國資本對本港的傷害(例如小店消失,而名貴店林立),其實是埋下今天本土派坐大的惡果。而泛民在這十多年沒有階級矛盾的政策倡議,結果原本的潛在基層支持者,被雙黃一陳以族群仇恨鼓動所收割。

若果要重奪民間的大多數支持,我覺得只能重新由強調階級矛盾做起,就是要不停對本土派他們忽略資本家剝削工人階級的論述空白作出窮追猛打,揭示本土派有向資本家投誠的本性,總目的是為奪權和議席,而非為香港人著想。將他們和資本家打成為一個勾結群體,這樣才有希望將群眾支持族群矛盾的趨勢擺脫。但是強調階級矛盾,香港的自由派政客願意嗎?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