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真是「垃圾食物」?看了這個人的理論,我不禁改變立場了……

最近六四過後,自詡最為香港人著想的本土派「悍將」周豎峰,稱支聯會等人是對香港有害的垃圾食物。一邊廂,不少媒體都進行專題訪問,探討大中華派和本土派政治人物的論點和分歧。然而,選民在選擇候選人時,他們的身分認同,真是重要嗎?從左翼的列寧的觀點參考,其實,就算大中華真是垃圾食物,笨土派也是!

當時左翼內部對於是否接受宗教人士加入共產革命有所分歧,部分人認為馬克思主張無神論,所以不應讓宗教人士加入。但是,列寧卻指宗教只屬於私人領域,不阻礙一個人參與革命。他說,所有共產主義者的共同目的就是爭取建立地上的美好世界,至於死後是否有天國的存在,死後才爭論吧。

就列寧這個角度來引述,最重要的,就是候選人能否為香港推進一個公義、平等、惠民的社會;只要他/她能勿忘初衷,並非是獨尊我族的狹隘民族認同,是否主張大中華,還是本土,只是不同的「神主牌」,沒有很大的意義。

然而,現在的議員,無論是主張大中華和本土,對爭取平等公義的社會,都較乏力無為。

我並非主張早期大中華反對派,都是行禮如儀,毫無功績。正如劇集《走向共和》中,梁啟超建議李鴻章擁護光緒建立君主立憲國,結果李鴻章大嘆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仍然進京和列強談判,簽下賣國條約。

回歸早期的香港,民風保守,因此反對派不敢作激烈的議會抗爭,也是時代的局限然而,現在香港的貧富懸殊日益嚴重,市民生活困苦,年輕一代看不到未來,民心求變。大中華反對派好應該徹底加入議會抗爭(例如拉布),大幅度提升特區政府的管治成本,逼使政府讓步,也能間接啟蒙國內抗爭的民眾。本土派以香港為本,也應奮力參加議會抗爭,連結大眾

然而,大中華反對派和勇武本土派卻沒有盡力議會抗爭,遏止政府通過大白象工程和擾民的法案

例如曾有教協理事要求身為教協的議員盡力拉布阻止遞補機制剝奪市民權利,竟被大比數反對!最近有些大中華政黨不顧民間對肥富瘦窮的預算案怨聲連連,竟不作抗爭,投票通過!這樣可能已經背叛了八九民運的精神——當時,廣場的民眾正是反對專制和貧窮;但是某些大中華政黨的政客,口中雖然講關切八九民運後中國越發專制,權貴資本主義剝削同胞的問題;然而其政黨卻越發疏離人民,又多次不就右傾的政策作出反對,幫權貴資本擴大壟斷,逼害同為中國人的香港市民。這些人,也未必是很貨真價實的「大中華」。

至於本土派,他們主張香港的問題來自中國,所以要中港分隔。他們為了攫取支持,也會譴責貧富懸殊的問題來自中央政府對香港的控制。

但是,若果有選民以為支持本土派能改善民生,恐怕並非如此。歷史上告訴我們,不少在二十世紀早期爭取獨立或自治的人,都以反對貧窮和殖民者為號召,但是,在獨立後,他們旋即勾結財閥剝削曾追隨他們獨立運動的窮人,並以狂熱的本土認同繼續愚弄民眾支持。

觀乎本土派的言論只反國內窮人,不對紅色資本作勇武抗爭,其陳姓精神領袖稱要繼續財閥統治和丁屋特權,而其黃姓政治領袖多次缺席議會抗爭,甚至成為懶惰議員之一,他們真的以「本土」市民著想;還是為特權著想?

總結來說,筆者認為求變的市民,應該醒覺投票的準則並非誰是大中華或是本土,而是了解候選人是否有參加議會抗爭的決心,以及是否有惠及大眾的政策,還有是否以人民為主體。選民,要起義,選一個為香港市民真心服務的人。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