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平反六四竟是世界潮流?聽到這個理由,我不禁灰心了……

不少激進的本土派都提出反對支聯會的「建設民主中國」綱領,要求只管好香港的事務就好。

更準確點說,主張閉關自守而不參與國際事務的政黨,一如主張和中國割捨的本土派一樣,在世界各地越來越得到支持。例如早前差點當選奧地利總統的極右參選人,就以脫離歐盟為政綱中心。緊接而來的英國右翼本土崛起,使它脫歐的機會一半一半。而美國的特朗普反對美國再派軍隊到海外,主張日韓自付美軍軍費,美國軍隊撤回國內,這種言論仍無損他獲得四成多支持,支持度開始和希拉莉接近。

由此可見,所謂的本土派反對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和中國切割的心態;不如說他們和世界各地的右傾選民一樣,放棄了地球村和世界公民的概念,轉而主張閉關自守

左翼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引用日本學者柄谷行人在「世界史的結構」的理論,指出當經濟危機出現時,左翼的世界革命理想破滅和自由派無法改革改善貧窮的情況下,大多數人就會轉投右翼,用柄谷的說話,就是他們期望在一個國族底下實現再分配的政策,不再對世界大同抱有期望。

我認為問題不在於港青缺少大中華情懷而反對支聯會綱領,而是因為和支聯會關係密切政黨和自由派,自九十年代初起提倡右傾的經濟政策,使得基層和中下層的生活日益困苦。當大陸人大批來到香港炫富炒賣消費,他們把責任歸咎於大陸人(而不自知他們需要的是宏觀經濟改革),加上本土派的煽動下,他們認定要和中國切割方可自救,支聯會的綱領只是陪葬品

過程類近歐洲各地極右抬頭的原因。最初歐洲各國為了保持歐盟體制和歐元的穩定性,需要削減國內福利和減少金融管制,推行新自由主義,已經打擊基層和年輕一代。而在金融海嘯後,歐盟為了拯救各地的債務和銀行,再加緊削減福利和推行緊縮政策,使得基層和年輕人生活更困苦——他們記恨政府為了維持歐盟體制而犧牲人民福祉,在極右政黨提出要捍衛自己國人的福祉和脫歐,他們就會紛紛支持了。

特朗普提倡種族仇恨卻得到不少基層白人支持,也是因為無論民主共和兩黨執政,都大力推行新自由主義,和華爾街大亨過往甚密,劫貧濟富,都使基層白人困苦。當特朗普以富人自居(即不會屈服於華爾街),又給這些人一個仇恨的對象,自然獲得支持。

原本,香港的泛民一如歐洲和美國的自由派,得到中產的支持就能保有政治地位,但是全球都出現了日本學者大前研一所言的M型社會(貧者越貧,富者越富,中產迅速消失),當窮人越來越多和越來越年輕化時,他們遇到經濟危機時最為受害,相當一部分成員就更容易支持排外和極右及壯大極右政黨,因為他們像柄谷所言,不再相信國際合作,而是相信在一個國族內建構均富政策。

是故支聯會應檢討的,不是他們的綱領是否已過時,而是他們的友好政黨,應該停止主張右傾政策肥富瘦窮,然後建構一個跨國界的政經改革願景,才能燃起本土派青年對中國的情懷。

原題目:從左翼看「反對」平反六四成為世界潮流的原因,曾刊於明報觀點版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