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皇仁狀元準醫科生回答Idiot之處

DSE結果出籠,傳媒例行公事,都是問應屆的狀元的心儀入讀科目是甚麼,還是他/她就政治議題的取向。

這種心態反映了一種反民主的心態,兩年前我已撰文專論。作為真正的自由主義者,就得相信所有人是理性的存有,他們以理性所得出來的政治意見,都應該在公共場所得到反映、得到彰顯、得到討論。絕不能因為僅僅他的身份是DSE狀元,他的意見就是無冕之冠,備受額外的關注,這絕對是反民主的。

但這個狀元的回答,實在是白痴得可以。無論傳媒問他任何問題,他都以無意見/中立為由推搪回應。其實得體的回答,應該是答謝傳媒的厚愛,然後表明自己一定會仔細找相關資料分析,再找出一個理性的意見,不失有節有理。

但偏偏這個準醫科生,選擇了最差的回答方法。若果日後有病人不幸由他來斷症,他又用今天回答方式,用無意見/中立等回答病人,病人恐怕最後是蒙主寵召,立見天國。希望之後的大學教育,讓他成為有擔當的醫生。

然而,就算大學教育讓他成為有擔當的醫生,願意負起責任來斷症,但他,能否成為一個完整的「人」?我是懷疑的。

早在古希臘時代,亞里士多德已斷言完整的人,必定是一個政治的動物。英語Idiot(白痴),其字源來自希臘文,意指不管政治的蠢材。當時採用民主制的希臘城邦的城邦人(當時的城邦比較小,可以全來城邦的人參與一個政策討論和投票決定)知道,一個公正的政治體制、政治討論、政治決定能左右一個人、甚至是整個城邦的福禍興亡,所以一個人之所以為人,就在於他是政治的動物。

相反,奴隸就不需要政治,因為他們只需要為主子工作就可以。遺憾的是,皇仁狀元的回答,反映他寧願做一個高薪厚祿的奴隸,而不是成為一個人。

當然有港豬會反駁,不管政治,真的會大禍臨頭?我的回答:是!現在的地球,人類已經有足夠能力可以將其毀滅(例如核子戰爭和溫室效應),任何人想仿效皇仁狀元不管世間政治,做現代版陶淵明,已絕無可能。身邊的一大一小政治變幻,能夠左右你的未來,甚或你的生死。因而,是這個大時代強迫我們一定要參與政治,而不是從中逃脫。舉個例子,若果今次英國的脫歐公投,英國人再理性討論,再踴躍一些投票,事情就不會無可挽救了。

再說皇仁狀元準醫科生,就算你想做不管政治的賺錢奴隸,政治都會來搞你。眼前就有一個左右醫生政策的醫委會改革殺到,你竟然idiot到沒有意見,除了說一句白痴無極限,我也不知說甚麼好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