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左翼角度看掛八號波

寫這篇文章時,颱風海馬已逐步遠離香港,有些要上夜班的人,恐怕要冒著風雨上班了。

早前,天文台罕有在互聯網發表聲明,指謠言止於智者,稱網上關於天文台會為特定行業或船公司提早預測颱風何時掛、何時除下,並不真確。然而,天文台有天文台的說詞,這些謠言亦繼續有它的吸引力。有網民甚至上載九廣鐵路早於八號風球未懸掛時,已發佈公告稱因明天會掛八號風球所以取消鐵路班次——質疑天文台是否已是商家的傀儡;甚至有人說香港的大資本家會找幫閑要脅天文台長不要掛風球。

我不想用陰謀論猜度天文台,不過市民懷疑天文台是否客觀發佈惡劣天氣情況,其實是可以用左翼角度解釋:這反映了市民對大老闆的瘋狂的一種純樸的反感情緒。

市民不信任天文台,是因為他們已經隱約體會到,資本主義為了利潤是不擇手段,甚至歪曲事實和草菅人命。若果文明如香港,可能只是要打工仔沒有一日風假,若野蠻如第三世界,那些血汗工廠甚至要工人的健康和生命。

若用最粗疏的觀點來形容資本主義社會,就是指人和機構將賺取利潤置於絕對的真理,甚麼因素阻止了這個法則,就遇神殺神,遇佛殺佛。記得馬克思曾經說過,若果你要買用來吊死資本家的繩子,資本家仍然會賣給你。

在利潤底下,那怕是道德、那怕是科學,也得靠邊站。工人的安康在商人看來,是微不足道的。在自七十年代末以後的新自由主義下,資本家在各地勾結官僚剝削工人的福利,劫貧濟富,將財富大大壟斷在他們手中,其實民眾已經隱約覺得政府已經是資本家的傀儡,不認為政府是中立的

而事實上,很多資本家為了利潤,收買媒體和學棍,已不是第一天的事。例如全球暖化明明是科學界共識,是人類活動所致;但是一些大財閥為了持續消費社會和生產,收買大量媒體和一少撮學棍,宣稱全球暖化是環保界偽造出來,蠱惑一般民眾,讓他們繼續浪費。

那怕資本家在所謂的文明社會,為了利潤最大化,他們也會窮盡一切手段來欺騙民眾的血汗錢,甚至釀成重大災禍。例如香港的樓宇,資本家明明可以建一些合適大小的樓宇,商民兩利。但是資本家為了賺盡一分一毫,不惜走法律罅用次貨建樓,將屋子建得像劏房一樣,為的就是賺盡地積比率。又例如福島核事故,災禍擴大的原因就是因為東電為了成本控制,堅決不肯廢棄核電廠的反應堆(因為不能重啟讓他們損失慘重),結果釀成現在的重大核禍。可以就算有所謂的文明和法治監督,只要妨礙資本家賺錢,他們就會回復本性,不惜犯法也要保持他們的利潤。

所以,這也是為甚麼市民不相信天文台的原因。這個情緒應該放到近三、四十年,資本家勾結政治精英復辟,對付工人階級,引發民眾對政府和精英失去信心的維度來看。因為實在有太多事例反映政府被資本家收買,罔顧民眾的利益和政府中立的原則,作出對資本家有利的政策。而且貧富懸殊日益擴大,政府一味袒護商人,加重了市民對政府的不信任。

因此,擁有這種情緒的市民,自然懷疑天文台是否被李氏力場控制了。

但是我們左翼得留意,民眾這種對資本主義隱約不滿的情緒,得善加引導爭取過來,否則,就會被右翼所挪用,為他們的種族主義增加政治本錢。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