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埃貼士:如何作答本年DSE歷史卷

曾刊登於明報世紀版

幾天前DSE歷史卷的資料題,考評局一時被網民盛讚是香港最有勇氣的政府機構。

不幸地給大家潑冷水,雖然考評局這些題目可能有新意,但是作答仍然是受限的,答案也不能暢所欲言,只能在考評局劃定的圈圈內發揮,不然會死得好慘。

就好像美國的歷史課雖然開放,但是非常忌諱提及左翼思想在美國的影響。例如美國歷史課本只教海倫.凱勒如何由聾盲人士成功大學畢業,以及提及馬丁.路德.金爭取民權;但是絕口不提前者長大後受左翼影響而加入工會運動,也不談及後者晚年覺得黑人僅有投票權並不足夠,開始醉心研究左翼思想。考試若談及左翼思想,恐怕是分數毒藥。

不幸的是,考評局的試卷內資料就香港政局和中共建國轉變,有很強的引導性,若果想把問題了解得深入,但極可能會低分收場,應該如何作答?我有以下山埃貼士(不過也可能高分,因為古人也有用山埃入藥!)。

就「香港前途是否提升香港人的政治意識。」我只會回答部分同意。自六四事件後,港人對政治的關心增加,強調民主認同和恐共,結果讓當時的港同盟及後來的民主黨在兩次立會局選舉大勝,親中派大敗。

不認同的是,香港前途亦局限了香港人的政治意識進步——由於恐共,當時的香港人「寧右勿左」,完全排斥左翼思想的有益地方,結果讓香港的社會福利改革大幅落後,而香港人的政治認知只停留在投票民主和恐共情緒,沒有深化認識。例如當時的中間偏左政團,都怯於主流民意而不敢支持最低工資,而強調政經改革的左翼政團先驅社不成氣候,於立法會選舉成績不佳。

不知這樣作答,是否會讓傳統泛民的評卷員老師不高興。

就「1945知識分子會否支持共產黨」。正路應該答是,不過我有一步怪棋,應該答「否」。首先以近來特首選舉為例,民眾瘋狂支持曾俊華是因為其政治化妝師的文宣攻勢見效所致,因此其實當時的知識分子只是受到文宣愚弄而支持中共。一些清醒的左翼分子(如陳獨秀、王凡西)和自由主義者(胡適)都了解中共本質,拒絕支持。

就「中共於1949年後掌權,其指導原則較掌權前出現巨變。」我一定會冒天下的大不韙答「不同意」,當然不是如長毛所言中共在建國後才大變,因為一直本質變化不大。

首先列舉中共自1925年後的異變,中間的反AB團運動殺害不少黨內異見人士;他們自1929後將托派開除出黨,然後在遵義會議毛澤東掌權後黨內迅速極權化。及後以知名史學家高陽《紅太陽是怎樣的升起》一書,指出中共於延安時期已建立了對毛的個人崇拜(例如陳雲就提及毛澤東有特權在物資匱乏的延安每天吃雞),並將黨內殘存的異議者完全消除(例如作家王實味)。以證明中共在黨報歌頌民主只是文宣技巧,本質都是支持極權。

我相信以上的作答,可以夠我在歷史科拿一個U等級,若果你想在DSE成功,還是學學康有為吧。(按:當時康有為因激烈主張改革而得罪主考官徐桐,徐桐想暗地裡在科舉中不取錄他。因為試卷和現在考評局一樣是封名,所以徐桐找到一份激烈批評中國文化的試卷,以為是康的手筆,因而令其落榜。不料那是出自梁啟超手筆,用以混淆視聽,康的試卷是用傳統中國文化進路作答,最後獲取錄。)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