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楊主教開除耶穌教籍?

(曾刊於2017年8月12日的明報世紀版)

楊鳴章新任主教,被記者問及是否一如以往支持平反六四,主教自稱為人現實,不會明知前面是硬牆,也會撞上去。在評論內地教會,稱教會若犯了法,也不能這樣理直氣壯反抗。

容我班門弄斧,借用我學到的基督教教義和楊主教交流。若果教會誠如楊主教所言重視現實,這樣他們應該以身作則,開除耶穌的教籍。因為此君說得難聽就是空想家,不惜以卵擊石以天國的公義去抗擊羅馬的暴政,結果釘在十字架上而死。

當然楊主教可用聖經中「傳道要像蛇一樣靈活」,以及他相信的是上帝的國和永生將至為由,認為現在應該忍辱負重。

但是,所謂的靈活,並非如楊主教所言,對於政府的行為少作批判,甚至因利用富人而出入宴會。

耶穌傳道,並非如楊主教的主張,是當時的條件業已成熟,天國快要降臨這些現實考慮讓他出山;而是耶穌目睹希律王因猜忌他而屠殺的無辜嬰兒,還有各種受壓迫的人的苦況,同情心和正義感促使耶穌行動起來,以傳道來救世。

聖經記載了不少耶穌在傳道講述的故事,都是促使人們要儘快作道德抉擇和行動,不能如楊主教所言因現實的障礙而左右為難,因為神的國度和審判將會來臨,容不下猶疑和滑頭。耶穌的一生樂於與邊緣人同行,敢於用真理挑戰權貴,為此而身死,這是代表基督教的教義,並不是因為現實條件成熟而行公義之事,而是因為持續堅持公義之事才能讓世界向神的國度進發。

誠然,楊主教也可說,是因為耶穌由死復生,教徒的堅持才有意義,否則一切都是徒然。的確,當時和耶穌同期有六個相似的宗教運動,也因為領袖身死而運動結束;也許,信徒就是見證到超驗的神蹟,才願意不計生死去傳揚福音。

不過,信徒堅信福音和公義,未必代表他聽過或見證耶穌復活的神蹟,例如聖保羅自稱未聽過這些神蹟,但是無阻其傳教的決心,當時保羅敢於挑戰自稱上帝的腐敗政權,楊主教要因為保羅不夠務實而開除他教籍?

而且,在聖經的舊約中,復活不見得和永生有關。正如新教神學家莫特曼主張,死而復活並不一定指永生福樂,反而是代表上帝公義在歷史最後戰勝暴政惡法的渴求。

在《出埃及記》,上帝解放了以色列奴隸,讓日後的獨裁者不能安心;而耶穌復活,可能是反映在歷史的終點,暴政和惡法將會徹底敗亡,上帝將會為所有無辜和受壓迫者實現轉型正義。但是在這之前,暴政和惡法有時會氣燄囂張,這時就需要信徒們持續和它們鬥爭。

還有,耶穌復活的啟示,我覺得兩點值得參考。首先是四部福音對耶穌復活的記載前後不一。早期的馬可福音,只是說一位少年告知三名婦人耶穌已復活,返回加利利——那個耶穌最初傳道,討論天國公義將會取代羅馬暴政,充滿貧苦大眾的地方。另一些福音記載門徒和耶穌相遇,其中多馬在觸碰耶穌才相信其復活,耶穌說:「沒有看見就信的就有福。」

其實,這些章節是隱喻只有對公義一種信仰,才可以瞥見上帝的蹤影。重回貧苦的加利利尋找耶穌,暗示上帝永遠和受壓迫者同在;「沒有看見就信才有福」,代表只有絕對相信福音和公義,才能做到「德福合一」,行道德的事就擁有福樂。

總的來說,基督教不是因為保證永生和福樂才相信福音和公義;恰恰相反,是先要教徒堅持福音和公義,才能與上帝和天國同在。當楊主教高舉現實主義,對公義多疑,又自稱與富人高官交往甚密;他和上帝的距離,是遠了還是近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