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

9838 views

上帝的苦杯,容易舉得起嗎?

從以上故事觀察某前司長的往績,似乎和...

9952 views

在新海誠和鄺俊宇泛濫的時代,傾聽阿德勒

但是,阿德勒一概不承認有「命中注定的...

9090 views

曾偉雄、梁天琦與凍奶茶後加砂糖

偏偏,自命激進本土的梁天琦,卻重複曾...

8886 views

有天,季炳雄在中學坐牢

就是因為計算優劣的標準太單一,無論認...

5834 views

有種離地叫王迪詩

正如清代大哲戴震批評讀書人「以理殺人...

6052 views

「反對」平反六四竟是世界潮流?聽到這個理由,我不禁灰心了……

不少激進的本土派都提出反對支聯會的「...

5256 views

學民組黨與在傳統民運組織工作的我

對六四的理解,也有這種世代的分別。可...

5350 views

從陰謀論看樂視來港

我的推算是,樂視引入香港後,香港人追...

5447 views

道德判官是怎樣煉成的?

彭秋雁和道德判官一樣,判斷一個行為是...

967 views

為甚麼粗口這樣可怕?

為甚麼權貴講不雅用語,會被輕輕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