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6 4 月, 2020

哲學行者

關於我

我本來是一個平凡的人,因為生活有一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要詳細了解我,倒不如慢慢看本校的文章吧。現在著力推廣左翼及自由主義,還有教授中文、歷史、中史等科目。

捐助柏楊大學

多謝捧場本校的文章,然而文章寫得好 有價,大家 覺得開心,自然選擇 踴躍捐助本校,讓本校有更多資源寫文章。

寫作救急

我曾在DSE中文作文獲得5**,過往也供稿過報章的副刊及論壇,若果想找我批改作文,提供寫作改進的建議,可以在這裡購買服務。

74球迷讚好!
71追隨者跟隨
1,000追隨者跟隨
4用戶訂閱

教育研究

文化研究

很多人都想做威爾,但是後只能當科特。

從《八男?別鬧了!》的威爾兄長科特看全球化的暴力

0
但我不禁同情威爾的兄長科特。因為,在全球化的社會,當然無論你我,都想做威爾。但是殘酷的是,很多人,無分你我,最後只能做科特,無法大放異彩,只能守在鄉下地方終老。因為缺乏資源、才能和機會,他們沒有能力學習和向上爬,只能在自己的家鄉,或者躲在大城市某些角落,做一些吃力的工作維生。

試論劉細良亂解列寧先鋒黨理論

在上世紀,蘇聯曾經實施過激進的民主實驗,可惜出師未捷身先死,現在的教育程度和經濟環境都優於蘇聯很多。也許,我們重新推行社會主義民主,會順利許多,但首先要踢爆劉細良如何中傷左翼思潮。

小說連載

上帝和路西法勾結毀滅世界,廢青人子如何竭力阻止?

社會科學研究

我最不齒的是,有些KOL和網上鍵盤勇武網民利用了這些前線勇武的冒進,將其無辜犧牲所流出的血淚,製成神聖不可侵犯的尚方寶劍,然後來消滅這些KOL和網上鍵盤勇武網民他們不爽的人或意見。其實這是赤裸裸的反民主自私行為,但是卻極少網友指出這個問題,亦和中共的延安整風沒有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