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尼登基與我的中學訓導

緊記:若果你覺得文章好,舉手之勞,請在最下面的likecoin點like(免費的),我就能賺取微薄收入,繼續寫更多文章給大家,也請分享這篇文章給其他朋友,謝謝!

維尼及其政黨,將在三月的全國人大討論廢除國家主席的連任限制,坊間各有支持、反對。但是為何支持一方不覺得有任何問題,甚至部分內地市民受訪也欣然支持?暫時不諸訴「抽象」的哲學理論,而是從我的中學往事說起。

中學的時候,我是一個乖乖學生,髮型服飾嚴守校規,每年都能獲獎,但是嚮往自由的我,總是為那些爭取獨特髮型獲罪的學生抱不平,又不是殺人放火,為甚麼得被訓導連番辱罵?為甚麼香港的中學得維持老師高高在上,學生卑微惶恐的狀態?

有一次在課外活動,終於忍不住向以兇惡聞名的彭秋雁(就是後來濫權罰我那位)詰問,為甚麼學校容許限制學生的身體自由?當時的對話大半已不記得,記得是在中國文化基因和師尊徒卑的影響下,我大敗收場。回想起論點有二:學生不管制就會亂,容許髮型服飾自由,即是讓學生分心不學習。

這種觀念,其實和維尼登基,某程度有暗合之處。維尼就是認為容許下面的民眾自由,國家就會亂,因此一定要有一個天縱英明的領導人總攬大局,才能帶領國家向前,故要延續其英明執政期。彭姓訓導也堅信學生是靠不住的,所以才要由訓導用武力(制度或言語)去管制學生。

彭秋雁尊容

這也是知名政哲家漢娜.鄂蘭研究西方政哲史,找到的兩種主張的衝突張力。第一是蘇格拉底,作為一個公民在雅典平等地與他人對話交流,釐清誤解,尋求智慧找出城邦向前的方向;第一個是柏拉圖,受到民主的雅典處死蘇格拉底的衝擊,他對民眾的智慧沒有信心,反而提倡由「哲王」獨斷統治國家方針。

若果維尼和彭姓訓導聽過柏拉圖的洞穴理論,一定會之此自辯。故事大抵是,一群人由小到大都生活在洞穴,以為洞穴的火光和人影就是全世界,有一天一個人掙脫囚禁見識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回去向其他人遊說他們離開洞穴,但是不被理解!恐怕維尼是認為自己的「哲王」、彭姓訓導認定自己的一套是正確,才要強迫人民或學生接受,以免自己的下場像蘇格拉底。

只恨中學的時候才淺學疏,和鄂蘭神交恨晚,否則當時就能駁倒彭姓訓導。我堅持站在鄂蘭的一方,其實維尼和彭訓導的「哲王」論,其實是消滅了政治:最後淪為「真理的專制」。然而,蘇拉格底在雅典市集和眾人討論時,並非像維尼和彭姓訓導,以高高在上和真理在握的哲王君臨於世;反之,他是以一個謙遜的公民,平等真誠地和他人交流,雙方理解他人的想法,亦開放地改變自己的立場,最後達到彼此的主張都是有智慧。而「真理的專制」,只會消滅人類社會多元發展的可能性。

這就是蘇拉格底所理解的哲學即「接生」,多數真理(many truths)其實隱藏在民眾中,只是需要知識分子加把勁討論交流來導出;真理絕非由一、兩個天才所壟斷。

鄂蘭透過對蘇格拉底的研究,堅信政治就是携手行動,公開辯論,人們在當中成為自由人,所有人都可以真誠參與才是目的,在參與中,所有人都有改變的可能,世道亦由此而變。她反對柏拉圖在《理想國》中的高貴假話(noble lies),即是說所有人的頭腦由金、銀、銅構成,只有金的才可做領袖(柏拉圖是否有點像維尼大搞意識形態管治呢?),讓大家各安其位。

最後,藉此對彭秋雁說幾句反駁話兒:「蘇拉格底聰明你千倍,也不敢以絕對真理自居,要謙遜和人討論問題;你又憑甚麼去定奪學生的品味,限制他們的髮型服飾自由?你這樣不過是一個獨裁者的執行者,妄稱擁有真理,實則屠殺人的多元可能的劊子手!」

緊記:若果你覺得文章好,舉手之勞,請在最下面的likecoin點like(免費的),我就能賺取微薄收入,繼續寫更多文章給大家,也請分享這篇文章給其他朋友,謝謝!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