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游是不是鬼?從「大意失荊州」、「福爾摩斯2:詭影遊戲」、「德國國會縱火案」的角度思考

緊記:若果你覺得文章好,舉手之勞,請在最下面的likecoin點like(按5次like是免費的),我就能賺取微薄收入,繼續寫更多文章給大家,也請分享這篇文章給其他朋友,謝謝!

首先得開宗明義說,梁游是不是鬼,是不是中共派遣的奸細,實際上除非中共倒台有機密文件流出。否則是不會有證據去論證梁游是不是鬼。若果我是500年後的歷史老師,學生在論述文開門見山這樣寫道:「梁頌恆和游蕙禎是中共派遣的間諜,目的是打擊香港的民主運動當時的大好形勢。」我一定會打個大大的問號,要求學生提交可信的史料。

但是,雖然沒有證據證明梁游是不是鬼,但是梁游的行為有沒有實質上打擊香港的抗爭運動,相信笨土派也不可以橫蠻地說沒有。縱觀當時的立法會形勢,在十多個激進派的立法會議員選進立法會,若果前朝的議事規則沒有在事後(DQ事件)慘遭強姦,只要那十多個議員努力不停點人數,使用規程問題,相信議會就會被癱瘓了一半,政府為了施政暢順,就不得不和民主派談判,一些有利民生的議題,就有可能通過,政府也不能這樣囂張跋扈。

但是此時,梁游就給政府一個漂亮的助攻。他們在宣誓時說出近乎種族仇恨的語句,包括「Refucking of 支那」、「鴨脷洲口音」,給土共一個大義凜然的借口來圍攻,順道給人大常委會有機會干預香港的法律,再勾結一些保守的法官(按:其實中共在回歸前已經有系統派地下黨員充當香港的法官,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取消其他泛民議員的資格,結果讓保皇黨乘時修改議事規則,使得立法會已經淪為橡皮圖章,嚴重打擊泛民意圖結合議會抗爭和民間抗爭的策略。

梁游的罪行,就如三國時代,當時劉備擁益、荊兩州,形勢大好,但是關羽卻與孫權交惡,又莽撞地進攻曹操,結果荊州被孫權奪取。嚴重破壞了諸葛亮三分天下之計的部署——待天下有事時,從益、荊兩路進軍,光復漢室。結果蜀漢自此無力回天,諸葛亮六出祁山無功,病死在五丈原,最後亡國。當然沒有人相信關羽是曹魏奸細,儘管他投降過曹操;現在也沒有足夠證據可以因為梁頌恆進過中聯辦而定論他是奸細;但兩人的破壞力之強,更勝奸細。

現在,議會抗爭路線已經遭到沉重打擊,現在土共食髓知味,要褫奪議員的開會資格,對現在的民主運動禍不單行,究本索源,就在於梁游當日的豪言壯語。

雖說現在梁游兩人近況潦倒,生活悲慘,但這不能反證他們沒有傷害過民主運動。和一個獨裁國家博奕,需要有勇有謀,不能讓獨裁國家乘機剝奪抗爭力量和人民僅有的權利。那怕是基於高尚的目的理由,但是下了一步臭棋、就是一步臭棋。「一子錯,滿盤皆落索」。記得2012年《福爾摩斯2:詭影遊戲》,當時莫里亞蒂教授為了挑起法國、德國大戰,讓他的軍火公司大賺金錢,所以煽動了一個無政府主義者去暗殺法德其中一個總理,幸好失敗。我相信一個無政府主義者不會誠心對法西斯莫里亞蒂賣命,但是倒過來莫里亞蒂用一些大義凜然的理由去讓該無政府主義者蠢血沸騰,做愚蠢之事,倒是有可能。對於梁游來說,也許中共派一些人去愚弄他們做惡劣之事,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還有,梁游這個借傷成毒的劇本,並不是沒有先例。其中一個經典的例子就是1933年的德國國會縱火案。當時希特拉為了掌握國會三分之二的多數架空威瑪憲法,但是當時他的議席遠遠不夠三分之二門檻。為此,他必須有藉口取消激烈反對他的德國共產黨的法定地位,才有可能。這個時候,突然間有一個共產黨員縱火焚燒德國國會大樓,結果希特拉借機取締共產黨及其後的社民黨,乘機廢除威瑪民主憲法,納粹的專權就此降臨。

雖然,那共產黨員不是由納粹黨員喬裝,當時的歷史是納粹特工發現這個人神神化化,誑言要燒國會,就在國會添置燃燒物,並慫恿他去燒國會,最後他的確讓納粹有藉口專權。這個故事教訓我們,在極權臨近的情況下,不做某些行為,改行另類的社會抗爭,是大智慧的表現,並非懦弱的舉行。梁游那天的宣誓舉動,和那個共產黨員,有甚麼實質上的分別?

梁游如此橫挑極權,讓極權有機會閹割香港的議會,事後又毫無悔意,除了無政治智慧,亦無政治道德。

緊記:若果你覺得文章好,舉手之勞,請在最下面的likecoin點like(按5次like是免費的),我就能賺取微薄收入,繼續寫更多文章給大家,也請分享這篇文章給其他朋友,謝謝!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