譴責疑似教協會員反對民主,審查學生就雨傘運動發表意見

緊記:若果你覺得文章好,舉手之勞,請在最下面的likecoin點like(按5次like是免費的),我就能賺取微薄收入,繼續寫更多文章給大家,也請分享這篇文章給其他朋友,謝謝!

香港眾志就雨傘運動四周年,訪問現今的中學生對就雨傘運動印象如何,其中有一幕竟然是學校的訓導走出來,監控學生就佔中暢所欲言。

根據2016年立法會的教育界選舉,在約88100教育界選民中,有52%(約46000)投了給葉建源,20%投了給蔡若蓮,28%不投票。而教協在2017年表顯示他們有97000會員,權衡數字下,可以預計有六到七成的機會,這個訓導是教協會員。

若果如此(若果不是,下面仍然部份批評內容對教協和該訓導合適),一個號稱支持民主、自由的團體,其轄下會員竟然缺乏民主素養,要監控學生就雨傘運動發表意見(若果是普通的訪問,這個訓導狗會干涉嗎?),我對於教協這個工會十分失望,因為這證明它不能提高培育會員對民主自由的意識,他們對民主自由的認識只是淪於口號,但是在學校就心安理得地剝削學生的人權和自由。

至於香港眾志的年青人可能長期受到中學教育獨裁體制的毒害,竟然對於疑似教協會員監控學生發言不表示嚴正抗議,並援引基本法保障言論自由為由,勒令該訓導狗離開現場,不得監控學生,亦屬失職。沒有辦法,很多人講民主是雙重標準,無法在日常生活的細節落實。

不過話說回來,這條訓導狗竟然說因為穿著校服所以學生言論和學校相關,所以要留意,並要求學生把露出的恤衫藏回褲子內,實在令人忍俊不禁。

首先這疑似教協會員竟然對其公然侵犯學生的言論自由和私隱無羞愧之心,反而就其學生的衣著說三道四,這不就是魯迅講的禮教吃人?這不是現代人深以為恥的「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的變種嗎?其實最近是酷熱天氣警告,學生離校後將恤衫露出是人之常情,學生已經離開學校,不再置於學校的管制權下;疑似教協會員竟然能夠在學校範圍外執法,比《國歌法》還要狼毒——最少《國歌法》不會要求你在茶餐廳肅立。教協口講民主自由,但是竟然不就比《國歌法》狼毒的訓導跨境執法,跨境剝奪學生自由,對其在內部進行懲罰,應受譴責!

再說,因為學生身穿校服所以他們的言論學校要管,這是嚴重侵犯人類尊嚴!其故安在?這就要回歸到古希臘時代,當時是一個父權社會,婦孺、奴隸是不受尊重;不受尊重的原因是他們無權就城邦大政發表意見和表決。因此後來希臘大哲亞里士多德總結雅典政治,就認為人類是政治動物,雖然現實上有種種嗎不平等無法克服,但是只有在參與政治時,人人在這個領域下才是平等,亦是一種美善生活。經歷千多年來間革命志士拋頭顱,灑熱血,政治權利才成為普世價值:任何人都有權就政治發表自由,不受任何團體、組織限制。現在,疑似教協會員竟然公然挑釁這個人類艱苦得來的真理,監控學生發表政見!學校只是促成社會民主其中一個小齒輪,絕不可以「妹仔大過主人婆」,限制未來的主人翁的政治權力!

教協已經多次縱容其會員任意剝削學生的言論自由和政治權利。記得之前有學生在校外表示支持港獨,遭學校記過。但是教協自詡支持民主自由,竟然不公開譴責該校侵犯學生的表達自由,並將狼狽為奸的老師開除出會;口裡不一,令人失望!

總結來說,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絕非只限於投票給泛民,也不是泛民用來在遊行集會籌款的口號。這些價值,更應該在生活每一個空間落實和實踐。雖然在香港,大論述的權利自由不停受到中共蠶食;但是,在更堅持在生活細節落實下,才能贏得民心,進行抗爭。很可惜的是,無論是教協和香港眾志,對於學生應有的權利和自由,仍然沒有著墨,不能身教年輕人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重要。

緊記:若果你覺得文章好,舉手之勞,請在最下面的likecoin點like(按5次like是免費的),我就能賺取微薄收入,繼續寫更多文章給大家,也請分享這篇文章給其他朋友,謝謝!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