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不上大學生 禮不下中小學」?試論泛民輕視中小學生權利議題如何失落潛在支持者!

0
662

緊記:若果你覺得文章好,舉手之勞,請在最下面的likecoin點like(按5次like是免費的),我就能賺取微薄收入,繼續寫更多文章給大家,也請分享這篇文章給其他朋友,謝謝!

理大民主牆事件,泛民的天王巨星,能出來的都出來,都為被無理懲罰的理大學生發聲,晚上還在學校大搞集會,要求校方撤回荒唐的懲罰。這次雖然泛民議員並未有全面聯署支持理大受罰的學生,學生雖然身陷極刑,但起碼有八方支援,總算不會因孤軍作戰而感到絕望。

相反,筆者還記得葵涌循道中學學生劉康因為在林鄭月娥出席的活動上聲援港獨,結果遭學校秋後算帳,警告他不得再以學生身份參與政治活動。雖然,他之後或許聽信笨土派KOL的讒言而誤觸法網;但是在之前,他行使天賦人權發表政治言論,遭到學校恫嚇,讓其噤聲,其惡劣程度如同理大的垃圾師長對待受害的大學生。

可惜的是,我們卻不見泛民的政治巨星出來捍衛劉康的政治自由,謳歌民主自由的教協及其議員葉建源,更加沒有發聲明譴責葵涌循道中學侵犯學生的言論自由;比較今次理大民主牆事件,劉康的示威更不暴力,更溫和,但是教協卻吝嗇到一個聲明也不發出,實在是雙重標準!這兩者不是教育界中名為提倡獨立思考,實為泯滅自由的醜聞嗎?為甚麼泛民巨星和教協卻珍惜自己的羽毛,不為劉康同學請命?

我不想用陰謀論猜度,指責泛民巨星、泛民尊貴議員、教協是因為今次理大民主牆事件能讓他們博取名聲,因此才大義凜然支持;相反劉同學只是一件小事,博取不了名聲,也不好來吃不存在的「人血饅頭」。

筆者更加願意相信,泛民和教協對於民主運動有一種偏見,姑且稱之為「刑不上大學生,禮不下中小學」。就是說,大學生出來爭取自己的權益,就來一個「眾星拱照」;相反,中小學生出來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就來一個「關人隱士」。或許,在泛民和教協在眼中,只有大學生才算有資格是他們民主運動的同路人,但是中小學生則是未開化的野蠻人,也沒有選票,不值得泛民和教協關心。

筆者認為,泛民對中小學生的權益議題的蔑視態度是愚蠢的,長久下去,就算老一輩的藍絲年老死光,新一代的人也不會自動成為民主運動的支持者,泛民就會失去一整代的支持。

筆者認為,若果要年輕的中小學生明白民主自由對他們的重要,不能像泛民天天在傳媒般口號式講民主自由如何重要,也斷不可像支聯會教育中小學生時只懂講六四學生死得好慘好慘,一堆口號和一個遙遠的記憶,並不能說服中小學生民主自由的重要。若果要中小學生了解民主自由的重要,好應該由生活做起,在中、小學實踐民主自治和民主管理,讓學生們親自在校園生活上體會到民主之可貴,長大的時候就有機會投身民主運動。

當然,這是空中樓閣,專制如特區政府及疑似地下黨員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斷不會進行改革,加強學校的民主自治和民主生活元素,他們不想培養更多黃之鋒出來抗爭。相反,他們不停增加學生的功課壓力和老師的工作壓力,並且在教材滲入洗腦元素,用專制的校規去愚弄學生,讓師生缺乏自省的空間,頭昏腦脹地被洗腦。

政府是鐵定推行洗腦教育,那樣教導民主自由的重要性的任務,只好落在家長和民間的反對派,比喻來說,就像清政府斷不會提民主自由的重要來謀害它的政權,只得由海外的孫中山來提倡。筆者詳閱壹周刊黃之鋒父親黃偉明的訪問(得承認筆者非常討厭他的反同性戀偏見),才明白到為甚麼黃之鋒會參與民主運動,就是因為黃之鋒在學校遭受老師的無理懲罰和專制統治時,黃偉明會赴校,維護黃之鋒的民主自由權利。相信黃之鋒就是因為在中學階段,自己的權益受侵犯、或者在爭取學權運動了解到民主自由對自己的重要性,才會義無反顧投身民主運動。

由是可見,中小學階段是培養民主自由意識的重要時期。但是可笑的是,中小學偏偏是最專制獨裁的地方之一——筆者有太多地方要控訴,得另文為之。簡單地說,學校的校規甚多無理變態條文,例如服禁和髮禁剝奪學生的身體自由,訓導老師可任意凌辱學生,老師可隨意侮辱學生,學生在一個高壓的環境要了解民主自由的重要,可謂南轅北轍,緣木求魚!有冤無路訴的學生,只能變成奴民和犬儒,甚至對於特區政府欺壓弱者拍掌叫好!

有人或許會問,現在的學校不是學生惡過老師,老師隨時烏紗不保嗎?筆者認為這是偏聽。

首先,要理清幾點:第一,甚麼老師會烏紗不保?可能是無辜的合約老師,但是年長的老屎忽就算犯大錯也難以被追究。

第二,要看學生因為甚麼議題而惡過老師。通常學生惡過老師是指學生考試成績不佳強行爭取加分,或者在學校犯下與民主自由議題無關的惡行要求不追究。這些學生背後的家長通常都是既得利益者,他們和他們的兒女是進行橫蠻行為,是潛在藍絲,於民主運動無甚幫助。但是,因為揭發學校專制獨裁的本質,而有學生成功惡過老師,筆者覺得甚為罕見,實屬鳳毛麟角,也許剛才黃之鋒的例子算半個!

第三,要看甚麼階層的學生惡過老師,通常中產的也許願意像黃偉明般到學校維權,但是基層的就只能啞巴吃黃蓮,有苦自己知。就算惡過老師,也得看議題是甚麼。

筆走到此,大約可以簡單說明香港的中小學教育如何培養一群對民主自由無感的人,長大後他們也不會關心政治投票,因此老一輩死光等於香港重光的垃圾理論,可以休矣。

誠然,最大的責任在於政府推行劣質的洗腦教育,讓師生受罪。因此沒有辦法的辦法,只好寄望民間的反對力量能夠重佔中小學教育的改革話語權,或許能夠重新培養新一代的民主意識。

理想的願景,是泛民和教協明白中小學的民主教育對民主運動的重要性,搶回這個陣地。我粗略的想法是,泛民應該提出一個民主教育的提綱,讓支持者理解民主教育的內容和重要,然後鼓勵學生出來揭發學校和老師的專制統治和獨裁手段,由泛民議員和教協為其背書聲援。同時,平日應該在社區教育民眾了解兒女在學校受到不公的對待時,應該如何應對,從中耳濡目染讓民眾理解民主自由的重要和特區政府的不義。教協身為民主工會,應該大力引進西方的民主治校觀念,撻伐監督教育局的無能,還有多開培訓班培養老師如何對學生持有民主意識,如何進行民主教育,推行小班教育,減少民主教育的阻力,並監督會員若果任何獨裁專制手段對付學生、進行勸戒懲治,驅逐出會的工作。最後,越來越多覺醒的老師、家長、學生對政府開戰,這樣就能推進民主運動。

當然,這個理想的願景,泛民和教協貌似從來不屑為之。事實上,自司徒華當政以來,教協似乎都沒有大膽引進過西方的民主教育及民主治校理念給教師同好理解,連畫餅充飢的機會也無(若果有,請糾正)。事實上,這三十年來訓導和老師有獨裁和專制的手段對付學生,同時他們也是教協會員。事實上,很多學生在中小學的壓迫環境下理解不了民主自由的重要,長大後政治冷感,只懂做藍絲和看CCTVB,事實上,泛民巨星,泛民尊貴議員和同好並不重視學生權益的議題。

更有趣的是,筆者回想起有次想加入獨立媒體網做記者,想訪問葉建源對學生權益的問題看法,被當時的主事者葉蔭聰大力禁止。之後前年,香港眾志訪問放學的學生對雨傘運動的看法,有些學生遭訓導老師監控,讓他們言不由衷。筆者以教協的會員人數推算這個訓導有六、七成機會是教協會員,批評這個疑似教協會員缺乏民主意識,侵犯學生的言論自由,質疑教協在民主教育的成效,遭教協前總幹事馮家強私下攻擊我為何批評教協,破壞泛民團結。(事後我虛心向馮家強請教,教協就廢除不合理校規、髮禁和服禁的貢獻何在,遭到封鎖)。傳統泛民對於民主教育有多重視?還是只重視選舉議席得失,心照啦!

當泛民在理工和集會群眾慷慨激昂地高呼言論自由的重要,也許我多心,新一代的潛在支持者正在無聲消失,藍絲化了。

緊記:若果你覺得文章好,舉手之勞,請在最下面的likecoin點like(按5次like是免費的),我就能賺取微薄收入,繼續寫更多文章給大家,也請分享這篇文章給其他朋友,謝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