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者最大的武器就是理性和討論

0
367

緊記:若果你覺得文章好,舉手之勞,請在最下面的likecoin點like(按5次like是免費的),我就能賺取微薄收入,繼續寫更多文章給大家,也請分享這篇文章給其他朋友,謝謝!

這世上,最悲慘的事,莫過於明明自己沒有這個想法,卻被人代表,而這在香港往往是經常發生。無論泛民、保皇、網上KOL,雙黃一陳,都做過這樣的伎倆。

記憶所及,是八九六四以後,司徒華獨裁地取消三罷,原本抗爭意識高昂的港人就被代表了。當然更惡劣的是保皇黨經常自詡自己的「沉默的大多數」,除了經常代表香港人拒絕雙普選之外,也經常在區議會會議「代表」地區民眾將空廢的垃圾建設或活動,外判給自己的家屬親友公司承辦,從中利己。還有就是2010年的民主黨「代表」廣大市民入中聯辦和中共談判,通過偽民主方案。

因此,若果群眾形成一股勢力,但是卻沒有統合自己的意見發出自己主張,就會有不同野心家或別有用心的網上KOL跳出來代表你,為自己博取名利。例如陳凱欣在補選擊敗李卓人,泛民在九龍西少了四萬票,四萬票是因何不投票,不投票的原因十分複雜,複雜得需要社會科學的實證去研究。但是,這四萬「沉默的大多數」各自為政,沒有出來發聲,網上KOL盧斯達就乘機而起,出來充當他們的輿論領袖,向泛民指點江山,收割名利,真是好不快活!

因此,若果是在社會運動形成相當勢力的抗爭者,實在有必要在行動前,或者是現場有一個成熟的討論,然後統合一個大家都認可的結論,以免被人代表和收割,甚至出現狗頭軍師出來瞎指揮,使運動失敗。

這次,連登和現場的示威者,的確是在香港的民主運動打響了名堂,成為一股強大的勢力。我經驗不足,謙卑地提出自己的見解。我認為這次反送中的問題就是太過原子主義,過於強調每個人各自發揮所長,沒有就運動的策略中的分歧作出理性討論和疏理,這樣將會有惡劣的後果,甚至會傷害民主運動,運動歸於分裂,分裂之後歸於失敗。

就連登這個網上就反送中運動的心臟和大本營,這種去中心化的討論,雖然為運動貢獻良多,但愚見擔心若果沒有一種理性氣氛去執行討論,只要中共派奸細(或委派熱普城充當奸細)混入連登,就可以使運動分裂和失敗。

例如,中共(或熱普城)可以分析連登中的發言,找出、針對一些就送中運動建設良多,執行力高的網友,然後奸細不停侮辱、謾罵、抨擊他們(藉口五花百門),讓他們心灰意冷退出連登,就能打擊運動團結和執行力。或者,奸細不停提出最激進的運動方向,牽動整個連登的氣氛,使網民在不理性的氣氛下在現實社會做出激進的行為,給林鄭政府一個口實消滅香港人的自由,是完全可以發生的。現在,已經在網民發現熱普城開始入侵連登,不停中傷和分裂民主運動。

因此,如何在網上建立一個理性討論氣氛,對運動的成敗攸關重要!我不才,特別分享這一點,供大家討論,最重要的兩點就是不要人身攻擊和歪曲事實,誰經常犯上這兩點,通常就是五毛(或熱普城)。

另外,愚見以為示威的前線也許缺乏這種理性的討論氣氛,可能使人作出無謂的犧牲。其實,在外國,示威現場開會並不是新鮮事,例如佔領華爾街時,示威者就發明許多手勢協助開會、表決、執行會議程序等等。若果香港的示威者能師法西方,在決定衝擊警方防線時就能夠作出理性決定,除了避免因為自己情緒高漲而作出不理性行為犧牲自己,也可以遏抑激進的聲音導致運動作無謂的升級,受傷,失譽於公眾。

而且,警方混入示威者中充當奸細,提出最激烈的衝擊主張,然後煽動示威者衝擊,供有牌爛仔一個借口去發洩獸性,執行私刑,這些奸細就在混亂時退回警方裡面。這在各地的民主歷史屢見不鮮,香港人得提防!其實,有人發現,七一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就是可能有警察或黑社會混入示威者中抗示威者破壞立法會玻璃,藉此製造暴力的場面去扭轉公眾對反送中條例的印象,然後他們成功煽動示威者衝入立法會後,就拖拖然離開了。雖然我不是反對佔領立法會,但奸細的煽動不能不防。

還有,在現場進行民主表決,並不代表一定要少數服從多數,大家共同執行一個策略。更多的時候是「意願式表決」。例如,就是否衝擊A地進行表決,1000人投票,900人反對,100人贊成。事後可以那900人不進行,100人可以照常去衝擊A地。但是,這種表決和討論能供人理性思考自己是否能夠承受後果,還有是否得到大多現場示威者的支持,有助避免冒進主義,做成無謂犧牲。

總結而言,現在反送中行動已經進入對峙的狀態,為了避免運動被有心用代表、分裂、歸於失敗,大家有必要建立一個理性討論的機制。

緊記:若果你覺得文章好,舉手之勞,請在最下面的likecoin點like(按5次like是免費的),我就能賺取微薄收入,繼續寫更多文章給大家,也請分享這篇文章給其他朋友,謝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