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和路西法勾結毀滅(異)世界,廢青人子竭力阻止!01

0
121

瀏覽 這個網站,相信 你都會好需要,看我創作的文章和圖片,一定讓你 驚喜!
記得 文章和圖片寫得很好,緊記 多多讚好、多多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
大家都有 找不同好看的文章圖片,我創作的文章已經很多人 課金支持! 大家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捐助我,或者到我的網站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左翼普及文章。
 

序章

一切來得太突然了。

一向萬念俱灰,覺得世界應該早日完蛋的李樂人,在晚上這一刻,迎來了人生結束的一天。

他的心臟被利刃穿過,血如噴泉般湧出來,從小到大未受過重傷的樂仁,感到瘋狂的劇痛,但是這一刻,他連掙扎哀嚎的氣力也沒有。

而痛下殺手的,竟是珠城新晉非常出名的歌手,雨詩遙。

這亂七八糟的事為甚麼會發生?樂人回憶起這天中午到晚上發生的事……

第一章 在世界末日前先撈一筆錢

在亞美利加式漢堡快餐店,牆上的大型電視正在播放新聞,主播在講述一則新聞:「珠城立法會議決,決定在半年後舉行公投,由民眾議決是否廢除現有的三權分立制度,由宗主國煌國直接派官員管治珠城…….」

樂人身穿襯衫短褲,看起來裝扮隨便,但是雙眼炯炯有神。他正在速食店等待他的中學老師,旁邊身穿筆挺西裝的長者正在閒談剛才的新聞。

路人甲:「聽說半年之後就要公投,老張,你會投甚麼票?」

老張不屑地說:「當然是贊成啦!煌國這次會對我們提供大量經濟援助,我們這些投資者就發大財了!」

路人甲也寬了容,高興地說:「之後看看股票指數會上升幾多點,要記得趁低吸納。」

「當然會!聽說你的兒子將會在亞美利加的大學畢業,你買了機票參加畢業禮嗎?」

「買了,咦?電視上那個狗娘養的,不就反對派的寇首李師民嗎?」

「那些垃圾,整天講甚麼民主自由,他媽的!民主自由可以當飯吃嗎?只懂得不停反對反對,連累我們珠城經濟不能發展,廢物!」

「別動怒老張,遲些由煌國直接管治我們,那些廢物就會被槍斃了。」

「好!」

然後兩人就哈哈大笑離開。

在旁邊的樂人,聽到這番話時,雙手青筋暴現,把早已喝光水的空膠杯子捏得變型,雙眼狠狠地瞪著剛才那兩個人。原本,樂人想跳出來直斥其非,但是想到可能會被警察檢控,只能怯怯然地回到坐位。亦因為他打扮隨和,旁邊的人感受不到他發怒。

「唉,這個世界還是快些滅亡比較好!」樂人含恨地說。

須臾,樂人聽到他的老師,張政道的呼叫。

「張老師,你好。」樂人這時候僵硬怒目的神色全消,用溫和的表情來面對他的老師。

「樂人,你好,你近況如何?」

「近況普普通通吧。」樂人言詞閃爍地說,暗想:「我怎能跟老師說我剛剛被家人趕走,現在正無家可歸?」

「聽說你最近幫非建制派助選?」

「對呀!可惜最後敗在種票,比建制派少了一百多票。」

「都知道現在珠城政府做事偏幫建制派,想不到是這樣明目張膽。」

「唉,我對於半年後的珠城公投十分悲觀,也許,也許……」

「也許甚麼?」

「不,沒甚麼。」樂人把「希望世界末日,和煌國同歸於盡」的話吞下,他不想讓老師看見他洩氣的樣子。

「你也不要太失望,樂人」老師拍拍樂人的肩膀,說:「煌國想吞併珠城,作為它向西進的據點,自然會投入大量資源在珠城政府和建制派身上,非建制派要取勝不易。」

「還不是珠城的人民太愚蠢,受建制派的小恩小惠就投票給他們,垃圾!」樂人心想這一句,但是卻不說出來,因為老師是一個對人性樂觀的人,樂人不想傷了老師的心。

「那樣你找到工作了嗎?」

「還好吧,哈哈哈哈哈……」樂人以笑容掩飾醜態,其實他失業了一段日子,最近才被家人趕走。

之後,樂人和老師聊天了一段時間,突然間,有一群警察進入了快餐店。其中帶頭的人滿頭白髮,外表看起來十分嚴厲,目無表情,臉型四四方方,生人勿近的樣子,樂人認出了他,他就是經常在非建制派示威集會中,毆打集會人士,卻屢被法庭判無罪的警司豬經緯。

看到這個場面,老師和樂人也懂得行事,不再討論非建制派的事,怕得罪警察,惹上麻煩。

但是,這時候,有一個孩童竟然童言無忌,用天真的口吻說道:「那不是經常打人的警察叔叔嗎?」

樂人心想:「慘了,希望那個垃圾不要聽到那小孩的說話。」不幸的是,豬經緯已經聽到這番說話,他不慍不火,表情冷靜,迅速走向那小孩的背面,用警棍抽擊小孩的背部!小童遭到痛擊,就放聲大哭起來。旁邊的少女就連忙安慰小童。然後豬經緯的同僚就四散餐廳周圍監視其他客人,以免他們拍攝到片段。

「警察依法辦事,豈容你們這群蟻民侮辱我們!信不信我用辱警罪把你們拉回警署調查?」豬經緯撕毀他看似剛正不阿的面孔,面容歪曲地怒視著少女和孩童。

「對、對不起、官爺,是我的妹妹亂說話,請您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妹妹……」少女驚恐得跪下,向豬經緯叩頭謝罪。

「原諒個屁!」豬經緯用腳踩著少女的頭,不停侮辱該少女:「你們這些蟻民,動不動就示威遊行,增加我們警察的壓力!」

「我們的工作量這樣多,都怪你們,你們和我們作對,被法律制裁也是應該的!」

「夠了!豬經緯!」樂人不知哪來的熊心豹子膽,當其他人都沉默不語時,他站起來指斥豬氏,這時樂人的氣場多了幾分俠氣,臉蛋上多了幾分漢子本色。「那個小童只是童言無忌,你何必苦苦相逼?」一剎那,樂人立即後悔,心臟狂跳,冷汗流遍全身,周圍的體溫跌到了冰點;「為甚麼我要逞英雄說這些話來?」

豬經緯聽到反駁,先是一怔,然後露出輕蔑的表情,慢慢走近到樂人的身邊。他越近一步,樂人全身就越僵硬,反應不過來。突然間,豬經緯狠惡地掌摑樂人,樂人失去了平衡,頓時倒在地上。

「你大膽了,在逞英雄?我大可以把你拉回警署,囚禁你48小時!」豬經緯用勝利的神情瞪著樂人。

「就、就是因、因為你這樣的害群之馬太、太多,所以警察才、才被人叫作哈巴狗!」樂人豁出去地,帶著顫抖的語氣回擊。

「我們是哈巴狗又如何?」豬經緯踩著樂人,挑釁地問。

「你們是服、服務珠城人,還是服務煌、煌國?」

「是又如何?我們就是煌國的走狗,你們這群蟻民、活該受到我們凌辱。」然後賞了樂人一記腿擊。

「你不知道自由民主的可貴!」

「原來又是那群反對派遣孬種!好、好」豬經緯突發奇想,露出了奸淫的表情:「你不要說我不寬容,我就尊重你群孬種爭取民主自由,若果你想我放過那個小童和你,你該舔我的鞋底,我滿意的話,我就放過你們。」

這時樂人怒極生瘋,有一剎那想搶去豬經緯的手槍,一槍轟殺豬經緯,但是,他又回想起那個小童和張老師,不能讓他們身陷險境,最後,他不情不願地,緩慢地移向豬經緯的鞋底。當時張老師想勸阻豬經緯,但是樂人用一個決絕的眼神阻止了他。

「快些,廢物!」樂人極度受辱,開始用舌頭舔著豬經緯的鞋底。「哈哈哈哈!這群反對派的孬種真是懦夫,我讓你們吠,你們就吠,你們這群垃圾才是哈巴狗!」接著,豬經緯一腿踢開樂人,愉悅地說:「手足我們走,已經玩夠了!」然後,一大群警察就浩浩蕩蕩離開快餐廳。

過一會兒,樂人身上的痛楚消去,才慢慢地在地上恢復坐姿。張老師向他遞上水。「你辛苦了,樂人,清潔一下嘴巴,你真的很有勇氣。」
「多謝你,樂人先生,若果不是你,恐怕我妹妹就得被捕回警局了。」此時,樂人全身雖然仍然僵硬,肌肉被憤怒充滿正在膨脹中,但是聽到該少女的話,仍然寬了心不少。不料,少女下一句話,把樂人由人間打入地獄。

「妹妹,快點吃完餘下的食物,我們要快點去幫建民聯的社區幹事做義工!」

「建、民、聯?」樂人不得不目瞪口呆!建民聯,就是長期受煌國資助的政黨,是珠城第一大建制黨派,不停在立法會通過有利煌國、倒行逆施的政策。現在警察這樣猖獗,公然侵犯人權,都是多得建民聯的好事。

「你、你們要去、去幫、幫建、建民聯做、做義工?」此時樂人被怒火衝擊,開始口齒不清起來。

「是啊,那個建民聯的地區幹事閒時就派不同物資給我們,為了報答恩情,我們就做義工!」

樂人已經怒髮衝冠,他憤怒這些平民愚蠢之極,明明剛才警察虐打了他們,但他們仍然對罪魁禍首的建民聯這樣愚忠!

「算了,這個世界毀滅了就好!」他大喊這句話後。沒命地奪門而出,也不顧張老師,離開了餐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