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和路西法勾結毀滅(異)世界,廢青人子竭力阻止!02

0
64

瀏覽 這個網站,相信 你都會好需要,看我創作的文章和圖片,一定讓你 驚喜!
記得 文章和圖片寫得很好,緊記 多多讚好、多多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
大家都有 找不同好看的文章圖片,我創作的文章已經很多人 課金支持! 大家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捐助我,或者到我的網站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左翼普及文章。

「這個世界毀滅好了!這個世界毀滅好了!」樂人不停在心中重覆這句話,正在街上漫無目的地急步疾走。他認為自己大約體會到為何彌賽亞教中的上帝會用洪水滅世,因為人心竟然是如此不可救藥。

「呀!」無意間,他把迎面而來的少女撞到,兩人就這樣一起倒在地上。
「詩、詩遙小姐,你沒事吧?」身旁的中性婦人立即把樂人從少女身旁推開,並扶起她。「你真是無禮!竟然撞傷我們的詩遙小姐,我一定找律師追討到底!」
「算了,我不要緊。倒是這位先生,你沒有事嗎?」被稱為詩遙的少女扶起了樂人,一瞬間,她的表情由平淡變得十分沉鬱和溫柔,面色多了幾分凝重,就好像一棵幼苗迅速變成參天古樹。「請問先生你怎樣稱呼?」
「我姓李,名樂人,剛才撞到了妳,真的很抱歉。咦?你不就是那個很出名的新晉歌手、雨詩遙嗎?」
「是啊,正是我。倒是你…..我叫你做樂人好了,你剛才不停地說世界末日就好了,沒有甚麼事吧?」
「我可沒有說出口,莫非她懂得讀心?」樂人迅速打量詩遙,她的亞麻色頭髮長長的,臉蛋尖尖,是一個既可愛,又成熟的御姐,不知為何,樂人覺得和她一見如故,心中有點小鹿亂撞的感覺。
「我有興趣和樂人先生吃一個晚飯,選一日不如選今日,今天晚上我們在有名的嘉華餐廳吃飯好嗎?」
「啊、還是不……好、好吧!」樂人覺得無功不受祿,本來想拒絕,但是不知為何卻開口答應,好像有一股力量強迫著他改口。「但是,我沒有好的衣服去好的餐廳,剛剛被家人趕離家,不能回家挑好的衣服。」
「不要緊。經理人!」詩遙吩咐旁邊的中年婦人:「你幫樂人先生去裝扮一下,今晚我們在餐廳見面。」

之後,樂人滿臉害羞接受裝扮後,終於在晚上和詩遙吃飯,不知為何,和詩遙閒談之間,他就覺得昏昏欲睡,之後就倒下來……

待他醒來,樂人發現自己已經被五花大綁,倒臥在一個不知名的後巷,當他正要反應過來,詩遙就手持一把利刃,向他的心臟插下!

回憶終結,樂人驚訝自己的心臟明明已經被利刃插下一刀,但是自己的思想卻沒有朦朧,反而越來越清晰,而且身體周圍好像充滿了能量,他望著眼前的詩遙,雙手緊緊握著利刃,用既無奈又慶幸的神情看著他。為甚麼這樣矛盾?唉樂人心想,若果自己能在死前對家人好一些就好。突然間,樂人全身發光,光芒從他的身驅爆發,把利刃和詩遙推得遠遠的。這時候,樂人的腦海浮現了一點記憶…..

「你、你是聖女?那我、我是……」樂人心胸的傷口突然消失,看著詩遙,他想起了一點記憶,但是仍然矇矓不清。
「你記起了我嗎?人子?」詩遙稱呼樂人為「人子」,是彌賽亞宗教繼上帝後的第二號人物
「我,想起了一點,你是在一千年之前,和我一起救世的人……」
「你想起就好。」詩遙用泫然欲哭的眼神說:「人子,你冷靜聽我說,上帝和路西法……」
「我知道你想說甚麼,但是,我現在認同父親所言,這個世界還是毀滅比較好!」
「甚麼!」詩遙反應不過來,樂人就說道:「我們暫時不要見面好了,讓我好好在世界末日前渡過一個好日子,再見了!」突然間,樂人口中念念有詞,整個人就無影無蹤。
「喂!」對於樂人,同時是人子(?)回復了部分神力,突然間消失而不是聽她的說法,詩遙久久不能自語。
「你失敗了,詩遙。早知就不用這個方法幫人子恢復記憶。」突然間,有一個少女拍著羽翼,從天而降下後巷,她背著金色短髮,眼眉幼悍,眼神比較銳利,表情也比較明快。
「拉斐爾,又是你說這個天界法寶可以讓人子回復過來的!」詩遙不滿地說。
「也許由我來拿會有效果,畢竟你是……」拉斐爾言而欲止,「也罷,現在不要內鬥,我們要盡快找到人子,不然路西法會對他不利!真是,為甚麼我要和你合作?」

於是乎,認為樂人會有危險的詩遙和貌似是天使的拉斐爾,就在不停搜尋人子的消息,過了幾天,她們終於有些眉目。
「那個中了二億彩金的幸運兒,應該是人子。這次明明是預定誰也不會中到彩金,但是卻有人中了,我非常肯定是人子用神力讓自己中彩金。」拉斐爾冷靜地分析。
「就算我們找到人子,又該如何辦?人子的記憶不完全,我們有方法讓他恢復嗎?」
「先找到他再說,咦,你看看這宗新聞!?」
「這個,不就是那個喜歡打人的警司豬經緯嗎?為甚麼他變成了乞丐行乞?」詩遙詳細看了新聞後,發現豬經緯短短幾天因為賭博和投資失利而破產,亦因為被指控各種罪狀而失去工作和退休金,老婆和兒子也和他劃清界線,把他趕出家門。「恐怕是人子用神力抽乾了豬經緯的運氣,然後向他灌輸大量霉運,因此他才有這樣的下場。」
「不可以讓人子這樣亂來了!這樣一定會引起路西法的注意!」
「我找到了人子的新居,他好像和現在的家人搬進了獨立屋,到時再勸服他。」
如此者,詩遙和拉斐爾就走去樂人的家,準備勸說樂人。

樂人現在還在新居指揮工人裝修新居,忽然間有人按下門鈴,他打開門,發現原來是詩遙和拉斐爾在門口等待他。
「原來是你們,我不想看到你們,快滾!」
「我相信你不會見死不救的,人子。」拉斐爾用怪力阻止樂人關上大門:「上帝和路西法打算密謀要毀滅世界,天界只餘下你最有份量,去阻止他們兩人。」
「好,就如你所言,我可能是彌賽亞教的人子,」樂人雙眼厭惡看著兩人說:「但我也認同上帝要毀滅世界。你看,這群人沒有救了,聖經上的『我』不是經常被人類背叛和殺掉嗎?」
「但是你同時深愛人類,認為人類就算如何惡劣,都有一種希望和潛能,」詩遙加入勸告樂人:「無論情況是如何黑暗,你也不會放棄。」
「這可能是因為聖經上『我』是老天真,」樂人不屑地說:「但我的人生經驗告訴我,人類是不會為理想而戰,只要給他們一丁點利益,他們就會出賣良知,背棄同伴。」
「那你的家人、朋友呢?」拉斐爾再厲聲問樂人:「你現在買大屋給家人,應該不是期望這樣快就世界末日吧?」
「別想歪了,拉斐爾,」樂人立即反駁:「我只是希望在世界末日前,稍為回報他們的養育之恩,他們都是缺乏政治智慧的豬!世界末日之後,與我何干?」接著,樂人就不管語塞的兩人,回去繼續指揮工人裝修。
兩人只好暫時撤退,再找方法勸告樂人。

此時,淪為乞丐,在街上行乞的豬經緯,一點食物和金錢也討不到,因為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怒火,經常辱罵街上的途人,途人也不好管他。每天只能討得一點點金錢,買一點麵包和一瓶水,晚上就在街邊露宿,有時甚至被他認同為手足的政府執法人員驅逐。

他回想起,在投資和賭博運不錯的他,在之前短短幾天,不由自主作出愚蠢的賭博和投資,使自己瀕臨破產邊緣。加上和他權力鬥爭的警司突然向他發動攻擊,讓他失去工作和退休金。短短時間,他由天堂被打進地獄。若果有上帝的話,他一定會十分怨恨,希望能向上帝復仇。「豬先生,你真是可憐。」在他快要餓得暈倒時,豬經緯突然聽到一個甜美又危險的女聲,他以為是自己有幻聽,但看來不是,他的前面站了一個美人,散發著美麗又邪惡的氣場。
「可憐?可憐甚麼!除非我今日這個下場,是有狗娘養的算計我!」
「若果我告訴你,你現在這樣的處境,是因為有人造成,你會如何想?」
「報仇!報仇!報仇!」豬經緯心裡,只想起了這兩個字,容不下其他想法,也不反省是否以前做太多惡行才招致報應。
「很好,我會給你報仇的力量和方法,前提是要你把自己的靈魂賣給我。」這時候,豬經緯見到美女的背後突然長出一對黑翼……

幾天後,樂人終於把新居裝修好,之後致電給他交情十分好的張老師,邀請他來新居參觀。然而,電話接通時,回應的人卻不是張政道。
「哼哼,狗娘養的,你過得幾好嗎?」
「你、你究竟是誰?」聽到這把聲音,樂人的口滲出苦味,面色也青了。
「你也幾厲害,用些妖法讓我走投無路,我在街上行乞,都多虧你這個小賊。」
「豬經緯,這是你多行不義的報應,不要怪我!」
「你閉嘴!我多來年緊守崗位,為珠城執法,我沒有任何錯。我現在告訴你,你最敬愛的老師現正在我手上,如果你不想他有三長兩短,就立即來到X地X街X道的地方,不然,我就割下你老師的手手腳腳!」然後電話就掛斷了。

「怎麼辦,怎麼辦,想不到張老師被豬經緯綁架了!」樂人六神無主地在家中走來走去,他的確因為詩遙刺下一刀而恢復了一些法力,但他不知如何利用來救張政道。
「人子,你需要我們嗎?」樂人聽到背後傳來熟悉的聲音,原來是拉斐爾和詩遙。
「是、是你們,你們如何進來的?」
「只要人子需要,我們就隨傳隨到。」拉斐爾說道,然後報以一個微笑。
「詩遙小姐,拉斐爾小姐,只要你們能幫我救到老師,你們甚麼要求也會答應!」
「希望你能認真聽我們勸說,」詩遙撥一撥頭髮,說:「我們一定會幫你的。」
「根據天使同僚調查,豬經緯很可能和惡魔作出了交易,懂得妖法的他才能夠這樣容易綁架你的老師,因此,人子,我先請其他同僚到現場刺探一下情報,這段空檔時間,我要教你一些聖法術,讓你作防身之用……」

過了一小時,樂人、詩遙、拉斐爾就來到了豬經緯挾持張政道的地方。
「這裡就是豬經緯匿藏的地方,周圍有幾隻小妖在把關……」拉斐爾分析道:「這些小妖的等級比較低,看起路西法沒有親自出馬,局面很容易控制。人子,我先和幾名天使引走這些小妖,你就直接闖入小屋,救回你老師,你還記得我教你的方法吧?」
「記得,」樂人憂心地說:「我應該死不去吧。」
「放心,雖然你的記憶和神力恢復得不完全,但你畢竟是人子,級數比起豬經緯大得多,豬經緯殺不死你。」
「好吧,我也顧不上這樣多,開始行動吧。」
然後,拉斐爾討詩遙就和幾名天使衝出去,引開把關的小妖。樂人立即衝入廢屋中,只見豬經緯用刀抵著張政道的脖子,冷笑地說:「歡迎來到,廢物。」
「我已經來到了,豬經緯,你就依約定,放了我老師,換我做人質。」
之前拉斐爾教樂人,讓自己代替張政道被豬經緯挾持,然後乘機使出聖束縛術把豬經緯五花大綁,讓他失去反抗能力。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豬經緯奸笑道:「休想,我現在就讓你體會一下絕望的深淵!」突然間,豬經緯狠狠用刀在張政道的肚子刺上一刀,然後把他推在一旁!

樂人方寸大亂,甚麼策略也想不起,立即跑到張政道的身旁,豬經緯就乘機跑到樂人的後面,一刀又一刀刺入樂人的背部,一邊咒罵著他。

這時樂人納悶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他只能向上帝祈求自己的老師能得救。但是無補於事,血不停從張政道的肚子流出,而樂人的意識就快消失時,他聽到老師痛苦地說:「誰、誰也好,我不要緊的,救……救救樂人吧!」突然間,樂人全身被光芒包圍,豬經緯被光芒射到,立即身受重傷,被彈開到屋旁。

解決了外邊個小妖的拉斐爾、詩遙以及幾名天使,也趕回廢屋內增援,目睹了這個慘狀。拉斐爾吩咐幾名天使制服豬經緯,然後和詩遙趕到樂人旁。
「樂人,你沒有事吧?你老師受到這樣的重傷,也許你可以用……」
「張老師沒救了,」樂人說這番話時,表情多了幾番穩重和謹重,語氣也平穩了一些,樣子散發一些機智的神情,好像一個人忽然得到了幾萬年積累下來的經驗:「這是天界的妖刀,死傷之刀,是父親親自打造,能夠強行奪去一個人的性命,現在就算是我,也不能治好老師的傷。」
「你恢復了記憶了?」拉斐爾有點疑惑問道。
「嗯,」樂人帶點穩重和悲傷的說:「多虧張老師不顧自己安危,也希望我安全,他的仁義心讓我覺醒了大半能力和記憶。」
「樂……樂人,」張老師不知情況,用最後的氣力說道:「你、你無事就好,希望你、你不要對人太絕望,凡事都有好的一面。」
「…….」樂人沒有回上老師的話,只是心想:「老師,你是一個好人,父……上帝一定不會虧待你,會讓你上天國的。」
過了不久,張政道因為死傷之刀的影響,嚥下最後一口氣。

樂人用一副複雜的面容看著豬經緯,既帶點仇恨的扭曲,也有一些憐憫的神情,更帶著悲傷的眼淚看著豬經緯。
「畜牲,你的老師死得好,你現在知道得罪執法人員的下場是怎樣了,狗狼養的…..」豬經緯不知悔改,不停說出咒罵的說話。
「你想如何處置豬經緯,人子?」詩遙問道。

「我可憐你,也仇恨你,豬經緯。」樂人平穩說道:「我可憐你沒有受多少人權教育,因此認為自己比較尊貴,人民比較低賤,才會四出打人,也可憐這個社會歪曲到沒有懲戒你,讓你反省。但是我仇恨你,你始終有意志自由去善待普通的民眾,你沒有這樣做,現在還殺死了張老師……」
忽然間,樂人口中唸唸有詞,然後說:「你就落煉獄好好反省,你不悔改,就不可能得救。」語罷,豬經緯就消失不見了。

「人子,你現在能夠把豬經緯打入煉獄,即是你的能力和記憶恢復了?」
「嗯,大半。」樂人說道:「我知道現在該做甚麼,上天國和父親談判。」
「這樣可不好,人子」,廢屋外傳來一把女聲。人子突然間警覺起來。

瀏覽 這個網站,相信 你都會好需要,看我創作的文章和圖片,一定讓你 驚喜!
記得 文章和圖片寫得很好,緊記 多多讚好、多多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
大家都有 找不同好看的文章圖片,我創作的文章已經很多人 課金支持! 大家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捐助我,或者到我的網站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左翼普及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