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DSE中文作文:《這一句話,我會記上一輩子》作文示範(反送中、抗警暴及新屋嶺版本)

0
50

瀏覽 這個網站,相信 你都會好需要,看我創作的文章和圖片,一定讓你 開心驚喜!
記得 文章和圖片 寫得很好,您 覺得開心,緊記 多多讚好、多多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
大家都有 找不同好看的文章圖片,我創作的文章已經很多人 課金支持! 大家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捐助我,或者到我的網站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左翼普及文章。

我在DSE中文作文分部奪5**,請看這裡

試以「這一句話,我會記上一輩子。」為首句,續寫這篇文章。

注意!中文老師甚多深受愛國主義影響,非常擁護中國共產黨,所以若果DSE作文引用香港例子,要小心不要抨擊香港政府、香港警察、中國政府,否則可能被惡意評分!我曾和一個中文老師(彭小嫻)討論時事,她可以接受甘地公民抗命、馬丁路德金暴力抗爭、孫中山暴力爭取民主;但是不接受港人爭取普選、公民抗命、國內的異見人士批評政府!小心小心,這只是遊戲文章!稍後會出正常文章供參考!

加上部分中文老師甚為厭惡情色情節,要小心考慮是否要加這個情節!

這一句話,我會記上一輩子。

可惜,允行老師這一句說話,年邁的我,只能夠帶進監獄,用一生的悔疚來記起。

今天,是海牙國際法庭審判香港警察的其中一日。我,李英秀,是其中一個被控有罪的警察。案件已經進入了結案陳詞的階段,我和一眾香港警察,被控在反送中運動涉嫌使用過高武力鎮壓示威者、酷刑對待及性侵被捕人士。當控方律師宣讀我的罪行如何令人髮指的時候,我的回憶回到我中學的時候……

那時候我讀中四,成績不上不下的我,已經放棄讀大學,打算文憑試後讀毅進文憑,再考警察。我並非大奸大惡,只是一個唯唯諾諾的人。當時,班中有一個叫思賢的同學,經常被林展滔和羅兆鈞及一眾惡霸欺凌。他們不但會毆打思賢、還會毀壞思賢的文具,更甚者會命令思賢偷家中的錢供他們享樂。原本,我只是冷眼旁觀。

然而,有一天,我在校園的花園走過,又見到林展滔和羅兆鈞對思賢拳打腳踢,原本,我只是想在旁邊走過,但是這次,林展滔和羅兆鈞卻勒令我對思賢下毒手。我不敢不從,只能痛打思賢。漸漸下來,我就很高興能和林展滔及羅兆鈞一眾一起欺負思賢,直到有一天,我們欺負思賢的事被允行老師目睹!

原本,我以為我只是從犯,被處分也不過是記一個缺點,但是,想不到允行老師除了重罰林展滔和羅兆鈞,也重罰我停課!我不忿,找來了允行老師對質,他語重深長對我說:「英秀,儘管你是從犯,但是你對於同學被欺凌一事不但視若無睹,還要落井下石,罪行某程度上比起展滔同學和兆鈞同學還要重!你快要畢業了,我教你的時間不多了,要記著我一句話:世上的邪惡能夠橫行,在於好人沉默不語和追隨!就像二戰時納粹黨能夠犯下屠猶罪行,在於當時奉公守法的德國人沒有反對……」

突然間,我的注意力又回到法庭,輪到辯方律師為我結案陳詞,他的論點和我當初與允行老師對質的抗辯理由一樣——就是我不過是聽從警察公會前主席和現任主席陳早光和林志位的唆擺,因而做出暴行……事前,辯方律師已跟我談好,只要我也一直說同一番狡辯,也許能獲得輕判。突然,我腦海閃過了一個人影,就是她,念慈……

我當了警察後,原本也是穩妥地辦事,直到有一天,我奉命駐守新屋嶺,原本以為只是一個普通任務,想不到,我目睹了甚麼是地獄。那天,長時間工作的同僚怒氣衝冠地押解一群少男少女回新屋嶺。言談之間,他們非常憤恨這些示威者大大增加他們的工作壓力,決定響應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位的號召,要好好招呼這群「蟑螂」,於是,狂歡晚會開始了!對於稍長的年青示威者,有同僚不是對他們瘋狂毆打,輕則皮開肉裂,重則骨折斷肢;對於年幼的示威者,他們甚至輪流強姦他們。在燈光熄滅的新屋嶺裡,只聽到示威者的哀嚎和求饒,以及同僚的粗言穢語的咒罵……

原本,我只是想安安穩穩地渡過一晚,裝作甚麼也看不到,突然間,有一個同僚領來了一個女童,對我說:「英秀,這個女孩是尤物來的,我們今天便宜你,讓你好好體會如何合法地『衰十一(編按: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事後不用被追究!」我原本想拒絕:「不了,還是讓我好好地安靜過一晚吧……」不料同僚忽然間無名火起,狠狠地掌摑我一巴,道:「你這個狗娘養的真是不識時務!現在膽敢敬酒不飲飲罰酒!我告訴你,你不幹她的話,我們連你也打!」我膽怯,只好不情不願地把少女強暴了,聽說她之後變成了植物人……

漸漸地,我覺得做這些事,不必受到良心譴責。在街上,我隨意朝著示威者的要害開槍射擊;在警署內,我肆恣虐待示威者,強暴他們,我們認為,做這些行為是捍衛祖國,反對港獨,迫死蟑螂,是正義之舉……

「被告,你還有話要說嗎?」法官表情狀甚痛苦,按著太陽穴,不耐煩地用英文問我。原本,我緩緩開始讀出辯方律師已準備好的言辭,希望減少自己的刑期。突然間,允行老師的說話在我心中緩緩響起:「世上的邪惡能夠橫行,在於好人沉默不語和追隨!」我腦中突然閃出了一幕……

「是你、是你這個畜牲,強暴了我的可憐女兒!」一個瘋婦突然間衝出來,把我撲倒,並且想用刀刺死我!「你、你究竟是誰!」那瘋婦回道:「張念慈是我的女兒!」我想起了,她是那天我在新屋嶺不得不強暴的女童,我爭辯道:「我不想的,若果我不強暴你的女兒,我就會被同僚打……」不料那瘋婦回嗆道:「無恥之言!若果你當初能義正嚴詞,喝止你班禽獸同僚,我的女兒就不用變成了植物人!」幸好,當時同僚趕來,把這個瘋婦制伏,我才沒有事,我原本以為,報應不會到來……

然而,因為中國要在中美貿易戰和美國妥協,以拯救經濟,決定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出賣我們這群警察。首被告林志位和次被告陳早光被重判死刑,我們這些基層的警察,決定將所有罪行推到林陳兩人身上。

「被告?你還有話說嗎?」法官的督促把我的思緒拉回法庭,想起了允行老師的一句話,想起那瘋婦,我的良知終於讓我受不住!我緩緩地說:「法官閣下,記得我中學老師黃允行說過:『世上的邪惡能夠橫行,在於好人沉默不語和追隨!』,我願意承擔自己所有罪責,決不狡辯……」

允行老師這句話,我會記上一輩子,只可惜,我只能帶著後悔莫及的心情,在監獄中憶起這句話,若果,我當初有勇氣制止新屋嶺同僚的暴行,事情是否會不一樣?

若果想知道為甚麼要找我教中文DSE,請看這裡

瀏覽 這個網站,相信 你都會好需要,看我創作的文章和圖片,一定讓你 開心驚喜!
記得 文章和圖片 寫得很好,您 覺得開心,緊記 多多讚好、多多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
大家都有 找不同好看的文章圖片,我創作的文章已經很多人 課金支持! 大家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捐助我,或者到我的網站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左翼普及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