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金遊戲害民主】從課金遊戲和課長看資本主義國家如何分化民主2大手段

0
470
課金遊戲

你有玩課金遊戲嗎?生於自由民主的國家,可以自由自在玩課金遊戲,不必像中國一樣玩課金遊戲時處處受到干頻,甚至課金遊戲被政權關服而讓課金血本無歸。但是,當你於遊戲大灑金錢時,甚至課金上癮的時候,可能同時傷害了民主,讓你的自由減少?

課金遊戲可以自由地玩,反映資本主義國家沒有分化民主?

一般的見解認為,只有如中共、俄羅斯等獨裁國家藉著分化民眾團結,以扼殺民主運動於萌芽狀態之中。相反,資本主義自由制的民主國家,儘管有貧富懸殊,但起碼它對民眾追求自由民主等價值,抱中立的態度。

當然,啟敢不是那些擁護極權的坦克派,若果只能有兩種選擇,資本主義自由制的民主比起中共和俄羅斯自然好一點點,政治上的獨裁是歷史上的嚴重倒退。但是,誰說我們只能從咖哩味大便和大便味咖哩中二擇其一?我們不可以有更好的選擇嗎?我們不能吃滿漢全席嗎?

課金遊戲和動畫界的關係討論

以下文章,啟敢嘗試從日本動漫界和課金遊戲為例,指出資本主義也會分化民眾團結,傷害民主。即是資本主義下有政治自由,但是它本身的運作邏輯,往往和政治上的獨裁一樣,有分化民主的後果,你課金的時候,可能做了民主的掘墓人。

若果對日本動漫界情況略知一、二的人也知道,現在動漫界出現了重大的危機,越來越少年輕畫師加入製作動漫的行業,以致業界青黃不接的情況嚴峻。原因是因為動畫公司的成本緊張,令到很多新進的原畫師(即是畫動畫分鏡的畫師)只能賺極度可恥的人工(真不知收入這樣少如何玩課金遊戲?),大抵每月7000港元,根本無法於動畫公司林立的東京都維持基本生活,加上升遷緩慢,以致很多人不得不因為生計緣故,最後放棄加入動漫界的夢想。相反,有些有名的聲優,卻能有天價的收入(聽聞著名聲優澤城美雪早年的年收入達4000萬日元)。

這種收入差異非常之不平等,若果沒有原畫師繪製動畫原圖的努力,他們畫出質量高的畫面吸引觀眾,只憑聲優為動畫配音,絕對不可能讓動畫大賣和受歡迎。

誠然,有不少有良心的聲優都出來反映原畫師的薪金太低,嚴重危害動漫界的發展和未來。但是,若果真的要推行政策,去讓不同的動畫工作人員得到有尊嚴的工資,恐怕會涉及資源再分配的問題,很多知名聲優就不能收取天價酬勞(供他們如玩課金遊戲嗎?),他們可能未必會贊同這種政策。

課金遊戲讓聲優未必願意支持原畫師權益?

很多人便疑惑,其實不少知名聲優都生活無憂,甚至大富大貴,要他們不要收取天價酬勞,將更多資源分配給原畫師等人,為甚麼他們會誓死反對?

這裡,我們就可以窺探到資本主義如何分化民眾團結和傷害民主。請容啟敢娓娓道來。

以下是泛論。第一,所有公司為了賺取更大的利潤,他們都會用各種手段製造虛假需求,讓人誤以為要消費或購買某種服務和商品,結果鼓勵人放縱消費;第二,資本主義提倡擁佔式的自由,鼓勵人獲取及佔有更多的物品,就等於有更大的自由。為了獲取更多商品,他們傾向賺取更多金錢以使消費更多,這種被資本家眷養的貪婪心理,自然不會管其他人是否公平尊嚴地獲取酬勞。

課金遊戲
知名聲優課崎信長大花金錢於FGO而被稱為課長

知名課長例子:島崎信長和三澤紗千香

而日本盛行課金遊戲讓虛假需求和擁佔式的自由更形惡化。日本不乏聲優在課金遊戲大灑金錢,例如島崎信長和三澤紗千香、這兩人是著名的年輕聲優,年收入之鉅可想而知。有時會於社交媒體見到他們發帖文,哀嚎抽不到某某課金遊戲的某某角色。而三澤紗千香曾因為病態玩課金遊戲,而遭事務所監管。

為甚麼收入富足的聲優會因課金遊戲而變得貧窮?課金遊戲通常是轉蛋制,遊戲商會讓遊戲關卡越來越難通關,為了獲勝,就需要抽得稀有的角色和強力的道具,才能夠通關。而遊戲商亦會不停推出稀有角色和道具,為了再獲得,必須投入更多資金——正正應驗了莊子的一句:以有涯隨無涯,殆矣!其實轉蛋制和賭博無異。

而且市面上有成千上萬的課金遊戲,因此就算玩幾款,也所費不菲。雖然,坊間很多娛樂都比較健康和廉宜(例如九十年代的創作同人小說和同人本),而動漫迷和聲優也無需要「以有涯隨無涯」去玩課金遊戲,花費鉅額金錢。但是資本家和動漫公司為了開創更多利潤,就不停製作與動漫相關的課金遊戲,甚至宣傳一個訊息:誰肯為動漫的課金遊戲付出更多錢就是愛動漫的表現(諷刺的是;大部分資本家不會主張改善原畫師的工作福利待遇,從而提升動畫的製作水平,也是愛動漫的表現。)

而課金遊戲亦不時藉著推出特別的角色,通常是由知名聲優配音,或對玩家有特別的文化意義,以情緒勒索他們課金更多金錢去抽這些角色或虛寶。玩家通常對這些角色有移情作用,覺得擁有這些角色就是和他們生活奮戰,更加強了情緒勒索。

課金遊戲目前,大眾缺乏左翼視野,可能死得好慘

或許有的人會反駁,只要聲優定力夠就不會玩課金遊戲玩到破產。其實日本已經有案例指出有父母因為玩課金遊戲而導致用光了他們親生嬰兒的奶粉錢,導致嬰兒活生生餓死。

聲優也很難避免不玩課金遊戲,他們為了能和其他聲優有話題,以便增進人脈及於業界立足,可能無法迴避玩課金遊戲。還有,聲優缺乏左翼階級批判視野,不會覺醒到,其實自己被課金遊戲欺騙,面對的是一個不公平的遊戲,做了資本家的提款機。

另外,啟敢認為,一旦出現了大規模的工人運動,例如原畫師團結一起要求動漫畫公司改善待遇,他們想找聲優聲援他們的工會運動,這些動漫畫公司大可以向聲優贈送課金遊戲的稀有角色,以利誘聲優放棄聲援原畫師,分化運動。這就是資本主義藉著給工人一點餅碎來分化工人團結對抗權貴的好例子。

同時,聲優為了能抽更多的稀有角色,滿足他們的虛假需要,更加會漠視其他動漫工作者只賺得可恥的人工的悲慘狀況。這反映了資本主義鼓勵虛假消費和佔有消費,讓成功的人漠視其他人的苦況。

課金遊戲
三澤紗千香因為病態玩課金遊戲而被公司警告

總結:資本主義經濟有分化民主的可能

總結來說,從課金遊戲作例子,可以看到資本主義鼓勵虛假需求和擁佔式自由,是分化了民眾團結對抗權貴集團。這種角度來看,資本主義的民主制國家,和中共及俄羅斯一樣,都有分化和傷害民主的可能。

我們左翼相信,世界可以有進步的地方,絕非像現在這樣悲慘,大家只是做權貴的人肉提款機。就如何改善課金遊戲讓它變得不這樣剝削民眾,啟敢認為大可以透過組織民間團體,相關的動漫業界人士,發動由下而上的民主運動,要求課金遊戲的利潤要用來改善前線原畫師的待遇,也要有強制補底政策(即是抽不中某個次數,就一定會有該角色的補償)。只有大家團結一起,才能終結權貴借鼓勵消費分化民眾。

回到首頁看更多文章,或往下面捐助柏楊大學

瀏覽這個網站,相信你為周遭的不公憤怒,對不公的現象疑惑,尋求一個解答。
我不能給一個速效方法,有人說速效方法一定是騙人,但是我可以和你一起探究和思考出路。
文章寫得有意義,您 能振奮情緒重新 出發,請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於社交媒體 讚好、轉載、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coin幫助我!
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你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
《閱微左翼筆記》patreon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找到出路。

各位讀者貴安,你驚訝原來你玩遊戲時,就可能同時傷害民主!你又如何看?文章看得滿意,懇請支持創作有價。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
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或者可以成為patreon用戶支持我為您們服務:
按此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MeWe專頁:按此

【課金遊戲害民主】從課金遊戲和課長看資本主義國家如何分化民主2大手段
【課金遊戲害民主】從課金遊戲和課長看資本主義國家如何分化民主2大手段
close
【課金遊戲害民主】從課金遊戲和課長看資本主義國家如何分化民主2大手段

歡迎您訂閱我的網頁

一起尋找香港的民主未來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課金遊戲害民主】從課金遊戲和課長看資本主義國家如何分化民主2大手段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