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 Beats!的人生哲學論(二)

來自 | 6 月 30, 2010 | 文學及ACGM館, 哲學行者 | 1條留言

說到底,Angel Beats!已經完結了。看到頗為兩極化的評論,柏堅覺得啼笑皆非。大抵上非議AB的人都是以劇情的推進欠佳、世界觀的完善度不足、角色過多來作出批評。不過作為鍾愛AB的柏堅而言,這不過是小問題,而且AB的賣點亦不在此(在總結再議)。而且比AB更無世界觀的作品、無劇情結構可言但一樣被譽為佳作的作品亦多。例如柏堅本年就修讀「文藝思潮:從現代到當代」中,接觸到的先鋒文學、朦朧詩、台灣文學中,部分為了表現後現代主義,作品完全是「三無」——無內容、無結構、無邏輯,但是一樣被譽為佳作。AB已經比這些作品明瞭二十倍。這裡想說的是,評論動畫的好壞如文學一樣,都是多元的,切忌死執幾個評論方法到老。

回到正題,今次講的哲學問題是「永生」。永生,既是人類的夢想、亦是人類的恐懼。故事內容回到當音無決定成為新世界的神,不,是要讓自己的同伴釋懷,所以和奏合作,已經成功讓唯釋懷。但是,突然間有大量黑影襲擊戰線的成員,由里在退無可退的情況之下,決定讓戰線的成員自由決擇自己的前途,結果有不少人最後依音無的建議,選擇釋懷而離開這個世界。另一邊廂,由里被黑影吞噬,原本應該變成NPC的她,因為執著自己的人生,不希望白白捨棄自己的記憶而跳出黑影。最後由里在音無一行人相助之下來到製造黑影的幕後元兇的地方,原來是一個程式。面對能夠徹底控制這個死後世界的機會,由里會如何做呢?

人是一種矛盾的動物,對於死,人是非常恐懼(包括柏堅本人);但是對於永生,人又不是熱烈地接受。由里在最初雖然說要打敗立華奏然後搶奪這個世界,但是,他們是否能夠接受到永生呢?

人類的不少文學作品,以致筆者所接觸的ACG作品,對永生都抱有一種否定。例如全球熱爆的《魔盜王》第一集中,那群黑珍珠號的船員因盜取秘寶而得到永生的詛咒,他們不是因而興高采烈,而是慌張非常,想要解除詛咒。在前幾年連載的漫畫《Sola》中,不老不死的夜禍女主角四方茉莉最後用劍自刺,用自己的血來初另一女角森宮蒼乃變回人類,茉莉死前透露那把劍是由羨慕人類可以死亡的夜禍所製造的。高橋留美子的《人魚之森》中,不老不死的男主角四出旅行,就是為尋找可以解除永生詛咒的的方法。可見人類不同的創作中,都視永生為一種詛咒。

卡繆曾說道:「世界的秩序是由死亡所創造」,他認為人因為死亡,才會促使自己在生前行動。另一個作家威廉斯(Bernard Williams)在他的作品指出,活得太久可能帶來「無聊、漠不關心和冷淡感」,人的生命可能不適合不朽。正正因為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所以人類所會去行動,去創造意義。這裡亦批評了宗教的永生論——永生並不是人生的意義。

人類恐懼永生,又如何解釋歷代眾多皇帝,自秦始皇開始,就想煉丹成仙,長身不老,甚至到了唐代,眾多皇帝服食重金屬求長壽?是不是就代表人想追求永生的一面?我反而認為,這些獨裁者追求的不是長壽,而是權力的延續。因為獨裁者能夠掌握絕對權力,被這種絕對權力所腐化後,他們就會恐懼讓他們失去權力的東西——包括死亡。故此,這種特別案例在論證人對永生的態度時,似乎沒有多大用處。

人對永生的態度,真是欲拒還迎,柏堅曾經讀過一本書,指連上帝也厭倦自己長生不老,所以為了懲罰罪人,就讓他們長生不老,好人反而死了就一了百了。人對永生的態度,或許可以用由里的一句話作結:「所謂人類啊,是短短十分鐘都忍不下去呀!」

相關文章:

Angel Beats!的人生哲學論(一)

麻枝准改行信奉社會主義?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Become a patron at Patreon!

大家課金「購買」我的文章,我就可以有更多資源寫更多文章和大家一齊成長,渡過民主的黑暗時光(沒有的可以按likecoin)

Payme支持我

轉數快支持我
Paypal支持我

胡啟敢

胡啟敢

自小已是基層,受過壓迫及見過中上級社會階層的荒謬,成為了堅定的左翼。堅持普羅大眾由下而上掌握經濟和政治等領域。因為大部分文章都提倡左翼思想和普世價值,因此經常被網上的極右網民及法西斯網民中傷。與其憑他們的三言兩語誤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文章了解我。舉手之勞,記得於上面的社交媒體欄分享我的文章。

相關文章,歡迎交流交流,了解更多知識

水珠甜心男孩漫畫書評:顛覆性別定型

水珠甜心男孩漫畫書評:顛覆性別定型

它也顛覆了主流作品給我們對情侶的認知。主流的作品一向是以剛強的男性保護柔弱的女生以主調,但是這個作品卻作出批評,女性氣質不代表弱,有時也更加強大。而且芽衣和司郎是互相幫助的,沒有一方比另一方強勢,這讓我們反思,情侶一定要像文化霸權給我們的認知般,有主從之分嗎?

真的要投票給人民力量嗎?

真的要投票給人民力量嗎?

現在,你心安理得聽從人力的建議投票,然後甚麼也不作,在網上打飛機,和投票給民主黨有甚麼分別?只不過民主黨懦弱,人力會有點點激烈行為而已……不少獨裁者如墨索里尼和希特拉等,他們在做大獨裁者時,第一步都是取消黨內民主的,雖然依香港的局勢,黃教主不可能做獨裁者,但是他的手段竟然和獨裁者差不多,總令人心寒,有言「君子不飲盜泉,惡其名也。」如果一個信仰民主的人沒有民主素養,這還不恐怖嗎?

1條留言

  1. 柏堅

    我不是寫畢業論文,你這樣苛求我沒有意義。
    正如評論一套動漫一樣,你不能用一個無甚關係的評分標準來評分。你不能用評愛情小說的角度來評《魔戒》,然後就大罵《魔戒》是爛作。Angel Beats並非著重劇情推進、世界觀設定、所以角色塑造來取勝,它是著重故事的內涵和主旨。雖然我不反對人們以這些角度來評論AB,但私下我覺得意義不大。
    另外,御宅族某程度可以取代文壇。
    AB表面上和永生沒有關係,但是由里一開始說要奪取這個世界,然後一直生活下去,這樣他們就會面對永生的問題。
    可能魔盜王和Sola的例子太極端,但是人魚之森和威廉斯的作品呢?
    另外,虛無主義才是以死亡論證人生沒有意義的人,而且存在主義有不同派別的哲學家,我只是舉一個例子,而且,我也可以說你認為永生是好(?)也是片面,你能反駁我嗎?
    你指出人恐懼永生是因為痛苦,我同意。但是時間對人的侵蝕也不可忽視。我們能夠想象甲和200年後的甲,性格處世會一致嗎?可能因為此,人亦恐懼永生。

發表迴響

已經幫助幾十萬人

每篇文章五分鐘,更聰明了解民主、自由、人權,不被洗腦

立即免費訂閱電子報

2024 年 6 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搜尋欄

Share via
close-link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