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idelbast試譯

來自 | 11 月 19, 2014 | 文學及ACGM館 | 0 條留言

Seidelbast
Von diesen Stauden mit dem rotlicht-weißen
Geheimnis ist dein dunkles Herz erfasst.
An deinen Wangen laß mich, an den heißen,
verweilen mit dem Duft vom Seidelbast.
Was sich entschließt an deinem Blut zu leuchten,
ist, sagen sie, beseelt von einem Gift.
Ist es von einem Schimmer, einem feuchten,
was dich verwandelt und mich ubertrifft?
Am offnen Fenster wechselt deine Welt.
Die kleinen Bluten flustern dir Befehle.
So bleibt, was dir mein Herz vertraut erhalt,
ein starker Duft im Suden deiner Seele.

芫花

這些多年生植物帶著紅白色
秘密是檢測汝之黑色的內心
我貼著熱呼呼記憶之你的臉
與瑞香的香氣一起逗留徘徊

是什麼決定了照亮你的血液
是一種毒汁給予靈魂有人說
它來自一道滋潤的閃亮微光
莫非它改變了你並超越了我

你的世界在敞開的窗口變化
那些小花悄悄對你說出指令
從你那得來的於是可以長留
你的靈魂有著南方濃郁的香
(參考孟明譯作後,由德文版再譯)
如果,單純的就平仄來就分析的話,可以得出以下結果。以傳統一「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的作法。「平仄相對」的有二十六組,佔三十六組中的七成二,算是相當高的比例,因此,光就平仄這一點,這首譯作,無疑的是有一定水平的。

這些多年生植物帶著紅白色
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秘密是檢測汝之黑色的內心
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
我貼著熱呼呼記憶之你的臉
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
與瑞香的香氣一起逗留徘徊
仄仄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
是什麼決定了照亮你的血液
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仄仄仄
是一種毒汁給予靈魂有人說
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它來自一道滋潤的閃亮微光
平平仄平仄平仄平仄仄平平
莫非它改變了你並超越了我
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仄仄
你的世界在敞開的窗口變化
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
那些小花悄悄對你說出指令
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從你那得來的於是可以長留
平仄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
你的靈魂有著南方濃郁的香
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

這首詩其實是「莎士比亞十四行詩」之變體。只是它的「變體」是在於少末後兩句,此外這首詩作的韻腳也稍有不同。
詩作的韻腳為「甲乙甲乙-甲乙甲乙-丙甲丙甲」,而其中,「丙」又相當程度上相似於甲。

也因此,我判斷,這首詩句的「這些多年生植物帶著紅白色」「Von diesen Stauden mit dem rotlicht-weißen」為何不加注任一標點,其原因為,「rotlicht-weißen」,之紅-白恰巧為任何一個詩句之韻尾。

Von diesen Stauden mit dem rotlicht-weißen
Geheimnis ist dein dunkles Herz erfasst.
An deinen Wangen laß mich, an den heißen,
verweilen mit dem Duft vom Seidelbast.

Was sich entschließt an deinem Blut zu leuchten,
ist, sagen sie, beseelt von einem Gift.
Ist es von einem Schimmer, einem feuchten,
was dich verwandelt und mich ubertrifft?

Am offnen Fenster wechselt deine Welt.
Die kleinen Bluten flustern dir Befehle.
So bleibt, was dir mein Herz vertraut erhalt,
ein starker Duft im Suden deiner Seele.

綜合以上兩點,其用韻恰巧為一,「白紅白紅-白紅白紅-紅白紅白」之「帶著紅白色」。
除此之外,由我手頭上的這本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的策蘭詩選的十二頁,可以得出這首「Seidelbast」最初是寫作於西元十九四三年四月十五日,根據現存史料上的記載,那時的策蘭正因為他的猶太人身份被限制在集中營內。但若是我們以十九四三年,正值二次世界大戰之末期,的這個時間點來做分析的話。自然的可以得出這是一首「反戰詩」之結論。
也因此,我們又可以將其「紅白性」解讀成,同盟國和軸心國之間的對立。甚至,我們可以再更一步的推導出。「同盟國=紅,軸心國=白」之結論。但,我認為要注意的是,策蘭是一個猶太人,而猶太人當時的身份是,無論是同盟國或是軸心國的勢力範圍內,都是受到「非我族類」的看待的。也因此,對其而言,他可能對於「同盟國」也未必是具有好感的,自然,軸心國就不用提了。
結論如下,芫花自然就被用以借代了「戰爭」。「莫非它改變了你並超越了我」,無疑的這句話是可以被當作「詩眼」來作出解讀的。我讀作,「戰爭改變了你並超越了我」。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Become a patron at Patreon!
胡啟敢

胡啟敢

自小已是基層,受過壓迫及見過中上級社會階層的荒謬,成為了堅定的左翼。堅持普羅大眾由下而上掌握經濟和政治等領域。因為大部分文章都提倡左翼思想和普世價值,因此經常被網上的極右網民及法西斯網民中傷。與其憑他們的三言兩語誤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文章了解我。舉手之勞,記得於上面的社交媒體欄分享我的文章。

相關文章,歡迎交流交流,了解更多知識

胡鬧政客黃毓民

胡鬧政客黃毓民

黃毓民是次退黨,和他所憎恨的民主黨有某程度相似,為香港的未來埋下惡果。黃毓民之前在節目力斥民主黨通過政改方案,讓香港的政制發展停頓十年,為香港未來埋下惡果。但是黃毓民現在分裂社民連,亦是為香港未來埋下惡果……黃毓民此舉亦限死了激進力量在未來兩年只能狙擊民主黨,而沒有在社會民生其他範疇作出行動。

趙善軒和蕭若元所追求的民主,會於關鍵時刻背叛普羅香港人嗎?

趙善軒和蕭若元所追求的民主,會於關鍵時刻背叛普羅香港人嗎?

趙善軒和蕭若元直斥中共劣政和推介西方民主有功,但是他們可能不是香港人想要的民主的同路人?竟然,趙善軒和蕭若元可能於民主運動去到某一個臨界點,或者會支持鎮壓民主運動?有兩種民主,趙善軒和蕭若元支持有特權的民主?趙善軒和蕭若元經常將經濟學冒充成科學恐嚇民眾,但真相是有陰謀?

0 條留言

發表迴響

已經幫助幾十萬人

每篇文章五分鐘,更聰明了解民主、自由、人權,不被洗腦

立即免費訂閱電子報

2023 年 11 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搜尋欄

close-link
error: 注意: 尊重啟敢的辛勞創作,請勿複製原文,改以社交媒體分享取代,謝謝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