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這個網站,相信 你都會好需要,看我創作的文章和圖片,一定讓你 開心驚喜!
記得 文章和圖片 寫得很好,您 心花怒放,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讚好、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舉手之勞,免費)!
大家都有 找不同好看的文章圖片,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大家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

太久沒挖Angel Beats!(下稱AB)這個坑,現在執筆寫感想,真的不知從何寫起。劇情變化實在太快,基本上已經推翻了柏堅之前的「社會隱喻論」說法。這套片是探討人生的意義,當無異議,然而,麻枝准是如何看待人生意義的呢?

先按下不表,本人對於本港某些知名動漫評論人士動輒以AB的一些小錯小漏來非議AB表達不滿,這就好像說「音樂沒有用處,因為不能計算行星的移動軌跡」一樣無稽。的確有些作品是以嚴謹的世界觀,事事解釋詳盡且不犯駁而取勝,但是AB的亮點根本並不在此,你強行用此立點來評論AB根本是苛求,就像你不能用寫實軍事系來評價Gundam Seed。AB是以輕鬆搞笑,探討人生意義做亮點。希望評論這套作品的人,都應明白此一點。

究竟麻枝准如何看待人生意義呢?不妨從哲學的角度作出分析。

真實性的重要

話說第六話,即是音無推倒(?)直井的一話中,直井在擔任學生會長代理的時候,直井先設計把奏囚禁,然後好好整治戰線的成員,當音無和天使趕到操場的時候,已經大多數戰線成員被直井催眠的NPC所槍斃(不過死不了便是了)。之後直井就要做這個世界的神(夜神月上身?),之後就要用催眠術讓眾人幸福地消失,第一個受罪的是由里。這是,我們的音無主角說出一些震撼的說話。









這是一個哲學問題。的確快樂和人生意義是我們所追求的,但是如果有科學家設計一個像《駭客時空(Matrix)》的機器,人類能類在裡面享受一切經驗,例如、冷、熱、甜、酸、苦、辣,做一個成功的人士,能夠虛擬地追求人生意義,和現實沒有分別,那麼,我們會否走入這個機器?

如果你答「是」,那你可能是屬於少數人。多數人不但會拒絕,而且會被這個建議所嚇著。這是因為他們覺得若果在這部機器中,自己不是真實地活著,也沒有活過一段美好人生。可見光有虛擬的人生經驗,並不足夠。

甚麼觀點會壓過人追求快樂和滿足?就是真實性。人類有種特性,就是想活動真實,不想被矇騙,做生命的創造者,希望自己的成就是建基於自身能力和努力,不想活在虛假中。除非生活實在太悲慘,否則人類都選擇活在當下。就像英國十九世紀哲學家米爾(John Stuart Mill)所言:「做一個不如意的人勝過一隻快樂的豬。」有些價值,是比單純的快樂更值得追求。

事故為甚麼音無會這樣喝罵直井,因為音無就像前文所述中,相信真實的人生是重要的,沉醉在幻想之中而消失根本沒有意義,就像人類會抗拒進入類似Matrix的經驗機器中(當然前提是生活不是太悲慘)。直井覺得自己的人生是虛幻的,可見連直井也認同人生的真實是重要,心底裡是不相信用催眠術讓其他人消失,最後在音無的一番勉勵中,他被救贖,也被音無推倒了(?)。

有些知名的動漫評論者認為,直井怨念極深,不可能被音無幾句話就勸服。我建議他們在作出此判斷前,應先了解甚麼是佛家禪宗的公案。禪宗的公案都是說一些比音無更加莫名其妙,不所知云的說話,來解開當事人的心結或闡釋佛理,但人們都很受落。由此可見,人會否明白一個道理,有時並非建基於道理是由詳盡,反而是建基於一個人的心是否願意去接納——這就是佛家所言的「頓悟」。直井聽到音無一番勉勵就釋懷,就是這種狀態,亦是佛家所言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回到首頁看更多文章,或往下面捐助柏楊大學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搶先看新文章: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搶先看新文章:按此


close

加入我們

尋找港台的民主未來

We don’t spam! Read our privacy policy for more info.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