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論〈新世紀福音戰士〉劇情的左翼隱喻:劇場版結局真嗣的抉擇,反映了對資本主義的批判?

0
2251
試論〈新世紀福音戰士〉劇情的左翼隱喻:劇場版結局真嗣的抉擇,反映了對資本主義的批判?

瀏覽這個網站,相信你為周遭的不公憤怒,對不公的現象疑惑,尋求一個解答。
我不能給一個速效方法,有人說速效方法一定是騙人,但是我可以和你一起探究和思考出路。
文章寫得有意義,您 能振奮情緒重新 出發,請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於社交媒體 讚好、轉載、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coin幫助我!
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你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
《閱微左翼筆記》patreon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找到出路。

啟敢承接上回的文章,再補足《新世紀福音戰士》的左翼符號隱喻,以補足稍早前蘋果日報果籽邀請好青年茶毒室和林兆彬用哲學角度解釋它的不足之處。

結局的隱喻:真嗣的逃避反應了我們對資本主義的態度?

在舊的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中,SEELE進攻NERV的總部時,真嗣躲在總部的深處不願意駕駛初號機。隨著劇情的推演;不少配角一一戰死,但是真嗣仍然不願意駕駛初號機,當時相信不少觀眾,包括我都十分憤怒為何真嗣這樣廢。傳統的荷里活的劇情發展,當面對這樣的危機,應該是主角大演身手,化危為安的好時機;偏偏真嗣卻廢到甚麼也不管,直到美里也壯烈犧牲時,真嗣也勉為其難駕駛初號機—完全是反高潮的發展。

但是人成長了,在社會浮浮沉沉了一段時間,身為左翼的我,又明白為甚麼真嗣這樣廢。因為,真嗣的廢是暗喻了一般人在面對資本主義的重大危機(例如金融海嘯),無力改變世道,只能關閉自守,自求多福。

不妨這樣解讀,SEELE進攻NERV是隱喻了資本主義大國或帝國與帝國之間的大戰引起的末日狀況,就像之前的中美貿易戰,一般人又能做到甚麼去扭轉這些權貴互相鬥爭所造成的傷害惡果?在缺乏左翼和工會的力量去鬥爭之下,一般人只能營營役役守著自己一份工作,每天賺取隨時貶值的金錢,無能為力,只能希望權貴在傷害地球和人民時手下留情。

我們這樣憤怒真嗣無所作為,是因為真嗣暴露了我們懦弱的一面!我們於學校畢業後,都是為了追隨金錢而活,政治冷感,有餘錢就消費或投資,妄想我們不會遇到周期性的經濟危機,讓我們荷包縮水。扣除一些熱心行動的社運人士,其實很多人都活得像真嗣一樣,對於世界的大危機對是隨波逐流,無所作為,或者祈求英明領袖(如碇司令、習近平或特朗普)幫我們解決。

結局中,人類變成了一灘橙水,意味了漢娜鄂蘭對西方政治哲學的批評!

新世紀福音戰士的結局,描述人類補完計畫幾乎成功,人類的靈魂融為一體,但是因為真嗣的抉擇而使計劃失敗了。依啟敢對漢娜鄂蘭的粗淺理解(參考及「抄考」李建漳教授介紹漢娜鄂蘭的小書),人類補完計劃其實是暗喻了西方政治哲學自柏拉圖以來的發展:意圖以「一」來取代「多元」。

可能,人類補完計劃和柏拉圖一樣,認為大眾的意見既愚昧又紛亂,最好有一種超越的進化能夠解決這種紛亂愚昧的情況,就是新世紀福音戰士中,人類補完計劃將所有人的靈魂融為一體;相對於柏拉圖而言,就是用「哲學王」的意見取代大眾的愚昧意見。結果,無論是人類補完計劃和西方政治哲學的發展,都有「追求政治消亡的傾向」,就是「(自柏拉圖以來的政治哲學)其大部分的工作可以被視為是尋找一個於理論有據、也於實務有方,以求徹底逃離政治的種種嘗試。」

就是,無論是新世紀福音戰士中的人類補完計劃,還是西方政治哲學,都是試圖否定人的多元性;甚至追求理想的人類,能夠代表人類真正本質的人,人與人的多元性被拋棄,不被重視。故此,相信漢娜鄂蘭在生,也會如同批判西方傳統政治哲學一樣,批評人類補完計劃吧。

取而代之,鄂蘭就重視個人參加公共政治行動以及成員互相的平等和多元性,漢娜鄂蘭沒有否定個人自我展演的重要,但是她又同時認為真正意義的快樂與幸福必然帶有某種「公共性」,真正的自由是一種與他人共享的自由。然後,這種快樂和自由,啟敢猜想,一定要建基於參與「公眾」和人與人之間「多元」的基礎上。(按:鄂蘭的多元不是建基於意見雜多,而是基於「平等性」和「相互區分性」。據葉浩教授指,「多元因此是指與自己一樣的平等個體區分開來,並以具體的言語與行動將自己與他人不同的獨特性展現出來」。)

啟敢猜想,真嗣最後的抉擇,是有種批判資本主義的意味。

真嗣最後的抉擇,有批評資本主義的意味?

試論〈新世紀福音戰士〉劇情的左翼隱喻:劇場版結局真嗣的抉擇,反映了對資本主義的批判?

留意真嗣最後的抉擇,他不願意自己被融入一個靈魂中,失去了界定自我的機會,就像漢娜鄂蘭所批評的政治哲學般,嘗試用一來取代人類的多元。真嗣不願意留在這個世界,但是真嗣想回去見的並不是一般人,而是他的老朋友。這個角度去詮釋,似乎隱含了對資本主義的批評。

我們不妨引用日本哲學家柄谷行人對康德的解釋。柄谷行人認為康德和馬克思一樣都認為資本主義必須揚棄,因為資本主義制度中,強迫我們把人當作手段,而不是將人視為目的。康德認為一個理想的社會,必須是將人視為目的,而非用完即棄的手段。因此,資本主義最後必須被克服揚棄。由此視之,真嗣想見老朋友的決定,就帶有揚棄資本主義的意味,因為只有朋友的關係,不是充滿手段計算,而是將對方視為目的般看待。

聯想起來,現在的資本主義運作,不停鼓勵我們消費到死,只在自己的私領域建立自己的小確幸,將其他人的生死置之不管,甚至將他人視之為競爭死敵要除之而後快,這種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視作手段的社會也不會有利大眾用「多元」和「平等」去參與政治吧!我相信像資本主義激烈競爭的社會逃離的真嗣,不會又選擇重回這個社會吧,因此,真嗣在結局的抉擇,一定會隱含對資本主義的拋棄。

只可惜的是,當時蘇共和中共已經嚴重敗壞左翼聲譽,因此製作方只能暗地裡批評資本主義的吃人制度,不能高舉左翼作為出路吧。

總結

以上是啟敢對《新世紀福音戰士》嘗試作出的某種左翼解讀,啟敢相信一定會很多人攻擊啟敢是在過分解讀,但是文化研究一向有作者已死的傳統,啟敢不認為作者就有特權可以壟斷作品的所有解讀。而且,啟敢又不是你的中文老師,並不會,亦不能因為你們的閱讀卷的作答內容而去定奪你們的分數高低,請你們不要將對中文老師的怨恨算在啟敢身上。

回到首頁看更多文章,或往下面捐助柏楊大學

各位讀者貴安,你驚訝原來《新世紀福音戰士》的劇場版結局隱含了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原來每個人都是真嗣?原來人類補完計劃有違人性?真嗣最後的選擇反應了對資本主義的批判?文章看得滿意,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
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或者可以成為patreon用戶支持我為您們服務:
按此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MeWe專頁:按此

試論〈新世紀福音戰士〉劇情的左翼隱喻:劇場版結局真嗣的抉擇,反映了對資本主義的批判?
試論〈新世紀福音戰士〉劇情的左翼隱喻:劇場版結局真嗣的抉擇,反映了對資本主義的批判?

close
試論〈新世紀福音戰士〉劇情的左翼隱喻:劇場版結局真嗣的抉擇,反映了對資本主義的批判?

加入我們

尋找港台的民主未來

We don’t spam! Read our privacy policy for more info.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試論〈新世紀福音戰士〉劇情的左翼隱喻:劇場版結局真嗣的抉擇,反映了對資本主義的批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