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匡逝世:若果不是共產黨劣政,反共的他一早於荷里活成名

最近倪匡逝世,引起不少文人雅士的悼念。啟敢只看過倪匡少量作品,十分佩服倪匡的創作力,可媲美荷里活的金牌編劇。只可惜共產黨竊國以來忙於窩內鬥,不認真建立工人民主,不然,若果當時中文文化的名聲沒有被中共鬥臭,倪匡可以成為打入荷里活的先驅,蜚聲國際。

倪匡逝世:DSE考生想考好中文作文,必讀倪匡的小說原因

對於年輕一輩,倪匡可能是比較陌生的作家。啟敢認為,若果想於DSE中文作文考試寫好記敘抒情文,不妨認真讀一點和分析一下倪匡的衛斯理小說。因為倪匡是編劇出身,深知編造故事的結構和技巧,何時開場,何時高潮,如何編排角色,編排情節。讀他的小說,再有良師輔助,就能學得一套說故事的技巧,應付DSE的記敘抒情文。

不錯,DSE決定記敘抒情文高低分的技巧,和倪匡先生小說中,應用的編劇技巧有相通地方。只可惜大多香港中文老師甚少創作,只懂評鑑作品,不懂以編劇技巧教故事寫作,結果很多學生都被愚弄,寫不好DSE的中文作文中的記敘抒情文,以致中文不合格,飲恨大學。

倪匡逝世:DSE考生想考好中文作文,要注意倪匡其中一個技巧不要亂學

當然,你不要結局過於標奇立異,像倪匡先生將所有原因歸咎於外星人,要結局合情合理,才能於DSE中文作文記敘抒情文奪5**。(按:其實倪匡先生這個以外星人收尾的方法,是犯了編劇大忌:機械神的毛病,濫用可導致作文爛尾和不合格,有興趣可以問一下我甚麼叫機械神。)

說完這裡,正如孔子所言:「三人行,必有我師。」我們要認可倪匡先生對民主運動的貢獻,也要同時善意指出其不足之處,這樣才能讓民主運動盡善盡美。

倪匡逝世:反共的他對中共的洞見

倪匡先生指出共產黨多次不守信諾,不會施捨民主,這是少有的洞見。若果沒有廣泛的民主運動和壓力,中共斷不會放棄其剝削窮苦大眾的權力。香港民主運動其中一個缺失,就是泛民誤信只要等待,中共就會給予香港民主,沒有著力發展群眾力量,以致對決時實力過於懸殊而失敗。

倪匡先生亦指出中共的高官已放棄社會主義的理想,他們的終極關懷只是賺錢和送子女出國。比起西方一些仍然妄想中共是社會主義烏托邦的愚蠢左翼更加清醒。

倪匡逝世:倪匡和金庸都對群眾疑懼?

但是,倪匡先生對於民主運動的貢獻,就止步於此。一些香港本土右翼或本土法西斯如盧斯達等人,喜歡將金庸和倪匡作一極端的對比。他們認為金庸就是一個祈求聖主(中共)賞識的讀書人,等待被收編和發國師夢。而倪匡就是堅定民主和本土的一方。但是啟敢斗膽在此提出異見,其實金庸和倪匡只是硬幣的正反兩面,他們似乎也十分懷疑群眾發展民主運動的潛能。

打個比喻,現在香港有如清兵入關幾十年,金庸就是那些日夜考科舉想入朝為官的讀書人,像金聖歎;而倪匡就是像黃宗羲寫《明夷待訪錄》,猛烈批評君主專政;但是他們又不敢將民主的發展權交回群眾。群眾對他們而言,可能只是用來提出民主這個口號的傀儡,他們未必願意和群眾同行民主之路。

倪匡逝世:反共倪匡對工人權益的言論缺乏

倪匡反共是肯定,但是是否由普羅民眾去領導反共,他沒有給出一個肯定答案。例如有一些網民批評倪匡於八、九十年代初清談節目:《今夜不設防》的表現,他似乎只醉心於關注中產等有錢階級於回歸後的優渥生活如何被中共毀滅,但是,對於當時殖民地基層生活得如何水深火熱,例如被欠薪(工廠北移,很多老闆刻意欠薪結業)、低工資、高工時,無集體談判權,如何被無良老闆虐待,他甚少於公開場合發表批評言論。

明明提高工資,減少工時,改善工人福利,再輔以反對派的民主教育,絕對有助工人和大眾明白特區及中共如何與民為敵,加入民主運動的一方。但是啟敢找不到倪匡批評香港工權落後,資本家如何剝削民眾,導致他們缺乏資源了解民主的重要的相關言論(可能是啟敢無能找不到,若有的話懇請網友指出,啟敢這篇文章就可以作廢,但數量一定要足夠。)。啟敢也嘗試用「職工盟」和「倪匡」兩個關鍵字於Google搜尋,也難以找到任何倪匡先生聲援勞工權益的新聞。這種改善民生去推行民主運動的方法,似乎不為倪匡先生著重,民眾在他的眼中,究竟於民主運動是甚麼角色?

倪匡逝世:反共倪匡是階級決定腦袋?

啟敢相信衛斯理小說一定有很多情節描述基層的苦況,但是,倪匡作為來自基層的人,卻似乎沒有於成名後於公開場合為工人發聲,主張最低工資、標準工時,集體談判權,似乎更沒有主張民主應由普羅大眾控制政治及經濟領域。是否,階級身份決定其發言內容(說得難聽一些就是屁股決定腦袋)?這樣,倪匡的反共和追求民主,是否僅是維持有錢階級的優渥生活?基層的民生和權益,倪匡先生又如何看?可惜,斯人已逝,這成為永遠的疑問。

倪匡逝世:反共倪匡被本土右翼和法西斯利用

啟敢絕不敢妄說倪匡敵視基層民主,但是,倪匡於基層民主的言論缺乏,似乎反證他和金庸都疑懼民眾於民主運動的角色。當然,這種對基層民主的言論缺乏,本土右翼和本土法西斯如盧斯達之流,也樂得應用,將倪匡化妝成本土反共作家,和金庸對立。因為,這些膚淺的法西斯認定中共是香港唯一敵人,只要將中共趕走,擁立一個有香港血統的人做特首,政經制度完全不變,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同時,倪匡先生對基層組織工作的興趣缺缺,也給了本土右翼及法西斯一個藉口,以為民主運動只需提倡種族仇恨和勇武暴動即可,不用花功夫於組織上。

與此同時,身為基層的我們,一定要仔細思考,倪匡的反共及他提倡的民主,是否真的對普羅民眾有利?還是讓香港的政經壓迫一律不改,就算民主成功,基層也是犧牲品?

站在這一點,啟敢有必要斗膽主張,我們香港未來的民主運動,要超越倪匡先生的反共框架,要以普羅民主為重,以基層人民為主,由下而上的民主!堅持雙普選、生產前分配公義和生產後分配公義並行!

瀏覽這個網站,相信你為周遭的不公憤怒,對不公的現象疑惑,尋求一個解答。
我不能給一個速效方法,有人說速效方法一定是騙人,但是我可以和你一起探究和思考出路。
文章寫得有意義,您 能振奮情緒重新 出發,請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於社交媒體 讚好、轉載、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coin幫助我!
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你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
《閱微左翼筆記》patreon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或到出路。

文章看得滿意,懇請支持創作有價。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
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或者可以成為patreon用戶支持我為您們服務:
按此

懇請課金捐助,支持我寫更多文章為香港人服務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catpromote.jpg
close

加入我們

尋找港台的民主未來

We don’t spam! Read our privacy policy for more info.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