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偉雄與納粹

有納粹特色的執法藝術

0
在民主國家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有納粹特色的法治社會中,法律面前,反對者含冤。在1933年希特拉擔任德國總理以來,他的納粹突擊隊和蓋世太保用盡暴力手段來消滅反對者,但是從來不受法律監管。情況就像現在新香港的愛字頭組織屢屢對反對者施暴,但是納粹化的執法系統卻有三不政策——警方不逮捕,律政司不檢控,法庭管不了。
阿德勒

在新海誠和鄺俊宇泛濫的時代,傾聽阿德勒

0
但是,阿德勒一概不承認有「命中注定的人」。事實上,他認為「命中注定的人」,是我們用來逃避進入愛情或者其他關係的藉口。他甚至認為,只需下定決心,就算路上隨便碰見一個人,也可以用心去愛。這聽起來和常識相反,對,阿德勒可稱為「反常識的心理學」。
學民組黨與在傳統民運組織工作的我

學民組黨與在傳統民運組織工作的我

0
對六四的理解,也有這種世代的分別。可能老一輩願意去為一個大願景去支持民運,但是年青一代或許比較自我,組織爭取的議題若非與他們有關,他們就不聞不問了。我對於民運組織的發展稍為擔心;當老的一輩漸漸退場,年輕的一輩成為主流,又如何讓對六四沒有感情的一代支持組織?現在學民仔組黨,就是香港政治遠離大中華情懷的訊息。
校規

校規崇拜謬誤3原因,與香港人反民主自由的關係

0
校規崇拜反映了香港人反民主自由人權的心態!中學的校規可能訓練了學生反民由和自由,贊成六四屠殺?這次親子王國家長的事例分享,反映了香港人因為多年接受校規而變得崇尚服從上級的奴性。究竟校規在哲學上有甚麼站不往腳的問題?若果香港人這樣迷戀校規,香港有民主都是垃圾民主?啟敢對教協最失望的地方是?

諸葛亮: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1
我固然是一個凡人,自然難會有諸葛亮的胸懷。但是,對於世界局勢的擔心,自信為世界公民的我,亦不得不捏一把汗,膽顫心驚。我曾經打一個譬喻來明說現在的局勢,現在,我們就像身在鐵達尼號的乘客,你心知身為領袖者的船長猛向冰山衝撞,你想阻止,但是身旁那些保皇奸人或無知的愚民卻千方百計蓄意無意阻止你衝向駕駛室,甚至以沉船為樂...
奧運-伍家朗-穆家駿-民族主義01

奧運、歐國盃等體育盛事是否成為權貴轉移民憤的藥引?從2021年伍家朗受辱說起

0
奧運羽毛球選手伍家朗被民建聯穆家駿攻擊,竟然可以和歐國盃後英國黑人球員被霸凌並論?穆家駿攻擊奧運選手伍家朗,其實是想博取選票?伍家朗和眾多奧運選手及運動員都是棄子,被用來轉移民憤?民眾攻擊不幸落敗的奧運選手或運動員,其實是權貴的陽謀?應該如何看這個問題?
夜神月與陶傑

才子 ‧ 夜神月 ‧ 精英失格

2
現在的精英失格,總病源都是一樣:就是和群眾越走越遠,越發不信任民眾。這大概有兩種表徵:一種像香港某才子,走犬儒主義;一種以《死亡筆記》的夜神月為代表,走極權主義。結果,造成了近代歷史中人類的各種災難......無論是你和我,都得警戒自己會變成我所言的精英,這種人除了面目可憎,亦為世界帶來了災難。既然,這些精英的病因都是脫離群眾,那樣,解決良方在於接觸群眾

上帝的苦杯,容易舉得起嗎?

0
從以上故事觀察某前司長的往績,似乎和耶穌的領導風格相差甚遠。首先某前司長自詡「好打得」、「官到無求膽自大」,代表她控制欲強,不像耶穌傳道或行動時「上善若水」。再者,某前司長處理全民退休保障時,一鎚定音地稱「一定不可行」,還有之後去故宮合作典禮博取掌聲——都和耶穌不甘屈服現狀,甘於邊緣者同行,有相反的行徑之嫌。
中國之路向

中國人對人性的幻想

3
根據勞思光在《歷史的懲罰》中指,由於中國人有這種迷信,所以缺乏動力阻止當權者的暴政和腐化。民主的積極義固然是選好人才當政,但它的消極義卻先出現,就是用制度制衡當權者行惡......中國人不了解民主的消極義,結果不能集合力量來爭取監督當權者的制度,最後當權者行暴政魚肉百姓的時候,國人只能呆立當場,束手無策。
中國之路向

持平之論—《中國之路向》新編

2
這本《中國之路向》成書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在二千年重刊。也許有人會問,這本書已經出版已久,難道對當代中國的發展還有啟示?難道不會變得過時?我的回答是,有智慧的言論,是永恆地有價值,不受歲月所侵蝕;何況勞思光的評論,有的還能適用於當代中國的問題上,所以,如果網友真心對中國之未來發展有所擔憂,這本書是必讀的。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