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金遊戲

【課金遊戲害民主】從課金遊戲和課長看資本主義國家如何分化民主2大手段

0
課金遊戲?好好玩嗎?生於自由民主的國家,可以自由自在玩課金遊戲,不必像中國一樣玩課金遊戲時處處受到干頻,甚至課金遊戲被政權關服,而讓課金血本無歸。但是,當你於遊戲大灑金錢時,甚至課金上癮,做了課長(甚至因為課金而六親不認害死人)時候,可能同時傷害了民主,讓你的自由減少?原來,課金遊戲反映了資本主義可能傷害民主!
示威者小心送頭

示威者最大的武器就是理性和討論

0
這次,連登和現場的示威者,的確是在香港的民主運動打響了名堂,成為一股強大的勢力。我經驗不足,謙卑地提出自己的見解。我認為這次反送中的問題就是太過原子主義,過於強調每個人各自發揮所長,沒有就運動的策略中的分歧作出理性討論和疏理,這樣將會有惡劣的後果,甚至會傷害民主運動,運動歸於分裂,分裂之後歸於失敗。

長大後要做貪官!

5
中共走狗常常為主子發佈河蟹言論,要中國人耐心等待中共自我完善,不准人民「過急」要求民主自由,現在看來,人民不「過急」要求民主自由的話,遲早中國人的傳統美德,將會被中共敗光!

從Ratman論資本主義

0
Ratman是一個輕髮搞笑的漫畫,講述主角修斗陰差陽錯成為邪惡組織的戰鬥員。不知作者有心還是無意,內旨有批判資本主義的地方

消遣式民主

6
香港人,正正就是葉公。香港人雖然自詡為世界公民,並且看不起從大陸來的阿燦,但是這些自稱是世界公民的港人,正正是一群未開化的葉公,他們對進步文明的追求僅僅是一種虛偽的追求。實際上,他們仍然是對進步文明有非理性的厭惡,一旦去到緊急關頭,港人就會「退化」至野蠻人的水平。
包公

不夠潮,不夠古樸的愛國者

0
只要中共能夠像新加坡的人民行動黨一樣使國家富庶,我們就可以叫溫家寶做爺爺,可以叫胡錦濤做青天大老爺,可以不要民主,可以不要自由,可以不要尊嚴。這是獨裁主義的思維——只要領袖做得好,就算我們即使比領袖卑賤也是心甘情願的……如果中共像人民行動黨一樣,某些「民主擁躉」就會跑去支持中共一黨專政

「警察好慘論」與現代化的危機

0
有趣的是,如果這些人看古裝劇時,如果見到劇中的奸官和衙差對無辜者施虐的時候,總是咬牙切齒,要這些奸官衙差伏法不得好死。為甚麼現在警察做同樣的事情,他們又雙重標準起來?再設想一下,如果這些人看包公的時候,如果包公在劇中突然間說「我只係打份工攞份糧」,拒絕追查真相,他們會否拍桌離場?這個問題就是,古今思考模式的混淆。

當葛蘭西、傅柯遇上孔子—論禮、論權力(下)

0
走筆至此,本人已經可能揭露了孔子論「禮」的漏洞和不足。固然,孔子論「禮」的基礎在於「仁」和「義」,但是,這只是理想的層面;在落實的時候,仍然有一個終極問題沒有解答:誰有資格、有權、有能力去為一個社會制度禮(兼指儀文和秩序),並要人遵守?誰有資格、有權、有能力說這些「禮」是正確的?我們更可以進一步問,如果這些規條是在非理性的情況也強推,變成了強權就是公理,那又有何合法性可言?
你真的和藍絲及韓粉差別大嗎?

你和藍絲及韓粉的距離沒有這樣遠

0
回到今日的主題,無論是像我們香港這些黃絲,或者在台灣明知韓國瑜是騙子的年輕人,自然是很慶幸自己能明辦是非,不被人瞞騙。但是,最近我靜下來想,這些藍絲和韓粉,其實他們的先天基因,智商情商差異和我們應該不是很大,他們偏執地相信中共和韓國瑜,真是用腦殘和自私自利就可以概括?

克強哥訪港與醬缸文化

0
說回來,外國的政客不得不作親民秀,而不是像共匪領導般迷戀皇帝出巡般氣派,是因為人民質素高,嚴厲監督和批評政府,使得政客不得不謹慎為政。可是愚蠢的香港市民,在經歷警方在李克強出巡的暴政後,竟然為警察、為政府辯護,罵抗議的學生和記者反中亂港,活像一群狗奴才——有時不得不慨歎,香港如斯田地,正正因為有一群奴才向共匪領導諂媚。

碰上其他搞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