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離地叫王迪詩

有種離地叫王迪詩

0
正如清代大哲戴震批評讀書人「以理殺人」,指出讀書人將片面的道德原則絕對化,泯滅人性地苛求別人。而反佔中廢中和王迪詩就「以努力殺人」,只片面看某某人是否靠努力地向上游,不然就是罪大惡極,天地不容。

「反對」平反六四竟是世界潮流?聽到這個理由,我不禁灰心了……

0
不少激進的本土派都提出反對支聯會的「平反六四,建設民主中國」綱領,要求只管好香港的事務就好。這個趨勢竟然是世界潮流,遍及歐美國家?聽到這個人的分析,你就會明白了,為甚麼反對平反六四是世界潮流。
學民組黨與在傳統民運組織工作的我

學民組黨與在傳統民運組織工作的我

0
對六四的理解,也有這種世代的分別。可能老一輩願意去為一個大願景去支持民運,但是年青一代或許比較自我,組織爭取的議題若非與他們有關,他們就不聞不問了。我對於民運組織的發展稍為擔心;當老的一輩漸漸退場,年輕的一輩成為主流,又如何讓對六四沒有感情的一代支持組織?現在學民仔組黨,就是香港政治遠離大中華情懷的訊息。

從陰謀論看樂視來港

0
我的推算是,樂視引入香港後,香港人追看它的節目,而邊緣化了TVB和港視。後兩者消失後,樂視就不播放帶有顛覆價值的外國劇集,改為播放維穩洗腦的國內節目。到時由於香港人失去了其他的選擇(因為其他電子媒體已被樂視淘汰,也無人才投入製作本土特色作品),最後只有硬食樂視的洗腦,慢慢變成像國內人的思維。

道德判官是怎樣煉成的?

0
彭秋雁和道德判官一樣,判斷一個行為是否道德,只從喜惡和膚淺的價值觀快速下結論,而且只針對風俗問題。討論時,他們最初能拋出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正如前述,遭人詰問下去時,他們就會無言以對,但卻不肯承認無知,於是就像維園阿伯般訴諸情緒解決。
傅柯:為甚麼粗口這樣可怕?

傅柯:為甚麼粗口這樣可怕?

0
為甚麼權貴講不雅用語,會被輕輕放過;而被壓迫者和弱勢用粗口來問候強者,會被諸多抨擊和指責?根據研究權力的法國哲學家傅柯的理論,因為當時演唱會的粗口是作為一個挑戰主流權力關係的異托邦,它顛覆和叩問現狀,亦因為這種顛覆性,這以主流論述為求自保,往往去壓迫及中傷這些異托邦發出的聲音。

告別禿鷹,告別不了包公

0
當然,這可能是某一個平行宇宙的故事,現在破壞香港法治中的程序公義,是政府、禿鷹和律政司。然而,如果我們對這個平行宇宙發生的事額手稱慶,這可能代表我們其實和禿鷹一樣,都是不相信程序公義,只相信結果的人?禿鷹的厚黑在於,他利用香港人在包公律法觀和現代法治觀的爭扎,上下其手為政府護短。

這個時代,需要吟遊詩人

0
所以,在這個時代,更加需要吟遊詩人。吟遊詩人傳揚史詩,在希臘的黑暗時代保存了不少希臘的歷史,他們傳播事實,拒絕遺忘。希望在這個紛亂的時代,有更多人出來充當吟遊詩人,以抵抗野心家和煽動家竄改歷史的攻勢。
執達吏清場

執達吏的嘴臉與大屠殺

0
執達吏對佔中義士露出的嘴臉,就像納粹軍官對猶太人露出的嘴臉,是一個「與我何干」的冷淡嘴臉。他們被服從權威和律令的無上光榮所洗脑,認為自己,以完全將執行命令和社會的現實兩者分離,只做單純的執法者。他們不了解佔中參與義士的各種訴求和情感,結果擺弄起「執法的傲慢」,漠視了佔中的正義所在。

警察的關公情意結

0
這些事被大白天下之後,那些警察不僅不慚愧反省,反而在公在私,都表現出沾沾自喜,洋洋得意的態度.....關公代表的核心思想就是,只要跟了一個老大,無論他做了甚麼,也要誓死追隨,不能反對老大的指令,更不能同意、支持另外一些團體、勢力的思想或行動.....一定要拔除他們的關公情意結......

碰上其他搞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