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大航海時代是課金遊戲?

為甚麼大航海時代VI不是單機遊戲,超級機器人大戰要出課金遊戲?

0
自己玩課金遊戲時,若果沒有某些角色或虛寶,或許會給人恥笑,或者敗於遊戲內的比賽中,結果自己受不了,就更加花錢去課金抽轉蛋。這已經是馬克思的預計之內:資本主義在宗教於近代退場後,重新建立一個新的迷信:商品拜物教。
示威者小心送頭

示威者最大的武器就是理性和討論

0
這次,連登和現場的示威者,的確是在香港的民主運動打響了名堂,成為一股強大的勢力。我經驗不足,謙卑地提出自己的見解。我認為這次反送中的問題就是太過原子主義,過於強調每個人各自發揮所長,沒有就運動的策略中的分歧作出理性討論和疏理,這樣將會有惡劣的後果,甚至會傷害民主運動,運動歸於分裂,分裂之後歸於失敗。
右翼獨派只是幸運的精子

右翼獨派領袖和中國小粉紅只是幸運的精蟲!借武漢肺炎來牟取名利!

1
盧斯達這些右翼獨派說到中國人如何人格卑劣,不可救藥,就算有民主制度都是多數暴政,正正反映盧斯達這些獨派是右翼種族主義和法西斯主義,壓根兒不相信民主制度有改變一個社群素養的潛力。盧斯達等右翼獨派咬定中國人有了民主就會推行多數暴政,其實就是中共整天狡辯中國人質素太低不可推行民主的變種論述。

中國傳統觀念與現代化的檢討

0
在引導的時候,兩人的關係是一高一低的關係,而不是並列的關係。結果由於中國文化觀念上否則主體與主體之間的平等關係,令到政治體制的現代化舉步為艱。現在的中國卻面臨了一個文化危機;一方面拒絕好的現代化,一方面卻沒抵抗地大量吸收現代化壞的一面,使得中國文化沒有應有的模仿和創生,反而成為當權者維持統治的工具。
左獨、右獨、左統、右統,是有分別的

右翼本土想冒充左獨?等等,這些想法他們是否接受?

0
因此,所謂的民族優劣,只是歷史的偶然,因為自己的幸運就視為理所當然,然後譏笑其他民族低劣,是可恥的行為,亦是右翼的慣常做法。誠然,香港現在是被中國進行再殖民,但是作為左獨,應該將矛頭針對當權者和一些奴性重的人,但是觀乎......

頂!為甚麼需要訓導主任?

3
訓導制度是一種無形的填鴨式教育,用各種手段讓學生變得一致、零件化,從而讓他們習慣一個盲目守規則的社會,讓社會的穩定得以延續,一成不變。而學生在中學時代的訓導制度影響下,即使在大學也未能使其有「反抗的語言」,結果最後仍被迫因循這個社會的遊戲規則。

當葛蘭西、傅柯遇上孔子—論禮、論權力(下)

0
走筆至此,本人已經可能揭露了孔子論「禮」的漏洞和不足。固然,孔子論「禮」的基礎在於「仁」和「義」,但是,這只是理想的層面;在落實的時候,仍然有一個終極問題沒有解答:誰有資格、有權、有能力去為一個社會制度禮(兼指儀文和秩序),並要人遵守?誰有資格、有權、有能力說這些「禮」是正確的?我們更可以進一步問,如果這些規條是在非理性的情況也強推,變成了強權就是公理,那又有何合法性可言?

從全球性的保守主義運動看香港的宗教右派

0
這篇文章來自嶺大教授羅永生的文章,充分分析了基督教右翼的源起、運作形式、意識形態、和中共的卑劣關係等內容,文章略長,但是想了解吳宗文、蔡志森等人是如何假基督教之名去行惡,以及基督教右派的運作模式,這是一篇好文章

港人的廉恥

2
如果,雖然歷史沒有如果,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決心能像泰國的紅衫軍或黃衫軍這樣忠貞不二,民主之路斷不會這樣遙遠的。但是,香港人的犬儒和婆媽,斷送了香港的普選之路,亦葬送了中國的民主未來。原因,在於港人的無恥。
中國之路向

中國人對人性的幻想

3
根據勞思光在《歷史的懲罰》中指,由於中國人有這種迷信,所以缺乏動力阻止當權者的暴政和腐化。民主的積極義固然是選好人才當政,但它的消極義卻先出現,就是用制度制衡當權者行惡......中國人不了解民主的消極義,結果不能集合力量來爭取監督當權者的制度,最後當權者行暴政魚肉百姓的時候,國人只能呆立當場,束手無策。

碰上其他搞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