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元言重,因為我們都跪下

0
在詢問狀元的佔中心得時,我們的民眾卻缺席了。我們的傳媒有問過DSE零分的學生如何看佔中?有問過洗碗工人如何看佔中?有問過保安人員如何看佔中?沒有,我們的傳媒在多日以來只是詢問社會賢達和成功人士如何看佔中(無論贊同和支持),失敗的人,貧窮的人,好像全部在這場運動中失了聲,隱了形似的。

「警察好慘論」與現代化的危機

0
有趣的是,如果這些人看古裝劇時,如果見到劇中的奸官和衙差對無辜者施虐的時候,總是咬牙切齒,要這些奸官衙差伏法不得好死。為甚麼現在警察做同樣的事情,他們又雙重標準起來?再設想一下,如果這些人看包公的時候,如果包公在劇中突然間說「我只係打份工攞份糧」,拒絕追查真相,他們會否拍桌離場?這個問題就是,古今思考模式的混淆。

七一與《逆權大狀》

0
所謂警察的執法建立在謊言之上,實在令人嘖嘖稱奇!這就像最近警察把示威者拉上警車用私刑對待,毆打示威者一樣,事後竟然可以毫無一絲愧疚,反誣指對方打人,究竟暴政如何扭曲了人性,還是因為警察大多是中五仔所以無文化而易被洗腦,實在是令人猜不透!我真的希望有警察出來剖白一下,為甚麼他們可以如斯沒有血性!
曾偉雄與納粹

有納粹特色的執法藝術

0
在民主國家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有納粹特色的法治社會中,法律面前,反對者含冤。在1933年希特拉擔任德國總理以來,他的納粹突擊隊和蓋世太保用盡暴力手段來消滅反對者,但是從來不受法律監管。情況就像現在新香港的愛字頭組織屢屢對反對者施暴,但是納粹化的執法系統卻有三不政策——警方不逮捕,律政司不檢控,法庭管不了。
平權

不爭朝夕 只論千秋的平權

0
這是因為,很多人都分不清自己的價值觀中,那一些是開放成素,那一些是封閉成素。甚至將一些毫無道理的封閉成素當作唯一道德和金科玉津,產生霸道排他的心理,以為自己在宣揚道德,其實是在發佈歧視文化,阻撓文明的進步。就像一些宗教人士執著於特定經文,否定女性,否定同性平權。但其實經文中亦有許多封閉成素(例如殺死所有異教徒,安息日工作必須處死),它們已經被時代所迫而放棄,但是他們卻死執這些封閉成素不放。

子貢看市建局的「囍歡里」和「街坊街里」

0
換個話說,如果一個政府失信於民,那樣人民就會將社會上的壞事都算在政府身上,那樣無論政府真是有心為民,也會動輒得咎。梁振英自然不像商紂般壞,但是他一開始立心墮落,為中共赤化香港大開方便之門,就算有某些政策真的惠及民眾,所謂「一啖砂糖一啖屎」,砂糖總是掩飾不了屎的臭味,所以港人就將所有壞事都算在梁的身上。加上梁振英和其跟班上任以來連番出誠信問題,他們的形象自然更低落了。

從勞思光看中共、愛港力、林老師

0
總而言之,這種「小事痛罵,大事麻木」的態度是因為他們變得不負責任,拒絕參與公共事務和提升自己的思辨水平,於是遇到無視現實的複雜性,專挑一些「小事」去作似是而非的指責。正如勞老所言,這些人就是不相信「有客觀之理」,他們只是縱情行事或胡說八道。如糾正這個錯誤,就只能靠所有有志之士的努力,有云:「民主興亡,匹夫有責!」

中國傳統觀念與現代化的檢討

0
在引導的時候,兩人的關係是一高一低的關係,而不是並列的關係。結果由於中國文化觀念上否則主體與主體之間的平等關係,令到政治體制的現代化舉步為艱。現在的中國卻面臨了一個文化危機;一方面拒絕好的現代化,一方面卻沒抵抗地大量吸收現代化壞的一面,使得中國文化沒有應有的模仿和創生,反而成為當權者維持統治的工具。

峯岸南削髮與平庸的邪惡

1
漢娜認為,這反映了現代性下高舉規律、體制「理性」下,人缺乏一種對他者的同理心,就算是遵守法律和體制的命令,也可以犯下違反人性的邪惡大罪。就是因為人缺乏對權威的質疑,思考和反省,他們非常容易在服從權威(國家)之下去行惡,因為他們覺得只是在執行上級的命令,因而對受害者冷酷無情,但這種無情絕非是因為他們心理變態,相反,正是因為他們的理性。

希特拉、猶太人;明光社、同志

0
這群人是活不出真我的,領袖教他們向東,他們向東;領袖教他們向西,他們向西;領袖教他們去生,他們去生;領袖教他們去死,他們去死。他們一生人唯唯諾諾,可能甚麼也有,但是沒有自己,沒有良知。有一群這樣反智的信徒,作者教主的希特拉和蔡志森,相信會會心微笑。多虧這群盲目的信徒,希特拉可以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明光社則財源滾滾來,會址有著落。正正因為社會長存一種非理性的仇視,我們更須要力排眾議,訂立反歧視法例,去保護弱勢。

碰上其他搞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