峯岸南削髮與平庸的邪惡

1
漢娜認為,這反映了現代性下高舉規律、體制「理性」下,人缺乏一種對他者的同理心,就算是遵守法律和體制的命令,也可以犯下違反人性的邪惡大罪。就是因為人缺乏對權威的質疑,思考和反省,他們非常容易在服從權威(國家)之下去行惡,因為他們覺得只是在執行上級的命令,因而對受害者冷酷無情,但這種無情絕非是因為他們心理變態,相反,正是因為他們的理性。

希特拉、猶太人;明光社、同志

0
這群人是活不出真我的,領袖教他們向東,他們向東;領袖教他們向西,他們向西;領袖教他們去生,他們去生;領袖教他們去死,他們去死。他們一生人唯唯諾諾,可能甚麼也有,但是沒有自己,沒有良知。有一群這樣反智的信徒,作者教主的希特拉和蔡志森,相信會會心微笑。多虧這群盲目的信徒,希特拉可以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明光社則財源滾滾來,會址有著落。正正因為社會長存一種非理性的仇視,我們更須要力排眾議,訂立反歧視法例,去保護弱勢。

伏爾泰的名言

0
民主、自由固然講包容,但是它們亦是一個「遊戲規則」,不能容忍有人公然挑戰或意圖摧毀民主自由本身,否則整個規則就不能運作了。所以,那些五毛和建制派經常歌頌獨裁者,為獨裁政黨塗脂抹粉,反對民主、自由和人權,甚至意圖消滅它們。他們的批評就像那些堅持用手踢足球的人一樣,根本在這個「遊戲規則」之下就毫無合法性可言。
夜神月與陶傑

才子 ‧ 夜神月 ‧ 精英失格

2
現在的精英失格,總病源都是一樣:就是和群眾越走越遠,越發不信任民眾。這大概有兩種表徵:一種像香港某才子,走犬儒主義;一種以《死亡筆記》的夜神月為代表,走極權主義。結果,造成了近代歷史中人類的各種災難......無論是你和我,都得警戒自己會變成我所言的精英,這種人除了面目可憎,亦為世界帶來了災難。既然,這些精英的病因都是脫離群眾,那樣,解決良方在於接觸群眾

諸葛亮: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1
我固然是一個凡人,自然難會有諸葛亮的胸懷。但是,對於世界局勢的擔心,自信為世界公民的我,亦不得不捏一把汗,膽顫心驚。我曾經打一個譬喻來明說現在的局勢,現在,我們就像身在鐵達尼號的乘客,你心知身為領袖者的船長猛向冰山衝撞,你想阻止,但是身旁那些保皇奸人或無知的愚民卻千方百計蓄意無意阻止你衝向駕駛室,甚至以沉船為樂...
如果,孔子在課堂談論「港獨」……

「儒術批判」之批判

0
最近,我想寫一系列的文章來總結儒學思想與中國歷史興衰的關係,這個問題是我自中學以來,已經苦苦思考了十一年,現在,是時候作一個中途的喘息和總結。本人不走柏楊或新儒家的路線,只是想平實地評論儒學是否真的是為中國衰落而負責?拿這篇文章出來,是因為這篇文章有一般批判儒學常見的謬論。

是捍衛本土文化,還是維持現狀?

4
而教主陳雲和信徒無徒堂也說英文霸權不是問題,完成沒有誠意去建立一個以粵語為基本的本土文化,認為英文在香港的霸權問題不用正視,這反樣,陳雲這種本土派,究竟是真化在捍衛本土文化,還是想維持一種「馬照跑,舞照跳」的現狀,無視香港的困境?陳雲這種本土派的價值內涵,是不是一種空洞能指?
中國之路向

持平之論—《中國之路向》新編

2
這本《中國之路向》成書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在二千年重刊。也許有人會問,這本書已經出版已久,難道對當代中國的發展還有啟示?難道不會變得過時?我的回答是,有智慧的言論,是永恆地有價值,不受歲月所侵蝕;何況勞思光的評論,有的還能適用於當代中國的問題上,所以,如果網友真心對中國之未來發展有所擔憂,這本書是必讀的。

只有二世祖和流氓的香港政壇

0
社民連等激進力量的出現,正正突顯你們這些「泛民」領袖二十多年的失敗,就是因為你們無所作為,所以激進力量才會出現,試圖用更基進的手段來爭取公義,並成為亮點。可是民主黨等「泛民」領袖不僅不反思自己的無能和顢頇,反而為了自己的「泛民」共主虛名,親手圍剿激進力量,令求變的人對「泛民」更加失望。

拒絕「檢討」就是文明的開端

0
我實在很想吶喊,向那些叫人適應社會的愚民說:「媽的,只有禽獸才會一昧適應大環境,一昧檢討以迎合大環境,你們這班蠢才,是否主張人類停止進步,倒退到和禽獸無疑?」我說的一點也不偏激,人類的歷史,簡單來說,就是一部向環境說不、向「檢討」說不的歷史。

碰上其他搞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