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於台灣逝世,我們敬重他離開中共後沒有站在當權者一方,但是不代表李怡是在普羅民主的一方?李怡一生經歷過斯大林派、自由派、本土派,似乎不支持普羅民主?2019年新工會運動失敗,李怡可能要負少少責任?李怡寫失敗者回憶錄有歪曲歷史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