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員日記文章一覽

對黃毓民蓋棺論定

對黃毓民蓋棺論定

人力短短的發展史,就像把中共的黨史壓縮起來似的,只有破壞和仇恨,沒有建設。至於甚麼教育群眾,看起來都是用好聽的口號來哄騙民眾吧。當中,有多少熱心人士,因為人力的醜陋內鬥而心灰意冷,而更加厭惡政治?這群人和被黃毓民感召出來關心社會的人相比,孰重孰輕?恐怕,我不能再說黃毓民是對香港民主有功的人了。他平白浪費了我們這一代數年的時光,讓我們互相屠殺,這個過失是任何功績也不能抵消的。

予欲無言

予欲無言

說得淺白一些,你現在是鐵達尼號的乘客,你知道前面有一坐冰山,可是身為統治者的船長卻決心猛撞冰山,而身邊的乘客不僅不驚慌,反而為此雀躍,你想阻止,但是力不從心,結果最後要一齊斃命,還有比這更絕望之事嗎?

是支聯會獨裁?還是民間團體太自愛?

是支聯會獨裁?還是民間團體太自愛?

我不是說支聯會沒有問題,事後和支記的義工收拾東西,建議他們和民間團體開心見誠地討論這個問題,謀取皆大歡喜的解決方法,但是,他們有點恃老賣老和自暴自棄,覺得年輕團體勸完都無用,所以不做,這種對年輕人的不信任心態,他們也有錯,但是,若然不是民間團體這樣自愛,他們會有這樣的心態嗎?這,難道不是一個惡性循環嗎?

何必認真?為何認真?

何必認真?為何認真?

這些「成功人士」的無恥,簡直是既尋常又罕見。尋常,基於這是資本家的原罪;罕見;基於這是大眾的盲點……固然,我不是那些環境萬能論的人,我在想的是,我們這些平凡人最悲哀的,莫過於被迫在不該認真的地方認真,應該認真的地方卻不認真,惡性循環之下,結果我們被迫付出越來越多的時間在不該認真的地方認真,而我們應該認真的地方就視而不見,形勢更形惡化。

《昂山素姬》

《昂山素姬》

最後想對在香港的觀眾說的是,如果你有幸看了這套片後,希望你能反省自己對香港和中國民主運動有何建樹。請不要說「政治與我何干」、「我參加都無用」這些垃圾藉口,站在你肯為昂山素姬和阿里斯的愛情而感動的立場,請你坐言起行,關心政治……如果,你還有一點人性,就請你出來為民主出力。

彭秋雁對我的啟發

彭秋雁對我的啟發

楊威利曾經說,鑽石需要巨大壓力才能成形,就好像人類對抗暴政和對自由的渴求,是需要強者的壓制。這並非全對……但仍然不見得有甚麼長進。可是,有時這對話有一定智慧,能夠幫助你的人不一定是好人,反而是敵人,甚至是魔鬼。

拒絕「檢討」就是文明的開端

拒絕「檢討」就是文明的開端

我實在很想吶喊,向那些叫人適應社會的愚民說:「媽的,只有禽獸才會一昧適應大環境,一昧檢討以迎合大環境,你們這班蠢才,是否主張人類停止進步,倒退到和禽獸無疑?」我說的一點也不偏激,人類的歷史,簡單來說,就是一部向環境說不、向「檢討」說不的歷史。

當葛蘭西、傅柯遇上孔子—論禮、論權力(上)

當葛蘭西、傅柯遇上孔子—論禮、論權力(上)

說到禮,不能不提到我們的大聖人孔子。有一些對論語一知半解的人以為彭秋雁之流懲罰學生的根據就是來孔子,因為孔子講禮,所以學生的行為不符合社會期望(禮的根源),訓導老師就可以懲罰糾生學生行為。但孔子真的這樣說過嗎?答案是沒有。而我們也不應局限於孔子的學說,及後,我會引用葛蘭西和傅柯,補足孔子講禮的局限。現先論述甚麼是禮。

我在立法會的發言

我在立法會的發言

昨天我以「德國科」草泥馬大聯盟的成員身份,參加立法會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諮詢會議,當中就發表以上的言論,力斥德國科的主事者如何用心險惡,要用德國科來肢解中國。

2023 年 11 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關於我

我本來是一個平凡的人,因為生活有一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要詳細了解我,倒不如慢慢看本校的文章吧。

搜尋欄

close-link
error: 注意: 尊重啟敢的辛勞創作,請勿複製原文,改以社交媒體分享取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