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葛立法會還是加入臨立會?看最反對議會的列寧和布爾什維克黨如何辦!

0
5251

瀏覽 這個網站,相信 你都會好需要,看我創作的文章和圖片,一定讓你 開心驚喜!
記得 文章和圖片 寫得很好,您 心花怒放,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讚好、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coin幫助我!
大家都有 找不同好看的文章圖片,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大家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

中共的橡皮圖章人大「通過」容許立法會現任議員延任一年,包括被DQ的議員。現在黃營就立即因為中共的詭計而陷入分裂。一方主張杯葛,一方主張應該寸土必爭,加入議會阻止保皇黨通過惡法。

胡啟敢愚見認為,現存坊間的正反言論,都有如隔山打牛,沒法切中要害。胡啟敢不才,借鑑歷史上的民主運動,看看前人的成功是否能啟迪香港的民主運動。

列寧和布爾什維克應不會被誣醉心議會或立法會

鄙人胡啟敢參考的例子是俄國的民主革命。作為革命家列寧,以及主張建立社會主義的布爾什維克黨,應該沒有人懷疑他們會學香港的泛民般眷戀議席吧?他們身為社會主義者,最反對資產階級下的議會政治。然而,列寧作出的政治判斷卻十分吊詭。

列寧主張參選不民主的杜馬

在帝俄時代,比較民主成份高的第一屆杜馬和第二屆杜馬(國會),列寧和布爾什維克都主張要杯葛選舉,在民間推行革命推翻帝俄政府。但是當沙皇尼古拉二世不能容忍第一屆杜馬和第二屆杜馬有太多反對派,決定學現在中共那樣,將他們全部DQ(褫奪議員身份),然後竄改第三屆杜馬的產生辦法,改由既得利益者選出大部分議員、工人和農民只能分得少數議席,比香港的功能組別更功能組別。

當然,不少社會民主黨黨員也主張要杯葛這個不公平的選舉,但是列寧卻獨排眾議,主張布爾什維克應該派人去出選杜馬。這不是如香港的杯葛派所言,這是增加了沙皇政府的認受性嗎?

列寧主張在革命低潮不能行高潮之事

事情沒有這樣簡單,列寧於文章《反對抵制》(載於列寧全集第十六卷)有以下解釋。總結來說,列寧並不認為加入帝俄的杜馬就能認真議政,發揮議會功能——因為投票一定會敗給既得利益者。但是,布爾什維克加入議會,能夠以議員的身份,揭穿帝俄政府和既得利益者的醜態——讓公眾了解他們的不堪,然後加入推翻沙皇政府的運動。總之,議會路線是為民主運動而服務。

列寧也解釋,為甚麼當時他主張杯葛第一、二屆杜馬選舉,現在卻主張參加第三屆杜馬選舉。因為於第一、二屆的杜馬時期,俄國1905年爆發的革命正處於高潮,民眾對沙皇政府的不滿去到沸點,民間的罷工、示威、遊行、起義不停發生,若果這時布爾什維克參加沙皇召開的杜馬選舉(儘管因形勢所迫,民主成份較高),等於增加了沙皇政府的合法性,中了沙皇的緩兵之計,讓沙皇可以用民意授權的藉口鎮壓革命運動,並且分化了民眾專心革命的團結。總結來說,列寧指出革命的高潮是民眾有意識去衝擊當權者,自然不能去壞事參加杜馬增加當權者的認受性。

但是第三屆杜馬選舉的時期,沙皇已經成功整合軍隊和警察等反動勢力,大致鎮壓了革命運動,列寧認為這時處於革命的低潮,低潮就不能像革命的高潮那樣行積極的抵制。這時民眾沉寂起來,反動勢力得意揚揚,這時有必要溫存民主運動的火種,為下一波革命的高潮做好準備。列寧加入杜馬只是手段,要暴露杜馬的不堪,讓民眾對議會政治死心,藉此吸引民眾加入革命運動。

若果以俄國的民主運動的經驗來判斷香港的留守議會派或杯葛議會派,他們的看法都有漏洞。

借俄國經驗看杯葛立法會派的主張

首先批評杯葛議會派,其實香港的民主運動遠不如俄國的民主運動達到高潮,強行杯葛所有選舉,沒法讓民主運動加速成功。

2019年的確有二百萬人上街示威,但是他們卻不能轉化到民主運動常見的大規模罷工和持續的佔領,這樣根本對政權的威脅不大。雖然不停有勇武派和警方作殊死惡鬥,但是卻被黑警輕易鎮壓。加上現在武漢肺炎和限聚令下,集會人數越來越少,根本是處於運動的低潮。在運動的低潮強行革命的高潮之事,只會讓民主運動失敗。

杯葛議會,只會連少許的輿論陣地也拱手相讓給保皇黨,也不能像列寧所言,用議會的內部消息拆穿當權者的醜態,鞏固民眾的支持,為下一波民主運動的高潮做準備。

再加上(仇外)本土派有相當部分人仇視左翼工運,主張族群仇恨,更加打擊杯葛議會的成效。

布爾什維克黨選擇參加杜馬的不義選舉,還不忘組織政治罷工爭取民主,打擊沙皇的威信。第三屆杜馬開幕時,聖彼得堡就爆發了25000工人的罷工。一個成功的民主運動,需要廣泛的遊行、佔領和罷工才能震懾當權者。但是看不見抗爭派或者仇恨工運的仇外本土派有甚麼本錢在民主運動的低潮,組織廣泛的遊行、佔領和罷工?他們是否願意組織更多工人在職場、社會進行民主抗爭?

而且香港只是蕞爾小島,一旦有聲勢浩大的革命,解放軍從深圳軍區南下就能鎮壓革命,美軍還未出手,革命就失敗。仇外本土派何時願意承認,香港的民主運動,也需要團結中國人民的參與?仇外本土派願意放棄對中國民眾的偏見,轉而團結國內民眾參加香港民主運動(國內互聯網很多仇港內容都是五毛或自干五寫的,不能反映中國人生性喜好專制),以便拖中共後腿嗎?

借俄國經驗看看留守議會派的主張

當然,我也不是全然擁護留守議會派,以下就討論留守議會派的問題。

首先,列寧說過,參加議會只是手段,最重要是溫存民主運動的火種,為下一次革命的高潮做好準備。即是說,議會路線是為民主運動服務。在議會的投票表態,應該是端看投票表態是否對民主運動有利。

但是很難相信老泛民的抗爭意志,例如葉建源、李國麟、莫乃光、梁繼昌經常背後開槍,支持政府,敗壞民主運動。而且不少泛民議員在一些原本夠票,能推翻保皇黨的議案的會議中缺席,使議案反勝為敗。

當然有些民主派議員如陳志全般勤力,但有不少只是沉醉於傳媒曝光和傳媒導向,出席會議的比率不佳,以上種種缺點,如何教民眾相信你們留守議會真的能像列寧所言讓當權者醜態畢露,有利民主運動?

再加上不少老泛民視保守中產為上帝,他們真是願意花資源在工運身上,像布爾什維克黨般促成工人罷工,團結普羅民眾參加民主運動?還是因為保守中產猜忌工人,而中傷工運?他們有計劃如何連結民間和議會路線嗎?他們要解釋!

總結

當然,現在形勢和列寧的時期不同,這次立法會是直接委任,沒有選舉,但是我認為無論是留守議會派還是杯葛議會派,都無法解答我心中的疑惑:他們無論是杯葛還是留守,都沒有回答如何保持民主運動的火種,不要讓民眾就此政治冷感,為下一波民主運動的高潮做好準備?

回到首頁看更多文章,或往下面捐助柏楊大學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按此

各位讀者貴安,我是胡啟敢,覺得我就列寧和布爾什維克參加議會的經驗,分析香港民主派是否應杯葛議會,是否讓你耳目一新,引起反思?你又如何想?你想我創作更多文章為您們服務,我現在經營困難,創作有價。文章看得滿意,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或者可以成為patreon用戶支持我為您們服務:按此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按此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