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譯:試從左翼理論看為甚麼Gundam Seed的煌大和得被打為惡役?

0
2351
為甚麼煌大和被打為惡役,和民主有關?

瀏覽 這個網站,相信 你都會好需要,看我創作的文章和圖片,一定讓你 開心驚喜!
記得 文章和圖片 寫得很好,您 心花怒放,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讚好、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
大家都有 找不同好看的文章圖片,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大家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

啟敢在中學時曾經追看Gundam Seed和Gundam Seed Destiny這兩套作品,對於裡面的角色感到印象深刻,亦曾經嘗試和網友討論作品,結果被網絡霸凌得遍體鱗傷,成為了童年創傷的其中一個記憶,煌大和是其中爭議甚多的角色,被打為惡役。

其中一個爭議是,究章杜蘭朵議長是否好人?為地球盡力?我身為民主左翼,對於杜蘭朵議長意圖用大殺傷力武器(地圖炮)來強推用基因來決定人的未來,感到十分不安。但是當時夾在保煌黨和全真教的兩旁,都受到雙方的攻訐。

對煌大和的爭論

現在讀得多一點左翼理論,也許能更明智去想這個問題。其中一個爭議點是,早期官方的設定集有意將杜蘭朵議長抹黑成一個奸險的政治人物,包括暗殺拉克絲、將養子雷當作棋子、有意利用藍色宇宙吉百列的過激行為來方便自己的命運計劃實行……等等。但是現在有一些Youtuber又聲稱官方最近的設定修正了說法,反而說杜蘭朵議長是大好人,煌和拉克絲反而是整個系列最奸險的人,他們只想到破壞和破壞,全無建設。

然後擁護煌的一派和擁護議長一派又互相駁火,指對方的設定內容有誤。啟敢的日本語能力有限,無力指出哪一方的說法比較穩當。但是啟敢想指出,也許雙方的立論也是正確;就是官方的設定有變更,由支持煌和拉克絲變成了支持議長,因此作出設定修正,也勒令官方的編劇和導演改變說法。

官方事後改寫設定,就能讓煌做奸角嗎?

在此,啟敢想引用一些文學理論,就是官方後期改變設定,不能影響一個作品原本的內容和主題。這個文學理論提出一個兩難式的論證,證明作品不需要作者多費唇舌,也有自己的內容、主旨和生命力。

若果作品能完全反映作者的意思,那樣不需要作者多作解說;
若果作品不能反映作者的意思,那樣就代表作者在創作時無意識下讓作品的內容有異於作者的想法,那樣作品就有獨立的生命,作者的解說就沒有重要意義。

譬如,若果已逝世的金庸復活,宣佈郭靖、楊過和張無忌是自閉症患者,《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都是他們的幻想,是否可以將這三部小說的精采內容一筆勾銷?當然這是荒謬的結論。

由這個比喻來引申,就算官方在創作Gundam Seed和Gundam Seed Destiny後更改設定,本身也不能更改作品原本的內容和主旨。

啟敢怕事,無意跳入保煌黨和議長派的爭執中,只是想借題發揮,從左翼角度解釋,為甚麼官方的設定由捧煌和拉克絲變成擁護議長?

日本的民主歷史如何讓煌做惡役?

這只是我的詮釋:日本近代的歷史,沒有像西方出現過由下而上庶民革命,本身日本人對於權威和上級有迷信之心,加上1960年代赤軍的激進(Gundam Seed的導演福田生於1960年)讓民眾對於由下而上的左翼運動心生厭惡和恐懼,因此他們對於平民發動民主運動沒有信心,覺得應該由體制內進行改革,由大人物(例如像杜蘭朵這樣的英明領袖)去主導一切。

在西方,不乏影視作品是描述由主角帶領平民和貧民組成的組織打倒體制,建立新政府。這是因為西方17和18世紀的民主運動,諸如英國內戰、美國獨立戰爭、法國大革命等等,都是一個有相當多平民參與的運動,在他們的經驗,由一群平民來領導運動,推翻現在的體制,絕對沒有問題。

但是日本的現代化開始,打倒幕府,開啟明治維新的主導者卻是薩摩和長州的有身份、階級的精英武士,加上由地主階級主導現代化的進程,因此平民和工人的參與度比較低(就算他們參與爭取權益,也會遭到上層的血腥鎮壓),可能這樣,日本人的集體意識對於由民眾和工人領導革命和運動,沒有信心吧!

加上1960年代日本出現過的左翼學運,不幸有部分走上了赤軍的恐怖主義路線,使得日本人對於平民發動民主運動的潛能,甚至平民內藏的革命能動性都有恐懼之心,他們寧願相信由政客和官僚帶領體制內改革更好。

日本人對「平民革命」的恐懼,是煌被打成惡役的原因!

因此,官方事後修改設定,將煌打為惡役,將拉克絲貶斥;在某種意義上,可能是對於平民革命的恐懼的反映吧!其實,煌和卡佳里當時亂入戰場,拉克絲私自組成軍火組織,就有日本赤軍那種恐怖主義的風貌。有說煌是超級調整者、拉克絲是高貴血統,不算是平民而是精英;但我的解說是,在俄國革命中,列寧、托洛斯基等人也是精英。有指,官方暗喻煌和拉克絲打倒杜蘭朵議長後的世界變得混沌,其是反映日本人心中對於平民革命的恐懼,恐怕革命成功後,會淪為另一個更差的世界。

因此,官方將杜蘭朵議長寫成是大好人,倒有點東方文化期許由一個聖君賢相出山,拯救無知愚昧的世人,因此命運計劃合不合理並不重要,最重要的它是由聖君賢相提出,人民就不應反對,應該追隨。

以上是啟敢對於Gundam Seed和Gundam Destiny系列的政治隱喻的想法,當然,作為一個民主左翼,我認為這種思想是對民主不利的,儘管我們可以不認同煌及拉克絲,但是我堅決不同意追捧杜蘭朵議長。

回到首頁看更多文章,或往下面捐助柏楊大學

經營困難,創作有價。文章看得滿意,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搶先看新文章: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搶先看新文章:按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