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寧解散1918年立憲會議,是因為他是獨裁者嗎?

0
4519
香港人不知道的十月革命的另一面

瀏覽這個網站,相信你為周遭的不公憤怒,對不公的現象疑惑,尋求一個解答。
我不能給一個速效方法,有人說速效方法一定是騙人,但是我可以和你一起探究和思考出路。
文章寫得有意義,您 能振奮情緒重新 出發,請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於社交媒體 讚好、轉載、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coin幫助我!
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你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patreon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或到出路。

列寧作為二十世紀初其中一個民主革命家,最為世人所誤解和污衊,其中香港的評論人劉細良和趙善軒在沒有充份的研究下,不停攻擊列寧是大獨裁者,究竟歷史的真相是如何?筆者在此重新發掘史料,力斥劉細良和趙善軒的疏於考證。

為甚麼要重新疏理列寧這段歷史?和民主運動有關

為甚麼要重新疏理這段歷史?因為香港的民主運動已經到了十字關口,筆者不願意香港的民主運動最後是為大財閥抬橋——就算香港的民主運動成功,香港的市民仍然活得困苦,任由大財閥剝削。因此有必要反駁香港人對左翼的常見誤解,希望民主運動能夠民主民生並行。

列寧解散立憲會議

其中一個誤解,就是指列寧是一個反民主的獨裁者。理由是十月革命後,俄國召開立憲會議選舉,由全國的選民選出議員,但是結果卻是布爾什維克黨淪為少數,主張復辟的社會革命黨右翼奪下不少議席,結果列寧就解散立憲會議了。這證明列寧是獨裁者嗎?

先說結論。列寧這樣做的確有違程序公義,但是有十分複雜的因素在內,所以也並非不可理解。

首先說明一下選舉結果及議席分佈:

政黨 所得選票 所得議席
社會革命黨右翼 17,490,000 370
布爾什維克 9,844,000 175
孟什維克 1,248,000 16
憲政民主黨 2,000,000 17
少數族裔 77
社會革命黨左翼 2,861,000 40
人民社會主義者 4

乍看之下,社會革命黨取得選舉票數的絕大多數,是否應該認為列寧解散立憲會議是奪權?是獨裁者?先看看以下因素如何左右選舉結果。

第一,根據歷史學家Tony Cliff於Revolution Besieged(1978)的研究,他是這樣分析選舉結果的。

立憲會議名單過時,未能反映十月革命和社會革命黨的分裂

首先,立憲會議的選舉名單是在十月革命爆發前就已經訂立,該名單過分強調社會革命黨右翼的候選人的優先地位,但是社會革命黨左翼黨人因為不滿社會革命黨右翼保守的立場,因此他們兩派已在十一月分裂,但是選舉名單還未反映了這個分裂,因此社會革命黨右翼能夠藉著於選舉名單中的優勢位置取得過半議席。

第二,因為俄國的消息傳播十分緩慢,因此社會革命黨右翼保守立場和十月革命的勝利的消息仍未能傳遍全國,因此有些農村仍然因傳統上支持社會革命黨,因而投票給社會革命黨。

俄國農村的知識水平落後,和民建聯的支持者差不多

加上農村的知識水平十分落後,唆擺他們投票給多啦A夢、比卡超、奇異博士也可以成功。情況就像香港的民建聯用蛇齋餅粽哄騙老人家,和運送老人院那些神志不清的老人家去票站,或者在大灣區種票,讓三者投票支持他們,然後讓民建聯入立法會推行反民主政策。

其實社會革命黨右翼的行徑和民建聯沒有甚麼分別,俄國的農村的知識水平,其實也和被民建聯運送去票站投票的那些神志不清的老人院院友、或者大灣區的愚民分別不大。

布爾什維克黨在發達地區和知識水平高的地區取得優勢

相反,在知識水平比較高的地區,發展比較發達的地區,布爾什維克取得投票票數的優勢。他們的得票票數通常是社會革命黨右翼的4倍,孟什維克黨的16倍。在士兵的投票,布爾什維克黨也取得優勢。越了解布爾什維克黨的民生政綱,越願意支持它,相反越偏遠落後的地區,社會革命黨右翼就越佔有優勢。

情況和香港一樣有點相同,知識水平高的就投給民主派,無知識的就投給保皇黨。

立憲會議成為反民主場所

結果,立憲會議就成為了反民主的場所。在立憲會議召開時,列寧和布爾什維克黨動議通過一系列民生議題改革,包括改善工人待遇、讓工人管理工廠、分土地給農民,承認俄國是由大眾控制的民主國家。同時,列寧也要求所有立憲議員接受由民眾組成的蘇維埃監督,有反民主行為就要被罷免。結果全部被立憲會議佔多數的反民主議員否決。

打個比方,情形就好像若果香港日後民主運動成功,要召開立憲會議,但是民建聯等等反動勢力透過老人院神志不清的老人家、蛇齋餅粽、大灣區種票等等卑鄙手段,讓大量無民主價值的選民投票,取得立憲會議的多數,立即動議要求復辟特區政府的專制制度,香港人服不服氣?

列寧不願意服氣,他只好解散立憲會議,而John Rees的研究指:「解散立憲會議在國際間引起唾罵,但在俄國國內無人在意」。這也反映當時俄國的困境,工業區和中心區發達,有知識;但是普遍農村落後愚昧,若果比票數,一定會敗於農村。是否要讓農村那些無知農民,無知地投給反民主派,讓反民主派在立憲會議扼殺十月革命的民主成果?

還是違反程序公義,解散立憲會議,由比較教育程度高的蘇維埃(代表會議)去監督在上者?這的確爭議甚大,例如左翼的羅莎盧森堡就反對這樣解散立憲會議。之後的第三屆的俄國蘇維埃選舉,布黨和左翼革命黨取得74%民選代表的支持。

香港人日後要抉擇

大家可以自由討論,相信香港日後的民主運動,也許會面對這個困境,就是民建聯這些反動勢力,唆擺無知的選民支持他們的垃圾黨員,選入香港民主運動成功後的立憲會議,然後動議一些反民主的議案。到時大家會服從民建聯的淫威,還是會像列寧這樣不認賬?

回到首頁看更多文章,或往下面捐助柏楊大學

各位讀者貴安,我是胡啟敢,你驚訝自己一直對列寧有這樣深的誤解嗎?原來列寧並非想像中的獨裁者?解散立憲會議情有可原?原來立憲會議反而是反民主場所?香港人要如何面對?你想我創作更多文章為您們服務,我現在經營困難,創作有價。文章看得滿意,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或者可以成為patreon用戶支持我為您們服務:按此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MeWe專頁:按此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