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會讓遊戲瘟疫公司Plague Inc.中的武漢肺炎毀滅世界成真嗎?

0
7761
瘟疫公司的情景,有可能發生。

瀏覽 這個網站,相信 你都會好需要,看我創作的文章和圖片,一定讓你 開心驚喜!
記得 文章和圖片 寫得很好,您 心花怒放,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讚好、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
大家都有 找不同好看的文章圖片,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大家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

最近,武漢肺炎在中國肆虐,儘管中國政府已經展開措施防範,但是因為其專制體制的問題,使得防疫的黃金機會已過,武漢肺炎可能會讓許多人無辜枉死。其實,早在習近平批示要防範病毒前,已經有中國市民陸續在中國的社交媒體內冒死透露武漢爆發不明肺炎,但是迅速被捕。證明因為中國沒有言論自由,導致中國政府後知後覺,疏於防範,惹來大禍。

因為武漢肺炎爆發,使得最近一個遊戲:《瘟疫公司Plague Inc.》大賣。在遊戲中,玩家要飾演一種對人類有害的細菌、病毒,藉著傳染將所有人類殺光。

有論者如趙善軒、蕭若元、劉世良之流,認為這場武漢肺炎的爆發在於中國的體制獨裁所致。筆者作為民主左翼,自然不反對這點。但是進一步地問,一個資本主義的體制,是否可以防範像遊戲瘟疫公司Plague Inc.中,一種瘟疫爆發以致人類文明毀滅?我覺得有值得商榷的餘地

只要,我們仍然以資本主義的生產模式為本,以追逐利潤來指導生產而非按人民需求生產,那樣,只會導致更多的資源錯配和無效生產,瘟疫公司Plague Inc.中的細菌毀滅人類文明,的確有可能發生。

現存的瘟疫公司中的生化危機與資本主義的關係

瘟疫公司Plague Inc.描繪的超級細菌毀滅世界的隱憂,其實一直存在。世衛已經指出,現存的抗生素已經開始對耐藥性增強的細菌無效,若果人類不加緊研發新型抗生素,連有一個小傷口都可能致命的時代,很快就會降臨。保守估計,所有抗生素無效後,每3秒就會有1人死於細菌感染

為甚麼遲遲都沒有新的抗生素問世?理由是因為研發抗生素是賠本生意,沒有製藥公司願意做,許多製藥公司寧願將精力花在研發一些治療富人病(有能力買藥的人會患上的病、如癌症)身上。

就連右翼的彭博新聞周刊也不諱言,因為抗生素的研發本大利小,不少大型藥廠紛紛放棄研發抗生素,這些社會責任就由中小型的製藥公司擔任,但是研發進度因為資源問題而十分緩慢

例如,製藥公司Achaogen Inc.花了15年研發對付超級細菌耐碳青黴烯的腸桿菌(感染者死亡率達一半以上),藥物雖然有效,但是開發成本約2.5億美金,他們只能賺回100萬美金,結果公司破產收場。

通常,抗生素要和仿製藥作競爭,每個療程大約只有一千到一萬美金的利潤,相反一些癌症藥可以每個療程達十萬元美金的利潤,很多唯利是圖的藥廠自然放棄抗生素研發。

大型製藥公司不再研發抗生素。藥廠賽諾菲去年6月將它的抗生素研發部門賣給了德國生物技術公司Evotec SE。諾華製藥(Novartis AG)在2018年停止了抗生素研究,並將三種實驗性抗生素出售給了初創公司Boston Pharmaceuticals Inc. 。Allergan Plc 過去一年來一直想結束其傳染病部門。根據皮尤慈善信託基金會(Pew Charitable Trusts)的數據,在人體試驗的42種抗生素中,只有4種來自最大的50家製藥公司。大部分研發抗生素重任在一些中小型的藥廠,但是他們卻缺乏資金持續下去

結果這些富人病藥就生產許多,但是一些針對細菌感染的病就研發很少,甚至,有一些流行在部分地區的疾病,因為當地患者普遍貧困,製藥公司認定沒有市場價值,就不管當地居民的死活。

市場原教旨主義者反對政府介入研發新藥

原本,若果依社會民主主義的主張,政府為了公眾利益,好應該向富人和公司徵稅,將所得資源投放在研發新藥,這樣就可以繞過製藥公司,生產便宜的新藥和抗生素給平民使用。例如剛才提及對付超級細菌的藥,研發成本約2.5億,若果由政府統籌徵稅(金額對大資本家九牛一毛)及研發,再以廉價售出讓民眾可以使用,就能惠及民眾。

對不起,此路不通。

因為自從市場原教旨和右翼政府乘著新自由主義在全球通行後,他們主張將政府把所有事務交給市場和資本決定,政府應該不停削減社會福利開支去養肥資本家。結果使得很多政府缺乏社福資源,不會主動大額投放資源到研發抗生素和新藥。現在的新藥研發,研究者都要乞求製藥公司、慈善基金撥取資源才能繼續研究,製藥公司只為了追逐利潤,研發不少富人病的藥,但是一些應該的藥如新型抗生素卻從不研究,結果人類陷入有超級細菌卻沒有抗生素用的窘境。

這個困境,真是要多謝海耶克,多謝新自由主義,多謝市場原教旨主義者,多謝右翼政府不停削減科研經費。最近美帝的川普又削減科研開支,將省下來的錢輸送給大資本家了,大家求神拜佛不會有重大科研災難發生,不然到時沒有資源去研發解決方案。

不過,右翼政府省下和削減的社會開支,都不會用在貧民身上,他們會將這些錢利益輸送到大資本家,讓他們在市場投機,但是經濟災難就大家一同受罪。

猜想:若果爆發像瘟疫公司Plague Inc.中的超級瘟疫,右翼和市場原教旨會如何做豬隊友?

若果有如瘟疫公司Plague Inc. 的超級瘟疫爆發,除了一般的防疫措拖,最重要就是投放資源到科研部門,讓他們研發解藥。但是,現在世界各地政府的社福資源都被右翼政客和市場原教旨重創,若果超級瘟疫爆發,各地政府真的能在短時間抽出龐大資源救災嗎?若果到時才臨急抱佛腳向華爾街大亨、大資本家徵收稅項作為研究經費,右翼政客和市場原教旨一定誓死反對,用他們的手段在媒體洗右翼民眾的腦,和在議會拖延時間,當好不容易擺平他們後,也許已錯失時機,到時超級瘟疫已殺死幾十億人。

有解決方案嗎?

我不想再主張等到所謂的社會主義革命後,大家的生產模式由按利生產過渡到按需生產,問題才能解決。我初步猜想的方案是:認為實在有需要向富人(如華爾街大亨、製藥公司)徵收稅項,再由科學家和民眾組成民主委員會去指導當下如何運用這些稅款應該研發甚麼應急的新藥,這樣,也許可以避免如瘟疫公司Plague Inc. 的超級瘟疫般消滅幾十億人的災難。

回到首頁看更多文章,或往下面捐助柏楊大學

經營困難,創作有價。文章看得滿意,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搶先看新文章: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搶先看新文章:按此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