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敢要告訴你的是:

大學GPA過3通貨膨脹,原因不是因為新一代「玻璃心」,而是因為新自由主義下的貧富不均和權貴的謊言,教育成為代罪羔羊所致

GPA過3,取A取B越來越普及?

GPA過3-Gpa-大學-左翼04

最近,香港論壇連登有一個帖文發佈,網民質疑大學的GPA的等級是否出現了通貨膨脹。現在,好像GPA等級要拿A+、A-才是可接受的成績;相反,GPA拿B+已經要回家被虎媽、虎爸批鬥問罪,而B、B-更加是不可饒恕的可恥成績。

GPA過3,取A取B增多,是世代問題嗎?

記得聽過一個TED的論壇的講者討論過,其實上一個世代專上學院派A級及B級的成績比較稀少,但是到了九十年代和千禧世代,美國專上學院派A級及B級的比例都大幅增加。講者歸咎於現代的年輕人不能接受失敗,所以教育制度也有所調整,要滿足這群「玻璃心世代」。

不過啟敢身為左翼,加上拜讀過邁可.桑德爾的《成功的反思》一書(書名的英文名更加正中核心,可譯作「精英制度的暴政」)後,認為這個講者的說法太過歸咎於受害者,就好像指責被強姦的人衣著暴露,所以要為此負責一樣——其實有一些政經結構的改變,造成現代專上學院的GPA通貨膨脹。

GPA過3,取A取B增多,和政經結構改變有關?

問題的結徵就是,上世紀福利國家的危機讓資本家和權貴階級成功借新自由主義逆襲奪權後,這些人渣無心改革貧富懸殊的問題;但是他們又想將財富集中於他們一少撮人享有。於是,資本家和權貴階層除了勾結政客將各國所有的社福保護網毀滅和廢除之外;他們也編造謊言,將一個人的成敗、一個人的前途、一個人的收入多寡,歸咎於他們是否於這個教育制度努力多少成正比。

權貴轉移仇恨的把戲,將一個人的成敗放在GPA身上

GPA過3-gpa-大學-左翼02

明明社會貧富懸殊的成因,在於資本家勾結權貴和政客,將資源集中在他們一少撮人手上;但為了轉移民眾的不滿,讓民眾不要將他們視為階級僵化的元凶,這些人渣又編造了一個大謊言:就是你能否有好前途,在於自己是否努力讀書、考好公開試、入讀名校、畢業後找到好工作——這才是大學GPA通脹的根本原因。人人都被欺騙,以為有機會透過專上教育促成階級流動,成為上流社會的一份子,他們自然要於大學的GPA每一科都奪A保證有好前途,自然會對大學教職員施加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他們給更多A、更多B。

可是,其實於二十世紀的五十到七十年代,很多人都沒有大學學位,甚至是中學出身,但是都有好的前途。例如最受歡迎的英國首相艾德禮領導的工黨政府,有不少部長是勞工子弟,學歷並不亮麗,沒有大專學歷。美國直到1960年代初,都有四分之一的參、眾兩院議員沒有大學學歷。但是到了今天,參政的人絕大部份有大學或名牌大學學歷。這反映了政治體制的僵化,少了勞工代表的聲音進入政治體系(可以參考《成功的反思》第四章)。這其實反映了權貴對基層的迫害,基層為了翻身,只能在權貴劃定的圈圈中上流——就是公開試和教育制度。連特朗普就任總統後也要恐嚇大學不要公開其GPA成績,拜登參選總統誇大他於大學的成績表現,足見成績至上的毒害極深。

結果,我們年青一代被愚弄,為了追求那些已經被權貴削減得越來越少的中、高層職位和高薪金;大家只好於教育制度裡面爭得你死我活。因為大家也擔心大學GPA不過3或「爆四」(滿分)會讓其職業前景黯淡,只好盡力不擇手段爭取好成績,記得啟敢攻讀大學的時候,不少同學揣摩老師的政治立場來「度身訂造」合適的報告和論文,為求高分,不擇手段;而美國越來越多大學生為了取得A等而請人寫論文或者抄襲、考試作弊。

大學淪為學店,GPA過3,高等學位不代表有好前途

而隨著中、上級的職位被權貴削減,或者收入和工作量不對稱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修讀高等學位保證有好前景,根本是一個用來洗腦的笑話。

GPA過3-gpa-大學-左翼03

但是大學被權貴賦予辨別階級流動的裁判(他們其實並不公正)後,他們為了賺錢推出了許多課程來騙錢,大學淪為學店。很多人讀了許多碩士都未必有好收入。例如早前香港有一位合約老師陳力坦先生,為了轉任常額教師而讀了三間香港名牌大學(港大、中大、科大)的三個碩士學位,結果不幸仍然沒有找到常額教師職位,最後憤而自殺。

當然,這些權貴見到很多人讀了許多學位仍未能找到好工作,就只能歸咎受害者,罵他們讀的學位是垃圾。啟敢覺得甚為譏諷:明明權貴就是創建教育促成階級流動的謊言,現在謊言破功了,就指責受害者,這還真應了諸葛亮罵王朗一句: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輩!

GPA過3,權貴子弟和基層子弟的不公平較量?

但是,權貴子弟和基層子弟根本不是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他們在公開試的較量根本毫不公平。權貴子弟有良好師資補習,整個家庭文化影響他們的想法,和公開試中要求考生所作答的標準答案不謀而合,加上家教良好,沒有機會沾染不良文化(例如打機、課金遊戲等等)。例如這些富家子弟於七歲就會閱讀《泰吾士報》,而基層子弟可能七歲時已經中了電子毒癮,沉迷手機,荒廢閱讀;加上沒有好的師資和文化氛圍——要於著重寫作力和閱讀力的考試取勝,根本是大衛在沒有上帝庇佑的情況下和歌利亞巨人對決,只有被打死的結局!

權貴除了提供優秀的教育給子女們,他們還能走後門,透過大額捐款予名牌大學的管理層,換取一個大學學位,哪怕這些子弟成績稍遜。根據《成功的反思》一書的數據反映,以獎學金入名牌大學的基層子弟近年已經越來越少,而這些靠大額捐款入學的特額生的比率,近年越來越多,整個教育體制對平民百姓根本毫不公平,教育能促成階級流動等同廢話。

總結:結束GPA通貨膨脹,只有靠工人運動

總結來說,大學GPA過3、取B奪A的比例越來越多的根本原因,在於權貴破壞福利國家,誤導人們以為教育是唯一階級流動的途徑,導致大家於專上教育爭個你死我活所致。

解決之道,並不是繼續於專上教育爭個你死我活,而且大家應該致力連結基層和工人,發動一個由下而上的工人運動,向權貴和資本家討回應有被竊取的資源,只有這樣,大家的收入較為平等,就自然不會太緊張大學的GPA,自然大學的GPA沒有通貨膨脹的壓力。

瀏覽這個網站,相信你為周遭的不公憤怒,對不公的現象疑惑,尋求一個解答。
我不能給一個速效方法,有人說速效方法一定是騙人,但是我可以和你一起探究和思考出路。
文章寫得有意義,您 能振奮情緒重新 出發,請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於社交媒體 讚好、轉載、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coin幫助我!
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你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
《閱微左翼筆記》patreon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或到出路。

文章看得滿意,懇請支持創作有價。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
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或者可以成為patreon用戶支持我為您們服務:
按此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MeWe專頁:按此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sponsor01.jpg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catpromote.jpg
close

加入我們

尋找港台的民主未來

We don’t spam! Read our privacy policy for more info.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