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香島中學學生因政見被重罰 反思教協建立人權校園的空白和失敗

0
294
教協對香島中學的學生不聞不問。

瀏覽 這個網站,相信 你都會好需要,看我創作的文章和圖片,一定讓你 開心驚喜!
記得 文章和圖片 寫得很好,您 心花怒放,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讚好、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coin幫助我!
大家都有 找不同好看的文章圖片,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大家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patreon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

香島中學學生的自由和權利受剝削 教協竟沉默以對

香島中學學生因為進行電子上課時,他的頭像有親民主的政見,不幸被重罰停課一個星期,媚上校長黃頌良更加脅迫該學生Gary,一是記兩個大過,一是轉校。另外學生於私人時間放有關民主的相片於社交媒體,亦受學校威嚇。

其中蘋果日報訪問香島中學的老師,該老師更加不知廉恥地說,香島中學是打正旗號的愛國中學,因此以政見理由嚴懲學生是應有之義。其實校方這樣做是違犯基本法和《世界人權宣言》,因為兩者都保障任何人擁有言論自由的權利,不會因其言論而被秋後算賬。而且,該學生的言論完全是用和平手段來發表,不會引起暴力,就算校長援引《約翰內斯堡原則》嚴懲學生,亦屬荒謬。總之,用所謂「校譽受損」來侵犯學生的天賦人權,完全不可接受。

教協雙重標準 不重視學生權益

不過,最令啟敢失望的是,自詡以民主自由為重的最大工會——教協,竟然沉默以對,不為該同學仗義執言,並且對相關侵犯人權的老師展開調查,檢討其教協會籍存廢事宜。(啟敢於教協網頁的新聞稿,找不到相關內容,不過於教協報找到教協少量提及此事,但是教協沒有檢討學校的懲治權過重問題),足見教協雙重標準,學校對老師的權利侵犯就偶爾發聲,但是對於學生的自由權利如何被教協會員、教聯會員、校方所侵犯,始終不發一言,不管學生生死。

須知,並非所有學生都能在DSE考獲好成績後升學,若果學生因為行使他應有的自由權利,而被學校以莫須有罪名重罰,會影響日後該學生求職時,老闆對他們的觀感。教協不捍衛學生的權益,令人失望!

啟敢不是民主分化者 對教協批評有理有據

啟敢在這裡向盲目黃絲作嚴正聲明,我不是分化撚,從來沒有叫人於教育界選舉投票給保皇黨。

而且對教協的批評也是善意,於文章《萬七警集會 教協要孭鑊》、《「刑不上大學生 禮不下中小學」?試論泛民輕視中小學生權利議題如何失落潛在支持者!》、《譴責疑似教協會員反對民主,審查學生就雨傘運動發表意見》、《怪論:教協身為民主工會,不自覺在新封建教育體制淪為幫兇?》、《怪論:學生為香港犧牲至鉅,但是教協似乎把學生當棄子?》、《唯恐蔣旻正是披著激進皮的葉建源》等等文章,已經三令五申指出為何教協有義務關心學生的人權和自由議題,以及這些議題與民主運動的關係,不過人微言輕,教協對此無動於衷,只好再加以批評。

學校的懲治權過大 學生的自由權利不受保障

香島中學因政見嚴懲學生,並非是個別問題。其實不少學校,哪怕是教協會員、黃絲佔多數的學校,他們援引校規懲罰學生十分獨裁專制,幾乎毫無法治和人權的成份在內——基本上只要看學生不順眼,就能懲罰學生(當然也有正常的運作)。

更甚者,不少學校像香島中學般用校規為借口,染指學生已經下課的私生活,只要學生的私生活讓學校不爽,學校就能懲罰。例如筆者中學時曾經因為得罪訓導彭秋雁,就算沒有觸犯校規,也被彭秋雁羅織罪名懲罰,足見學校對學生的箝制甚重,老師的自由裁量權也不受控制。

加上,學校和老師強迫管制學生的髮型和服飾更加是侵犯學生身體自由的陋習,但是謳歌民主自由的教協會員、黃絲教師和教協多年坐視不管,這次反送中運動學生為成人的自由作出巨大犧牲,也不見黃絲教師和泛民動起慈心,改善學生在學校受剝削的情況。

因此,香港的學校在懲治學生時,權力過大,也有侵害人權自由的情況,離人權校園的目的地甚為遙遠。教協以民主、自由的價值成立,但是自成立以來對學生的人權自由政綱似乎一片空白,令筆者甚為失望。

若果啟敢是教協會長

若果啟敢是教協會長,一定會責成教協職員成立學生政策研究部,研究引進西方的人權校園管治理論,並且多舉辦人權治校的理論課程予教協會員修讀,藉此移風易俗,潛移默化,改變老師輕視學生人權自由的偏見。

之後聯同開明的教師、學生發起運動,要求改革校政,結束學校權力過大的局面,用法治方法管理學生,老師的自由裁量權要受局限,亦要廢除髮禁和服禁。如是者讓廣大學生了解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魅力,讓更多人加入民主運動。

自恨自己能力不足,無名之輩,恨教協和泛民短視

只可惜啟敢是無名之輩,而坊間泛民的進步教育組織亦輕視學生權益的改革,眼見廣大學生於街頭為民主運動付出,返校後卻被黃絲或藍絲剝削人權自由,啟敢只能怨恨自己能力有限,亦不齒泛民組織的識見有限,可惜啟敢也不知這個困局如何解決。

總結而言,這次香島中學因政見而嚴懲學生,不是個別問題,而是學校對學生的懲治權過大所致,我認為若果要終止藍絲校政人員肆意魚肉學生的事件重演,有必要對校政作全盤改革,向人權校園邁進。

回到首頁看更多文章,或往下面捐助柏楊大學

各位讀者貴安,我是胡啟敢,你驚訝原來教協這樣輕視學生的權利和自由嗎?你驚訝原來學生為民主運動付出甚麼,但是回校要受黃絲和藍絲所剝削?原來吃子文化,不分黃藍?你想我創作更多文章為您們服務,我現在經營困難,創作有價。文章看得滿意,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或者可以成為patreon用戶支持我為您們服務:按此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按此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