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政協為趙連海申冤的啟示

來自 | 11 月 26, 2010 | 時事關心 | 0 條留言

趙連海被莫須有罪名重判,舉國嘩然。香港除了保皇黨第一大黨和疑似下屆特首候選人對此冤案閃爍其詞之外,大部分親共的人士都對此表示關注。其中,有一名政協甚為積極表態,除了登報鞭撻法院判決無理之外,更高呼「誰不政改誰下台」。霎時間,這名政協成為了民意代表,在網上及各界獲得一致好評。

連啟敢的家人也對那政協的行為十分激賞,並詢問啟敢的立場,我答道,這不過是中共陣營中「扯貓尾」的行徑,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讓民眾的憤怒得以宣洩,轉移了視線,不再思考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固此,這種「以民為本」的說話,久不久就會出籠,就此我不會認同那政協,那政協是經過利害分析才會這般做。結果,家人痛罵啟敢「黨毒上腦」——被支聯會洗了腦。

啟敢倒覺得甚為無辜,我不過是說了一個毫不深奧的事實。事實上,那政協的說話了無新意,完全在中共定下的圈圈說話。看了他在《議事論事》的說法,更加肯定了我的想法。那政協無論在文章還是訪談中,都只是指責北京大興區法院一意孤行重判趙連海,禁止妻子和律師見趙先生,是有辱司法的行為,問題完全不在「體恤民情」的黨中央,那政協強調這是「某些地方的司法黑暗」。然而,孰知內地國情的人都知道,如果沒有中共高層的授意,一個地區法院又怎會有膽子在趙連案一案小題大做?對於中共黨中央的責任,他沒有,亦不敢指責,因為他清楚知道,一旦踏入禁區,中共給他的名利就會一朝盡喪。

事實上,中國之患,弊在獨裁。中國的各種貪污腐敗,包括這次毒奶粉事件,都是因為獨裁制度下,官員得以忤逆民意,害民利己。而所有敢而檢舉害群之馬的開明聲音,都被黨中央的「維穩」方針迫害。劉曉波的零八憲章曾經給中共一個解決官員腐敗的好建議:民主自由;結果中共就剝奪劉先生十一年自由。這次趙先生也不過是「維穩」底下其中一個犧牲品而已,為甚麼那政協不為劉曉波申冤?劉曉波先生不是更加高瞻遠矚,更憂國愛民嗎?他提出《零八憲章》,比趙先生更切中問題要害,也是合符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的。既然劉曉波先生也是見義勇為的,為甚麼那政協沉默了?難道,民眾只可以反貪官,但貪官的根源黨中央就不能批評?

總結來說,那政協雖然在趙先生被誣告一事上大加責難,但他的思維仍然是以黨中央的獨裁統治為馬首是瞻,這種只罵貪官,不罵皇帝的小罵大幫忙,完全不是站在民眾的立場去想。希望那些對那政協好評的人清醒些,不要再很天真很傻了。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Become a patron at Patreon!

大家課金「購買」我的文章,我就可以有更多資源寫更多文章和大家一齊成長,渡過民主的黑暗時光(沒有的可以按likecoin)

Payme支持我

轉數快支持我
Paypal支持我

胡啟敢

胡啟敢

自小已是基層,受過壓迫及見過中上級社會階層的荒謬,成為了堅定的左翼。堅持普羅大眾由下而上掌握經濟和政治等領域。因為大部分文章都提倡左翼思想和普世價值,因此經常被網上的極右網民及法西斯網民中傷。與其憑他們的三言兩語誤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文章了解我。舉手之勞,記得於上面的社交媒體欄分享我的文章。

相關文章,歡迎交流交流,了解更多知識

《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此文是劉曉波的自辯書。用詞溫和之極,毫無攻擊性。甚至因此而被海外民運人士攻擊他無資格拿諾貝爾和平獎。但仍然有狗屎學者,狗屎政客,狗屎名人對劉作出不同程度的攻擊和抵毀。蒼生無眼!

德里達論法律的暴力

德里達論法律的暴力

德里達認為是人類對公義的追求才可以改進法律,法律並非公義本身。德里達引用了列維納斯(Levinas)的觀點,公正的呼聲在於聆聽他者的聲音,而非屈服於利益的考慮。就像古代盛行奴隸制,到了近代才被廢除,因為有特權的人聆聽到他者的聲音,將他們納入自己的一個群體。站在這個意義而言,一部完整的人權法是不存在的。

0 條留言

發表迴響

已經幫助幾十萬人

每篇文章五分鐘,更聰明了解民主、自由、人權,不被洗腦

立即免費訂閱電子報

2024 年 7 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搜尋欄

Share via
close-link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