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旦台借《踩過界》怒罵城中權貴?

來自 | 9 月 12, 2017 | 時事關心 | 0 條留言

瀏覽這個網站,相信你為周遭的不公憤怒,對不公的現象疑惑,尋求一個解答。
我不能給一個速效方法,有人說速效方法一定是騙人,但是我可以和你一起探究和思考出路。
文章寫得有意義,您 能振奮情緒重新 出發,請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於社交媒體 讚好、轉載、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coin幫助我!
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你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patreon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找到出路。

話說事旦台的劇集《踩過界》快要大結局,其中一名角色韋國涵(林韋辰飾)滿口仁義道德,教訓另一角色王勵凡(李佳芯飾)要維護司法公義,不要經常做踩過界的行為。結果韋國涵原來是衣冠禽獸,平日滿口司法公義,在之前的橋段勾結黑幫老大戴德仁(單立文飾),用盡法律手段要陷害趙正妹(蔡思貝飾)入獄。

的確,趙正妹曾經設局拍色情照要脅戴德仁,但卻是因為戴德仁買凶殺文申俠(王浩信飾),趙正妹為保護文申俠,才魯莽出此下策。所以最後的責任應該歸咎於戴德仁,而非趙正妹。

可笑的是,韋國涵不知戴德仁作過的惡,反而抽空背景脈絡,為了多賺臭錢,而不惜和戴德仁狼狽為奸,想用其專業的法律知道把趙正妹釘死。事敗後不僅死不悔改,還怪罪於王勵凡設局讓戴德仁改口供。

若果韋國涵真的是如其所言信守公義,為民請命,為甚麼要和本來在劇集中就作惡多端的戴德仁示好?那樣他大義凜然教訓王勵凡為了弱小做踩過界的行為,豈非是假仁假義?

其中韋國涵意會到戴德仁要買凶殺死重要證人廖鼎,又不見他依自己的價值觀嚴斥之?反而借故離開來撇開責任,這樣就像《聖經》中彼拉多洗手逃避他判處耶穌死刑的罪責一樣,都是偽善!

這也和石永泰、楊振權、譚允芝藉詞避談入獄的社運分子是為公義,純粹像韋國涵專針對法律瑣碎細節不問趙正妹的行動動機一樣,都是滿口仁義道德,實際是用刀叉「文明地」吃弱勢的肉的偽君子!

最近中共悍將蔡若蓮的兒子不幸逝世,教大出現了涼薄的言論,這絕對是不敬的行為要批評,但是學生還是學生,他們有犯錯的可能,只消教育之讓其改過就好。

然而保皇狗為了借故挑起政治批鬥,上至特首,中至立法會議員、大學校長,下到愛國賊,用大規模攻勢來狙殺貼涼薄言論的學生,其歷史效果就像日軍借日兵在宛平城失蹤,要基於「人道理由」搜索,乘機開啟殺人如麻的侵略戰爭。保皇狗也是想收窄大學生的言論自由,所以才隨便執一個大義理由來攻擊。

到最後,其實蔡若蓮之子的生死和那名日兵的生死也一樣,都不是保皇狗和日本珍重,他們也不是珍重甚麼「人道理由」、「道德」,而是看看這些「大義」能否幫他們夠搜刮一些權益、一些臭錢而已。就像《踩過界》的韋國涵平日講司法公義,心裡想如何靠道德名份為其謀取私利,是不折不扣的訟棍;也像愛字頭的組織,要有錢才能談愛國。

的確,有人貼涼薄言論,令人不敢恭維,也令人歧視抑鬱症患者,他們是雞蛋,也同時是高牆。

但是,張仁良一眾權貴幫閒藉此來為更大的高牆添磚,局限大學生的言論自由,這和希特拉借國會縱火案,為了公眾安全而通過緊急狀態令,廢除人權,其實分別不大。

我不知道香港民眾有多愚蠢,會因為「人死為大」的大義理由,而對政府或校方的限制言論政策而歡呼叫好。但是我得提醒一句,當一個道德理由是用來壓迫他人時,就會變成了禮教殺人。就像海耶克所言:「地獄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按:當然,此君被問及如何看待南美眾多軍政府虐待民眾時,他說:「經濟自由凌駕政治自由。」可見此君也是權貴幫閒。)

回到首頁看更多文章,或往下面捐助柏楊大學

經營困難,創作有價。文章看得滿意,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100元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或者可以成為patreon用戶支持我為您們服務:按此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按此
追隨我的MeWe專頁:按此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Become a patron at Patreon!
胡啟敢

胡啟敢

自小已是基層,受過壓迫及見過中上級社會階層的荒謬,成為了堅定的左翼。堅持普羅大眾由下而上掌握經濟和政治等領域。因為大部分文章都提倡左翼思想和普世價值,因此經常被網上的極右網民及法西斯網民中傷。與其憑他們的三言兩語誤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文章了解我。舉手之勞,記得於上面的社交媒體欄分享我的文章。

相關文章,歡迎交流交流,了解更多知識

青少年自以為正確的民主謬誤(四)

青少年自以為正確的民主謬誤(四)

只有生活優厚和位高權重的人說穩定重要時才心安理得,正正符合了列寧嘲笑十九世紀的自由主義者時問的一句話:「自由?誰人的自由?哪一個階級的自由?」我們要學列寧問道:「穩定?誰的穩定?哪一個階級的穩定?」讓一小撮人得利但其他人受苦的遊戲規則,是不是公正?

成功抽水:《Gundam Age》主題曲改編

成功抽水:《Gundam Age》主題曲改編

《Gundam Age》第一季的主題曲《明日へ》我更是聽了很多次,不過,第二季的音樂都令人印象深刻,這首《sharp #》的歌詞很令人難忘,音樂的旋律經常在我腦中徘徊,我原本只是哼哼音樂,不知不覺腦海自動浮現匹配的中文字,漸漸形成一首歌。不過…..

0 條留言

發表迴響

已經幫助幾十萬人

每篇文章五分鐘,更聰明了解民主、自由、人權,不被洗腦

立即免費訂閱電子報

2023 年 12 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搜尋欄

close-link
error: 注意: 尊重啟敢的辛勞創作,請勿複製原文,改以社交媒體分享取代,謝謝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