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革命文宣漸重蹈支聯會覆轍

0
197

瀏覽 這個網站,相信 你都會好需要,看我創作的文章和圖片,一定讓你 開心驚喜!
記得 文章和圖片 寫得很好,您 心花怒放,記得想起為您寫文章的 我,多多 讚好、多多 打賞!多多在下面 簡單按5個like!
大家都有 找不同好看的文章圖片,你將會 是其中的一個 贊助我文章的人! 大家 自然會選擇到方格子的《閱微左翼筆記》捐助我,或者到文章尾段 捐助我,讓我有更多資源寫普及文章。

為了在立法會搶佔過半議席,達致和中共同歸於盡的效果,連登各巴打絲打都積極在各處發佈文宣,以期打動更多人在立法會投票支持反對派。

我們先不討論焦土派對議會路線的質疑和攻擊,純粹討論連登巴打絲打的文宣能否吸引更多市民;以壯大民主聲勢,達致立法會議席過半,以向中共迫宮。

現有的文宣有嚴重漏洞,無法吸引更多支持者

遺憾的是,現有的民主文宣有嚴重漏洞,只能塘水滾塘魚,鞏固政治覺醒高的民眾,不能再擴大更多人支持泛民等非建制候選人。若果想維持六四比也許可以,但是再開拓更多支持者,以期地區直選更多斬獲,恐怕很難。

說白一點,不少連登巴打絲打自詡新潮,批評支聯會講平反六四和六四集會老餅脫節,吸引不了年輕人;今天連登巴打絲打的文宣卻重蹈支聯會覆轍,文宣只能吸引政治覺醒高的群眾,不能再擴大支持者。

連登文宣和支聯會文宣相似的地方

無論支聯會和連登巴打絲打的文宣都有類近的地方,就是強調受害者被極權打壓好慘好慘,只是支聯會強調六四死難者被解放軍屠殺好慘好慘,連登巴打絲打的文宣則強調香港義士被黑警虐打強姦殺死好慘好慘。

連登右翼本土恥笑支聯會只強調六四死難者被解放軍屠殺好慘好慘是脫節,因為新一代的年青人距離六四屠殺已隔了三十一年,不會有太大感覺,所以認定提倡本土港獨才是藍海戰術,最能擴展支持者的方略。

為甚麼仍然是六四黃金比?

但是為甚麼區議會選舉非建制派費盡吃奶的力,才能重回六四黃金比,對家的鐵票也有增加?廣大支持港獨的民眾在那裡?還是只是在原有的泛民魚塘將激進的選民轉移變成支持本土或者流水革命,沒有做大個餅?

當然,本土右翼可以將所有責任推卸到新移民,說他們不爭氣,歸邊投票給建制派,所以港獨成功後要驅逐新移民。但這並非經過社會科學實證的猜想,大家不要盲目相信這個定調。而且,新移民也不是鐵板一塊,為甚麼新移民在一個資訊自由的社會,會「倒向」支持反民主的候選人?他們通常不是高幹子弟(高幹子弟因為既得利益,一定會支持現在制度。)

而且,香港的新移民還不是佔香港人絕大多數,還有為數不少本地人投票給建制派候選人,亦有三成選民從來不投票,若果真的要打破六四黃金比,就要向這些不投票的選民宣傳民主的好處。

不要以為只講黑警暴行就能吸引人支持民主運動

聽到這個論調,也許連登的本土右翼會暴跳如雷,認為那些眼見黑警做了諸多暴行的港人,仍然不願意在選舉投票給非建制或本土派,一定是喪心病狂,無可救藥的港豬,實在不必費力宣傳。

筆者認為請循其本,支聯會那些「廢老」也認為六四慘案,解放軍對無辜的北京市民狠下殺手實在天地不容,所有香港人理應支持平反六四和民主中國。但是仍然有不少香港人對六四慘案不是冷漠以對,就是狂熱支持解放軍殺害無辜;或者像本土右翼諷刺六四慘案的死者都是支那賤畜,劣等民族,不必費心在此。因此,我們不應重蹈支聯會覆轍,以為其他香港人了解黑警的暴行就會義憤填膺,落力參加民主運動,或者在立法會投票給非建制派。

一來,可能是因為資訊接觸不一致,很多香港人真的不了解黑警的暴行。還有,有些普羅民眾面對長工時低人工,工作壓力擊垮他們的同理心,所以他們根本對時事漠不關心,就算黑警上門虐打他們的鄰居,他們也可以視若無睹,或者不明白民主如何保障人權。

連登的本土右翼也許和筆者很氣憤,為甚麼有人這些冷血,不主動了解義士如何為香港民主奮戰、為香港大眾犧牲、為香港未來流血。但社會上的確有一大群這樣的民眾,這樣的民眾更是在區議會中,最可能因為蛇齋餅粽而投票給建制派的候選人。我們只能和他們共存。

民生議題的重要的宣傳王牌

好消息是,這群人和那些奴性極重的深藍不同,不會無條件支持政府。只要挑明政府和僱主如何勾結去侵害他們的利益(簡稱:民生議題),持續下去,他們一定會站在反對派的一邊。事實上,歷史上許多革命,諸如美國獨立戰爭、法國大革命、俄國十月革命——很多反對派成功將民生困苦扣連民主革命議題,讓原本中立或保守的民眾倒戈,使革命成功。

因此,為了喚醒這群未覺醒的市民,動員他們出來投票支持非建制派立法會過半,文宣除了集中講警暴,鞏固現在支持者,亦應該和非建派的立法會候選人合作,提出一系列廣泛的民生議題,如降低工時、提高工資、租務管制、集體談判權、增建公屋,承諾立法會過半後這些議題會和攬炒議題一同在立會內跟進(主席是你的,只消藉口趕走幾個功能組別議員就能通過動議。),以民生議題打動未覺醒的民眾。

還有,文宣要揭露政府和財團如何剝削打工仔女和普羅市民,將政府和財團打成一伙,著力指出民眾除了為了自己的生計幸福,只能出來抗爭投票,別無他法,這樣才能讓流水革命的文宣不再重蹈支聯會的覆轍,只講極權受害者好慘好慘,吸引不到更多人的支持。

回到首頁看更多文章,或往下面捐助柏楊大學

經營困難,創作有價。文章看得滿意,坐言起行,贊助柏楊大學
274-414226-668,香港恆生銀行自由捐獻,WU CHUN LUNG
PayPal自由捐獻:paypal.me/wukaikam1988
PayMe ID:D122517944
轉數快 ID:9545120

追隨我的Facebook專頁,搶先看新文章:按此
追隨我的IG專頁,搶先看新文章:按此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