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論公民黨和民主黨的政治弱智

來自 | 3 月 9, 2012 | 時事關心, 社會科學研究 | 0 條留言

民主黨、公民黨,你們連弱智也不如!

有時真是覺得,做泛民主派的支持者,有如愛國文人(如程翔)有國愛不得,是一種頂級的悲哀,簡直是體會到父母親恨子女不成鋼的心態!現在特區政府醜聞連連,原本就是給在野黨一個「攞彩」的機會,但是泛民廢得連大好機會也不懂掌握,其政治智慧和識見和唐唐無甚分別,如斯表現,就算2017年有真正普選,中共也不會怕你泛民可以成功執政!

最近煲呔涉嫌貪腐、梁召集人涉嫌利益輸送、唐唐涉嫌僭建,原本三位保皇黨大將都身陷醜聞,形勢有如零三年時梁錦松偷步買車,都是激起民憤之事。如果我是主流泛民,一定會把握形勢,將其化成另一次零三七一,藉此向中共進行迫宮。然而,我們的泛民議員,又做了甚麼好事?

首先是毫無政治觸覺,結果讓保皇狗之一的謝偉俊搶了先機,推了一個小罵大幫忙的彈劾議案出來,使得民怨無處著落。原本,泛民可以以謝偉俊作為踏腳石,啟動罷免機制來向政府大興問罪之師,並大力渲染保皇黨和貪腐權的勾結(保皇黨怎也不可能支持彈劾,如果事情拖延到七月將不利保皇黨在立法會的選情。),加深民眾對保皇黨的矛盾,可以泛民的反應力比起人民力量差了一截,溫溫吞吞地反對彈劾動議,只是在立會動議一個明知不會成功,徒增人民無力感的議案來向民怨交差。結果使市民印象大壞,被網民嘲諷公、民兩黨是否患上精神分裂症。

其次是在這次事態發展中嚴重和人民有隔閡,使得這次示威人數不多(雖然香港人的確抵死)。街頭動員一直是泛民這些議會民主派所不擅及不屑之事,而泛民的學習能力實在令人難堪。之前,民建聯搞了一個「愛護香港力量」的走狗組織,在街上煽動民眾對公民黨的仇視,使其在區議會大勝。如果何俊仁、梁家傑這些阿斗有丁點兒學習能力,在建制派聲譽重創的事候,好應該動員自己的地區樁腳在全港各區日夜唱衰保皇黨,以收民意支持。

而民主黨更是名義上參與特首選舉的政黨,在全港有最多區議員,最有本錢做這些收納民意的陣地戰,可是就筆者十多日的觀察,民主黨的區議員只是沉醉於充當地區保長的職務,任何能夠一振黨威的政治宣傳通通欠奉,我的區完全看不見民主黨的區議員有力斥曾蔭權貪腐。(所以下次區議會選舉不要怨選民唾棄你們了,因為你們做街坊保長是不及民建聯的),好像這個民主黨黨中央完全處於癱瘓狀態,對這個政治形勢毫無反應,不懂指令自己的樁腳做實事。一個自詡民主的政黨連做一些政治理念的宣傳也不懂,難怪香港人是這樣不可救藥的。

除非,民主黨已經被中共收買了,否則政敵有難,還不痛打落水狗?不要以為議會行禮如儀地工作就能夠讓愚民覺醒,大多愚民是不看議會新聞的。要殺出血路,只能在街頭一人一人地爭取回來,但是無論是公、民兩黨都對此不屑為之。

無論是社民連和人民力量,都深明「從群眾中來,從群眾中去」的態度,所以都力爭以街頭抗爭為基準來喚醒群眾覺醒,只是社民連只懂抗爭沒有宣傳,所沒有發揮大的效果;而人民力量只以民粹導向,更是不成氣候——短期收效,長期毒藥。但是,香港的環境總也不是一直好下去,只要有朝一天香港仆倒,那樣人民也不得不覺醒,到時他們就會選擇一些願意與群眾走下去的政黨。現在,民眾的怨氣絕對比起零三年的時候不會少幾分,但是他們歸究不願意出來用選票懲罰保皇黨。他們蠢是一個事實,但是公、民兩黨都好應該自我反思,為何自己不能帶領群眾走出來?

公、民兩黨似乎仍在通行舊的模式,以為平日只要和保皇黨鬥做地區工作和選舉時告急就可以勝利。但實際上香港人並不需要泛民重複保皇黨這一套,香港人需要一個有政治論述的泛民——這當然可能會得罪保守選民,但是政治家應該選一條「應然」而非「現狀」的道路,沒有理想的政治家,只是一個政棍。

如果,公、民兩黨還存有僥倖之心,就讓我們在九月的立法會敲醒他們吧!如果公、民兩再不改策略,恐怕2015年的區選,又是一場大敗。

懇請在Patreon捐助我的創作事業
Become a patron at Patreon!

大家課金「購買」我的文章,我就可以有更多資源寫更多文章和大家一齊成長,渡過民主的黑暗時光(沒有的可以按likecoin)

Payme支持我

轉數快支持我
Paypal支持我

胡啟敢

胡啟敢

自小已是基層,受過壓迫及見過中上級社會階層的荒謬,成為了堅定的左翼。堅持普羅大眾由下而上掌握經濟和政治等領域。因為大部分文章都提倡左翼思想和普世價值,因此經常被網上的極右網民及法西斯網民中傷。與其憑他們的三言兩語誤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文章了解我。舉手之勞,記得於上面的社交媒體欄分享我的文章。

相關文章,歡迎交流交流,了解更多知識

淺論革命機:翔子錯了嗎?

淺論革命機:翔子錯了嗎?

你如何評論國父的行徑?如果你正面評價國父,但他的行徑和革命機內的指南翔子一樣荒謬,在勢孤力弱的情況下發動反清革命,就像翔子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宣告學園獨立,然後以為到了月球就一切安好。既然兩人的行徑都這樣荒謬,為甚麼人會對國父正面評價,但是把翔子罵得狗血噴頭?怪哉,難道這是思維的謬誤?另外,有誰說過故事一定不能荒謬?

反送中運動雖沒有大台,但有很多邪教教主叫人去死

反送中運動雖沒有大台,但有很多邪教教主叫人去死

所以,希望義士和示威者在決定是否在前線做激烈的衝擊行為,一定要慎重考慮,再三斟酌,切忌被躲在鍵盤後面,在前線失蹤的網上KOL、革命導師、邪教領袖或冷氣軍師所誤導。最初,奧姆真理教的教徒在殺人和放沙林毒氣時,都覺得自己是自願,但其實是被洗腦。

0 條留言

發表迴響

已經幫助幾十萬人

每篇文章五分鐘,更聰明了解民主、自由、人權,不被洗腦

立即免費訂閱電子報

2024 年 6 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搜尋欄

Share via
close-link
Send this to a friend